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梦坐着

瞑天帝 木呜哇 1233 2021.02.02 23:56

  小坐着已经一岁了。

  梦渊此刻盯着为小坐着把脉的大夫,面露紧张。

  “佟掌柜,我儿如何?”见佟博放下手来,梦渊急忙问道。

  佟博眉头紧锁,摇头叹息:“难,难啊!令郎体内完全察觉不到经脉存在,恐怕,难以修炼!”

  梦渊听后追问道:“佟掌柜,可有什么解决之法?”

  “若是有三阶草药熬成汤剂,或许还能一试。”

  佟博写下几味药名,然后收了药箱离去。

  梦渊盯着这些字苦笑,摸了摸小坐着的头,低声道:“没事,没事,咱还可以学文嘛,当朝宰相,也只是一介书生!”

  小坐着认真听着,似懂非懂,咿呀重复:“文——”

  又三年。

  小坐着搬着小板凳在院里读书,突然门外传来些许响动,梦渊推门而入。

  “爹——”小坐着欢喜地跑了过去。

  梦渊将小坐着放在腿上,“这几天都学了什么?爹来考考你!”

  “好——”

  小坐着没有在意,他的爹爹从三年前,经常隔一段时间就消失几天,然后带着伤痕回来。

  他只记得,爹爹每次回来都让他喝些难喝的药。但他每次喝完爹爹都会很高兴,他为了让爹爹高兴,喝得很用力。

  就这样,喝到了六岁。

  小坐着被梦渊保护得很好,但他也渐渐能够听懂一些带有恶意的话。

  “废物”、“杂种”、“野种”。

  梦渊不在的时候,小坐着就被同龄人围着,拳打脚踢,转着圈叫“坐着,坐着!坐好了!”。

  梦洛一次次赶走那群熊孩子,抱着小坐着哭。

  也在她的坚持下,梦渊给小坐着改了个名,单字一个“彻”。

  梦彻就在梦渊梦洛的悉心照顾下,在这样的歧视白眼中生活着。

  时间一晃,又是六年……

  ——————

  “小彻~醒醒啦~”

  “小彻~”

  “小~彻~!”

  梦彻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才聚拢目光。

  面前是一张甜甜笑颜,梦洛正拿着一根草戳弄他的鼻子。

  “我……这是睡了多久……”这一觉真沉啊!梦彻还没彻底清醒,但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思绪被突然打断,遗忘了很多重要的事。

  “哼,谁知道呢大懒猪,觉醒仪式还有一个时辰就开始了!”

  “觉醒仪式吗……”梦彻的眼眸突然黯淡下去,“我……可能真的会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才不会小彻!”梦洛认真地看着梦彻的眼睛,“你是我们梦家唯一的少家主!”

  梦彻自嘲地笑笑,起身向着灵武堂走去。

  “可能今天过后就不是了。”

  梦洛咬了咬唇,一脸担忧地看着渐远的梦彻。

  梦彻此时脑袋胀得好像要爆炸了,但又丝毫记不起梦中点滴,似是隔着厚厚壁障,触之不及。

  恍惚间,已经走到了灵武堂前。距离觉醒仪式还有半个时辰,堂前空地上早已搭好高台,摆上贵重的脉灵晶,准备开脉觉醒之用。

  已经有家中大人携后辈陆续到来,但不见主事者,想必父亲和家族中几位长老正在招待清心门的那位“大人”。此人是梦家花费大代价请来主持觉醒仪式的。

  梦彻对周围的嬉笑声和鄙夷目光已经近乎免疫,径直穿过人群到了堂内。

  坐在主位的是那位灵台境界的修士,神色倨傲,即使有偿前来,也仿佛对此地甚是不屑。

  梦渊见到梦彻,眉头稍展,佯斥道:“彻儿,还不速来拜见董大人!”

  梦彻站罢,深深作了一揖,道:“小子梦彻,参见董大人。”

  董胜禄这才抬眼看了梦彻一眼,漠声道:“少家主?气尚未聚,参加觉醒岂不是浪费,届时怕有人说我董某功力不至,连个小小的觉醒仪式都主持不好!”

  梦渊神色一紧,忙道:“后天觉醒本就是可遇不可求之事,董大师莫要有负担。”

  大长老梦东莱抱拳:“董大师明鉴!我侄虽为少家主,但聚气还没入,贸然参加觉醒怕是有损身体!不如让我儿广京代少家主参会。”

  梦渊气结,不知梦东莱私下与董胜禄做了什么交易,竟让灵台后期的大人也为之心动,不惜身份发难梦彻。但他又不能指明,对梦东莱怒而出声:“觉醒对神魂要求颇高,广京年幼,怕是承受不来!东莱你莫要毁了我侄前程!”

  梦东莱展颜笑道:“劳烦家主牵挂,我儿佩戴三年养魂珠,无需家主担忧。少家主体弱,即便有幸开脉,也断然承受不下!再等三年想必无恙!”

  梦虎道:“家主,大长老此意确是为了少家主好,经脉承受能力毕竟有其极限。虽然我等未曾开脉,也都目睹过,以少家主境界,若是立地破数境,恐怕经脉尽碎都是轻的!”

  梦庚淡淡看了梦彻一眼,对着梦渊毫不客气地道:“兄长不如考虑清楚,彻贤侄天赋如何无需我等赘述,与其浪费一个名额,不如让更有希望的人上,说不定能为家族添分念想。”

  “你们!很好!”梦渊脸色涨红,刚要再度出声,董胜禄就喝道:“够了!就这么定了,梦广京代替梦彻参加今年的觉醒仪式,若有异议,就让梦彻和梦广京比试一场,胜者取之!”

  梦渊面色涨红,双拳紧握,手指捏得发白。一家之主,家族要事,竟不得不听命于一个外人!但他为了梦彻,终是决定咽下这口气。

  “我接受,比!”梦彻声音清朗,带着难言的怒意。他可以失败,但不能被无理地夺取资格!

  “胡闹!”梦渊呵斥,“再等三年!”

  梦彻坚定地摇了摇头,道:“我要比,请父亲成全!”

  梦渊一时僵住,不知如何是好。

  “好!有骨气!”董胜禄看了看天色,佯作担心,问道:“已过午时,时分不足三刻,能否比试完毕?万万不可耽误觉醒。”

  梦东莱闻言笑道:“董大师放心!

  “三息足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