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方寸

瞑天帝 木呜哇 2531 2021.02.15 13:28

  金皇阁之名,如雷贯耳。

  上至皇城,下至凡城,都有金皇阁的存在。如此规模,金皇阁一年之中的交易额不可估算,抽成也绝对是个天文数字!此等肥肉,还能在残酷的修真界安然存在这么多年,金皇阁背景必然实力滔天!

  皇城宴会众多,名流往来频繁,却无人听过金皇阁阁主之名,此事本就透着诡异。有人说,金皇阁主乃是灵魄境之上的强者!也有人说,金皇阁主不是沧崇国人,其势力,更在沧崇国之上!

  盛辅义有些拿捏不准眼前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此等情形下,以他们这些人手再试图取梦彻性命无异于痴人说梦。

  金皇阁少主?做什么春秋大梦!盛辅义压根不信这等说辞。若梦彻真是金皇阁少主,他盛辅义此刻焉有命在?但梦彻具体身份不明,不宜轻举妄动。若真的是在金皇阁地位非凡,盛觞之死,可能报仇无望。他本就不是什么大义之人,徒弟的命,怎比得上他自己的命?

  现在这情况,却有些骑虎难下,进退两难。杀不得,可就此退走?缇岭五大门派俱在,他盛辅义今后颜面何存?

  “无需多礼。”梦彻也有些傻眼,只能强作镇定。不知黄丘此举何意,只是心疼那些丹药,到场的灵台境超过三十,仅承诺的丹药就要付出百余枚。

  他也不傻,灵台境怎么可能个个为了一品丹药出手?一品丹药对灵台境,特别是中期后期的灵台境效果已是减弱很多,不足以打动他们。

  他本以为,既然黄丘知道西锋门,自然拿出对应的阵容便可,就算略多,也更多地会安排灵台一重,甚至聚气境九层来凑数。没想到来的阵容或许能将此地西锋门灭个两回。

  不做多想,他只知道,此时西锋门绝不敢动手。

  他可不能自作主张要求金皇阁的人将西锋门的人留下,且不说有没有此等权力,此举牵扯太大,他如今只是借势,不能把西锋门得罪死了,没有金皇阁他什么都不是。

  两方人马都沉默下来,围观的人群也都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迁怒到自己,一时间只剩下春风萧瑟。

  “盛长老,如何?可还要梦某的命?”梦彻笑问。

  “梦少爷说笑了,劣徒惹到梦少爷完全是他咎由自取。盛某多有得罪,还望梦少爷海涵!”问到脸上,盛辅义也不得不低头。势比人强,有半分迟疑,他怕是走不出这九风城。

  “此番也多有误会,既然盛长老知进退,那便就此息事。还望盛长老对徒弟严加管教,可能下次惹到的人就不会那么好说话。”

  “坏了!”董胜禄暗道,梦彻话语太过绵柔。在场的都不是愚钝之人,混迹修真界多年,明显感觉到梦彻语气中的些许软意。

  以他如今表现出的强横,若心中底气十足,就不会轻易放过盛辅义。

  “梦少爷教训得是,那老朽告辞!”说罢,不等回复,盛辅义便带着西锋门的人仓皇离去。

  梦彻舒了口气,抱拳道:“小子谢过各位前辈。”

  为首之人道:“少主折煞我等,本就是分内之事。”

  梦彻也明白做戏做全套,没有太过谦让,自嘲一笑,“如今我与我父我姐被逐出梦家,便邀诸位前去醉别楼一叙。”

  听闻此言,梦东莱不知是何滋味。一念之差,或许将梦家未来亲手葬送。

  “少主请!”

  “请!”梦彻伸手道,而后转向鲁禁,抱拳道:“鲁前辈可否赏脸?”

