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教你炼丹

瞑天帝 木呜哇 2047 2021.02.05 17:17

  梦彻双目猛地睁大,呼吸急促,不可置信地道:“我的灵气尚微,未有属性,也能……炼丹?!”

  “聒噪……我说能……你便能……”

  梦彻大喜,但又诚惶诚恐:“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记不得……前辈便可……”

  “若您不嫌弃,便称呼您师尊可好?”

  神秘人低声一笑:“呵……狡诈……我对你有恶意的话……你已经死了一万次……”

  梦彻不顾,向着不知何方跪下,恭敬道:“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俯身再起,连扣三回。

  “起身吧……”

  “这是丹方……”

  梦彻只觉得脑袋一涨,意识中多出了炼制“养神丹”极为详尽的信息。

  梦彻心中火热,这可是完整丹方!能用到木神花为主材,怕是翻遍九风也难再找到这种等阶的出来!

  收心凝神,细细观后梦彻一阵头大。

  “木神花、蓿羽花、青根藤、鸣风叶……”

  除了木神花,其他的也有些罕见,乙木堂和家族药堂也难以拿出,种类繁多,价格高昂,他一个后辈可拿不出这么多银两。

  “师尊,这除了木神花,其他的能不能先缓缓……”

  神秘人沉默半晌,才缓缓开口道:“这地界……丹药价值几何……”

  梦彻道:“寻常丹药,也只有拍卖会可见,价值不可估量!”

  “如此便好……”

  梦彻又觉意识中多了几味丹方,脑袋涨到发痛。

  相比养神丹方,这几味丹方简单地像是仅把药材名罗列出来。炼药手法颇显粗糙,药材本身也极为普通,一层便能买到大半,只是有味药材没有听过。

  “师尊,这板蓝根……是什么?”

  “……素菘花的根……”

  梦彻恍然,不再多虑,拿起木神花的盒子便去了一层。

  “箐小姐,我需要一些药材,有劳。”梦彻执笔墨,行云流水写下诸般药名,如锥画沙,似游云惊龙。

  “是,梦公子。”小箐微微屈身,双手接过,便回身取药。

  “梦公子手墨鸾漂凤泊,却不失气势,望之如画,倒是妙人,”小箐心念道,“只可惜……”

  梦彻不能修炼之事九风尽人皆知。毕竟作为大家子弟,后辈的天赋可能决定一个家族未来数十年的兴衰。

  而梦彻此时无事,端详起这乙木堂来。

  香炉后是药圣雕像,衣袂似动,超尘拔俗,不见面容。

  传闻药圣云游天下,传医道于世,凡人修士皆受泽惠,而无人见其真容。

  案后上书传世医典《尺璧要方》,厅堂深处是浪客莫逸的仿迹《松竹图景》,竹修松遒。

  木杖点地声间或而来,梦彻回头转身,拱手问道:“葛老怎出来走动?有事吩咐小子便是。”

  葛老叹道:“这把老骨头难以自理,幸得有小箐啊。”接着话锋一转:“不知梦公子千金贵体,寻这凡药作何之用?”

  梦彻道:“如此之事哪需葛老动身至此,但问无妨。小子修炼无门,不见药道,自欲钻研旁门左术,小道耳,葛老见笑。”

  葛老抚须一笑:“葛某唐突,梦公子莫怪。但葛某心中,万法无小道,愿梦公子成一道大家!”

  梦彻道:“小子受教,借葛老吉言。”遂不再言语。

  葛老缓缓而回,看着梦彻侧影,低声自语:“五层……怪哉。”

  ……

  “梦公子,您的药材。“小箐在梦彻身前站定,端着一个长木盒,亭亭而立。

  梦彻打开扫视一眼,接过,道:“菁小姐费心。”然后从袖中抽出银票,说道:“这里是五百两银票,箐小姐过目,若是不够,请先记在梦家名下,我日后补上。”

  葛老听闻,微微挥手道:“凡草俗药,梦公子但取无妨,只需付益神花便可。”

  小箐就要还给梦彻一张,梦彻婉拒道:“如此便谢过葛老。生意便是生意,葛老能有此言,小子感激不尽,先行告辞。”

  葛老含笑相送。

  待得梦彻走远,葛老微微眯眼,问道:“小箐啊,你觉得梦公子……怎么样?”

  “啊…?”小箐轻呼一声,“葛老?”

  葛老笑眯眯地道:“就说梦公子这人。”

  小箐略加思考,朱唇轻启,缓缓道:“……相貌英俊,举止文雅,谈吐不凡,比起穆家和万家不成器的后辈,倒是更有少主风范,只不过……”

  葛老听着,在躺椅上轻轻摇动。小箐等候一会,见葛老没有说话,转身欲去。

  “小箐,这段时日,你多去拍卖堂打探一下。若是有补气、祛寒、疗伤的丹药,告知于我。”

  “是,葛老。”

  ……

  梦彻重新走在百堂街上。

  这是九风城中轴线的主街道,宽三十余丈,长十里有余,两侧店铺林立,有小商铺,也有诸如拍卖行、乙木堂之类的底蕴深厚的老字号。十余里间,珠翠罗绮,车马塞途,不容席地,哪怕深夜也盖不住它的繁华。

  “师尊,您之前是什么境界啊?”

  “……记不得……”

  “师尊,您怎么会被伤成这样呢?”

  “……”

  “师尊,您还记得是怎么到我身体里的吗?”

  “……”

  “师尊,您以前是炼丹师吗?是几品啊?”

  “……”

  “师尊,您……”

  嘶哑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森然冷意:“我不是一定要……借你身……再聒噪……杀你也不是难事……”

  梦彻冷颤一下,闭口不言。

  沉默了一会,就听得一声感叹:“……万法无小道……这葛先生……怕是不简单……”

  梦彻一愣,连忙说道:“葛老是乙木堂的掌柜,性格有些古怪。不过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应当就是一介尝遍世事的凡人。”

  “……蠢……这乙木堂掌柜……可能是凡人?”

  梦彻很是受伤,短短一个时辰便被骂了两次蠢。不过他静下来,将惯性思维抛去,细细斟酌才惊觉,乙木六层高堂,宝药不知有多少,主事者真的可能只是一介凡人?乃至这九风第一强者,真的只有聚气境?

  “师尊,我好像懂了些。怀璧其罪,但乙木堂居然安稳地开了那么多年头。”

  “不错……乙木堂需要震慑……各大势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