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皮影

瞑天帝 木呜哇 2007 2021.02.24 18:04

  良久,灵体才缓缓睁眼,望着梦彻笑了起来,传出一道神念:“好久不见,小家伙。”

  “师尊你醒了!”梦彻笑道。

  师尊醒来,他感觉自己突然有了主心骨,独自闯荡的惶恐迷茫一扫而空。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忍气吞声的日子让他很不舒服,但势必人强,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逞强,就是笑话。

  “这是什么地方?”

  “青丘城白家的雾湖别院之中!”

  “青丘城……雾湖……”梦彻能够微微感受到师尊灵体的“低语”,“凋零寒蝉的幼虫,名为青蛹,或青蛆……

  “怪事……应该在上古便灭绝了才是……”

  没有继续想下去,转而问道:“小家伙,如今你炼气……”

  没有说完,梦彻只看到灵体脸色剧变。

  “师尊?……”梦彻不知发生何事,疑惑问道。

  灵体只觉惊心骇神。

  他清楚地记得,当日梦渊震撼于梦彻的进境,所说的是……聚气,而不是……炼气!

  聚气境之称……属于……乱古!!

  上古之古为荒,荒古之古才为乱!!

  后世对乱古记载很少,但无一不是表明了这一纪元,陨帝陨仙,崩道崩天!!

  这是什么时代?!

  这是什么地方?!

  这便是……禁术?!

  苍生梦道!一梦万古!

  一梦……万古!!

  不老山一役,是将他拖入了时光长河的上游吗?

  那……

  这是梦?

  还是……

  古?!

  还是……巧合呢?

  这少年,可真存在?这些事,可曾发生?这世界,可是真实?!

  若是梦,可有人同来?若是古,可有人俱往?!

  ……

  魂仙何等心性,很快冷静下来,问道:“聚气境之后,是何境界?”

  “灵台境。”梦彻答道。但他很是奇怪,以师尊的境界,怎么会问这人尽皆知的问题?

  “之后呢?”

  “灵魄境。”

  “再后呢?”

  “这就不知道了,有人称为登天,不知是不是登天境。”梦彻老老实实地答道。

  只看着师尊将双眸缓缓闭上,不知是不是对他说起。

  “登天三境,灵魄之后,是为天清!”

  天清境!

  这是梦彻第一次听闻灵魄之上的境界。

  天清,是何含义?

  天清境之上,竟还有两重境界吗?

  梦彻联想了很多,一时间心旌摇曳。

  “梦彻。”

  梦彻突闻师尊叫他全名,吓了一跳,慌忙答道:“师尊有何吩咐?”

  “你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梦彻稍加思索,字斟句酌,缓缓答道:“真……就是真实,现实存在,看得见摸得着信得过。假就是虚假,看不见,或摸不着,亦或信不过。

  “这便是我理解的真假。”

  “看得见……摸得着……信得过……”宁溯缓缓抬手,湖水从他虚幻的五指中悄然流过,不起波澜。

  “信得过吗?……

  “万物俱在,规则之力完善,大道痕迹更易捕捉……为古无疑……

  “若这也为假,这是何人手笔?那是什么修为?!

  “上一世……又是什么……

  “华夏!天擎!苍师!……汐……

  “时光一道,已经随着神魔时代破灭……又怎么可能回溯!

  “不朽山……不朽山!

  “是因那破灭之源吗……”

  梦彻在旁,根本不知师尊在说些什么。

  “梦彻,可曾看过皮影戏?”灵体突然问道。

  “看过。”

  “若你生而是那皮影……你该当如何?”

  梦彻一愣,挠了挠头,疑惑道:“徒儿愚钝,不解师尊意。”

  灵体一顿,怅然道:“不解也罢。”

  梦彻感觉抓住了什么,倏而说道:“若这天下为布幕,众生为皮影,但无耍杆绳线,自可随心而绎。爹与我言,人生如戏,或许本就如此。”

  “耍杆绳线,混沌因果,一切……可有定数……”

  梦彻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尊,您是信命吗?”

  灵体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信?”

  “以前信,现在不信。”

  “哦?”

  “若无师尊,我本应偏安九风,一生碌碌,任强者予夺。师尊为我改命,带我踏入修真路,让觉得我可掌握自己未来。”

  “如果我的出现也在你命数之中呢?

  “有存在冥冥之中将我带入你的识海,赋予你这一切。”

  梦彻笑道:“我一落魄小子,何德何能!”

  “随性为之罢了。”灵体说完,笑道,“不错,我等何德何能。”

  “我想,师尊是在怀疑当下吗?我不知师尊在此是因遗迹之殇还是皇者之战,既来则安。若这场景如此,便演下去,到最后,未必看不破这天幕,未必斩不断此线绳,未必受制于那双手!”

  梦彻顺着师尊的迷茫试图开导,甚至都不知自己所说指的是什么。

  “哈哈,演下去!”灵体突然大慰,“不错,演罢,如此而已!

  “那你我,便在这乱世,搅动风云!”

  梦彻吓了一跳,“师尊切莫乱说,天下太平,哪有什么乱世,被沧崇圣上听去是要杀头的!”

  “圣上?”

  “国主冕下。听闻缇岭郡主或已登天,国主那更是不可想象!”

  “哈哈,梦彻,有我在,你的眼界,不应在这天下!”

  “……师尊修为几何?”

  宁溯的气势陡然一变,目光桀骜睥睨,仿佛心中郁结已去,显露张狂。

  “我比天高!”

  比天高!

  梦彻心中一震。

  何人敢言天?何人敢薄狂?

  天清境已是高不可攀,甚至很多人对这境界讳莫如深,不敢深言,师尊却称他比天高!

  那是什么境界?!

  宁溯看着梦彻神往,微微一笑,道:“现在你不必过多考虑。你的资质很好,脚踏实地,稳固根基,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超越我的境界。”

  “真的吗师尊?我的资质好?那为什么我之前都无法修炼?”梦彻激动道。

  “场面话听不出来吗?安慰你一下,问这么多干什么?不尴尬吗?”

  梦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神色黯然些许,讪讪一笑,道:“师尊……真会开玩笑。”

  宁溯静静凝视梦彻一会,轻轻一叹,道:“不必叫我师尊,叫我宁兄便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