  鲁禁大笑道:“鲁某之幸,待我接来坤儿,定然赴宴。”

  “如此甚好。”

  不知是无颜面对还是贪恋权力还是自知无望,梦家众人呆呆地看着梦渊一家和金皇阁、象武门众人消失在视野中,竟无一人出声挽留。

  唯梦渊,回首望了望梦家门楼,一声暗叹。

  围观的韩家人也没有了少家主开脉的喜悦。不过很快他们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以梦彻表现的天赋实力,不可能屈居于这小小九风,必然是要离开的。韩言乙和梦彻一走,九风还是那个九风。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梦家逐出梦渊一家,城主之位将会空缺。梦东莱曾于韩家言明,若他为家主,将力挺韩守瀛上位。如此,韩家可兵不血刃独得九风四成坊市!

  梦家之变,最大的受益者便是韩家!

  梦彻一行人未至醉别楼,已经有人慌忙通知管事之人去了。

  时辰尚早,酒楼未开,可这些人也不能开罪。虽然如今的九风隐隐有群雄汇聚之势,但面前这三十余人,随意一位怕是都数得上号。

  醉别楼遥遥在望,可这一行人默不作声,除了领头之人和梦彻他们走在前面,其余人等排得倒是整齐,像护卫一般。让人感到震撼的是,后面跟着的,修为最低也是灵台一重!

  走至近前,管事之人已是满面春风,稍迎几步,拱手道:“贵客里面请!炉温尚低,请诸位稍做休息,先行饮茶。”

  梦彻道:“有劳钱掌柜,然这九风酒楼以醉别为最,行招待之事别无他处。”

  钱掌柜听闻此话眼睛眯成一条缝,连道:“哪里,荣幸之至!”

  众人落座后,梦彻些许有些不自在,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目光灼灼。

  领头之人笑道:“梦公子不必如此,我等只是惊奇,并无恶意,勿怪。”

  “前辈言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不敢再称前辈,梦公子叫我老任便好。”

  “任前辈。”

  任刀行见梦彻如此执着,也不再强求。

  “我等山野莽夫,只想瞻仰梦公子风采,年纪轻轻就可炼制丹药,前途无限!”坐在下首位之人开口道。

  梦彻眼中精光一闪,没想到黄丘居然猜到丹药是他所炼,而且将这等消息散布出去,若有人起了歹意,以他现在的实力,无任何挣扎的余地。

  这是要他寻求金皇阁的庇护?

  梦渊也想到了这一层,说道:“小儿之能,还望任兄及诸位兄弟保密,梦某暂且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

  任刀行哈哈一笑,也举杯示意,道:“梦老哥放心,在座的都是自家兄弟,放心便是!若不是如此,黄管事也不能把此事告知我等。”

  梦彻略作沉吟,问道:“请诸位前辈出手,我付出的代价恐怕远远不够。”

  “不瞒梦公子,黄管事确实只付出了梦公子承诺的,但,”任刀行慢慢放下茶盅,“我等山野佣兵,没那么富裕,每人一颗一阶丹药,还无需搏命,对我们而言已经很是难得。”

  “佣兵!”梦彻目光一凝,“原来诸位前辈不是金皇阁人!”

  任刀行笑道:“加入一个势力,便没那么多自由,那么多兄弟必然分散,哪有如今潇洒快活!”

  众人纷纷应和。

  梦彻恍然,若是佣兵,便都是过命的交情,难怪任刀行有如此自信此事不会泄露出去。

  “既然不想被约束,为什么任前辈不自己组建一个势力呢?”梦彻问道。但他没想到,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面色都有一些古怪。

  任刀行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梦公子一直居住在城中,不懂也属正常。若是仅仅组建势力,自然是够了,可这样和佣兵团没什么分别。若想有领地,没灵魄境可不行。若想长久,必然要有高阶灵魄!”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一个宗门,哪怕再小,也需要底蕴。”

  “可附近城池,却连灵台境都很少。”

  “开脉之人,哪有人甘心于灵台!这天下太大,怎可拘泥于这方寸之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