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入梦

瞑天帝 木呜哇 2026 2021.03.03 16:34

  不到一炷香,宁溯开口道:“休息好了吗?”

  “嗯?”梦彻从地上弹起,看到自己完好的身体,还没来得及欣喜,又是一声风箭划破空气的尖锐音啸。

  “咻——”

  “咻咻——”

  “咻咻咻——”

  比在飓风之中还要恐怖的十五天。

  飓风之中,难受是难受了点,至少不痛,也没有那种将死的紧迫感。

  这十五天内,梦彻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按照常理,十五天也足以养成一个习惯。但这习惯,真不包括死亡。那种脑袋被洞穿的感觉,身体失去控制任由宰割的无力,脑浆搅拌的巨大痛楚,让梦彻看向宁溯的眼神中都带着惊恐。

  师兄,真如冷血恶魔一般,就这样一遍遍虐得他叫苦不迭。

  一开始是单方向的风箭,后来越来越密集,间隔时间越来越短。等到他适应了,就变成两面夹击、三面合围、四面八方、十面埋伏!

  第十天,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飞行轨迹单一的风箭!风刀风枪风斧风钩十八般兵器齐上,让他体会了个遍,滋味更是欲死欲仙。

  最后两天的风箭,目力难及,甚至风箭飞过片刻,才能听到迟来的呼啸风声,师兄告诉他,这叫“超音速”。

  空气之中,音有其速,数一声便可行百丈。超过了音速的物体,便可以躲开声音的限制,在其音未至之时,击中目标。

  梦彻在这些天之中,身体的协调性和反映度极大加强,不仅学会了听声辨位,还学会在身体周围铺出他那羸弱的灵魂,感受超过“声速”的物体打击。

  毕竟,那是可以不论生死,几个时辰只休息一炷香的极致训练!

  “师兄,我能活不?”梦彻又问道。

  “尽人事,听天命。”宁溯道。

  梦彻也笑了:“我不听天命,我听师兄的。”

  宁溯一愣,第一次哈哈笑道:“我说,能!”

  长发飞舞,恣意桀骜。

  梦彻一时间看呆了。

  “什么时候我也能同师兄一般,谈笑间,引如此风势,控天地之风!”

  “师兄,我走了。”

  “不再问些什么?”

  “疑问太多,不知从何问起,索性不问。”梦彻道,“不如,梦中见。”

  “好,梦中见。”

  宁溯将手轻轻放在梦彻额头,轻声道:“小师弟,小心了。”

  梦彻眼前一黑。

  纯白世界消失不见,眼前又出现了地火犰的背影,和那一记鞭尾!

  ……

  “葛老快救他!!”小箐呼声还未落下,只听葛老一声惊疑。

  画面之中,梦彻眼眸蓦然睁开,动作极其迅猛,躲开了那致命一击,空中飘洒下几滴血珠。

  几个空翻,落在远处,手指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目光冷冽。

  地火犰庞大的身躯下,隐藏的是无尽的破绽!它的速度,远远不能与师兄的风箭相比,特别是那些“超音速”的!

  但梦彻还是掉头就走。

  他没有自大到去对抗灵魄境!

  灵魄之妙,他仅仅体会了万中之一!仅仅铺洒在周身,就足以让他有机会躲开那些不闻其声的风箭!更何况是拥有完整灵魄境之实的成年地火犰!

  地火犰发觉一击未中,等它回头,梦彻已经跳远。

  “吼——!!”地火犰恼羞成怒,对着梦彻所去,吼声震天。

  声波瞬间掀起一排排树木。

  距离太近,梦彻背上几根肋骨断裂,喷出一口鲜血!但乘波而行,速度再增!

  这点痛楚与泡那毒药澡和被洞穿整个身躯比起来,不值一提!

  “就这?”梦彻冷哼,“比我师兄差远了!”

  远在雾湖的灵体,突然打了个喷嚏。

  “奇怪,我都已经是灵体了,还能冻感冒不成?

  “还是那小子瞎念叨我?”

  看向北方,灵体露出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

  ……

  地火犰气急败坏,追着梦彻继续北行。

  渐渐,它也发现不对劲。梦彻虽然实力低微,但是速度奇快,极为滑溜。要不是灭了一个很近的灵台四重,它甚至不想去管这只虾米。

  但,就这样一只虾米,竟然从它手下脱逃!这让它这缇岭一方霸主颜面何存!

  追了小半个时辰,它丝毫不见梦彻显露疲态,这才掉转头去,阻击后续想进缇岭之人!

  敢动它子嗣的人,要付出代价!

  虽然世俗城中有强者坐镇,但在这缇岭之中,它妖兽为尊!修者,只能蜷缩在几处城池之中!

  吼声渐远,梦彻才稍稍放下心来,一停下,胸口剧烈起伏,咽喉之中像是有火炭灼烧,疼痛异常。

  跳到树梢之上,在身边撒了一圈雄黄粉,运转《荒离经》定定打坐起来。

  荒离经,乃炼体法门,但也对吸纳灵气有辅助作用。服下一枚愈灵丹,静下心来,用灵气包裹住有裂痕的骨头,慢慢温养。不多时,背部就有酥麻感传来。

  “真狠啊,吼声我都承受不起!”梦彻感叹。

  午夜时分。

  梦彻从吸纳状态退出来。

  骨裂还在,这种伤不是肿胀淤血可以快速痊愈,急不得,但也好了许多。

  要睡觉吗?梦彻突然有些陌生,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好像就在来青丘城的路上,中了蚊蝇之毒。青丘城中,地生人不熟,没敢入睡。但是瞑天道场中两个月不眠不休的训练,让他甚至觉得睡觉是个奢侈的事情。

  好像从早上出发到现在,发生了好多好多事。他太累了,情绪依旧亢奋,精神上却已经绷不住了。闭上眼,很快就沉沉睡去。

  额上瞑天印散出微光,而后隐没下去。

  ……

  梦彻好像又睁开了眼,看了看自己的手,愣了半晌。

  艰难爬起来,他才想起自己是梦彻,九风人,习得祈梦经,来缇岭历练。

  可这眼前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那是什么?

  梦彻迷茫地看着一个个穿着古怪、行色匆匆的人,一个个马车轿子一般的东西在漆黑的路面上穿行,一幢幢比金皇阁还要高十倍百倍的高楼!

  以梦彻敏锐的感知,一时间,人声,汽笛声,发动机的轰鸣声,风吹树叶的哗哗声,就连地铁运行的声音,全部涌入他的耳朵,他顿觉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