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古医生

瞑天帝 木呜哇 2133 2021.03.03 16:36

  街上的人们发出一阵骚动,但没人上前,只略作停顿,便如看不见一般,目不斜视,直直走过。直到一个小女生,打了急救电话,才将梦彻送到医院之中。

  “滴……滴……滴……”

  “滴哒……滴哒……滴哒……”

  各种仪表声,输液器中水滴落下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颇显嘈杂。

  梦彻悠悠转醒,白顶、白墙、白色被子,都反射着光,手下意识地挡住眼睛。

  见梦彻醒来,旁边的老大爷笑道:“小伙子年纪轻轻身体有点弱啊,听说晕在街上了!”

  “这是……哪里?”梦彻喃喃。

  “小伙子不是华夏人啊。”老大爷笑道。

  梦彻转过头去,看着老大爷的嘴一张一合,却发出他听不懂的音节。

  “他在……说什么?”

  警惕的他绷紧了自己的肌肉,悄悄蓄力,以便发动雷霆一击。但看着老大爷的笑容,他没觉有什么恶意。

  手上皮肤苍老,握着被子的手都颤颤巍巍。可能这位爷爷连聚气一层的实力都没有吧,梦彻心想。

  看着梦彻瑟缩紧张的模样,老大爷起身下床,背略微有些佝偻。颤抖着拿出一次性杯子,给梦彻倒了杯热水,递给他。

  梦彻犹豫了一下,才慢慢伸手接过。老大爷很有耐心,不急不躁,等他接过,又坐回床铺,笑眯眯看着他。

  “小伙子是哪的人啊?”老大爷又问道,突然想起他可能听不懂华夏语,用蹩脚的英语,连同手势比划着,“Where…you…come?”说完,自嘲一笑,“忘了,都忘了!”

  “这么大一小伙子,怎么连英语都不会!”老大爷兴致依旧盎然,他虽然知道自己英语不好,但是这几个单词相信有点基础的人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手在空中随意挥舞了几下,语言不通,又不知该怎么比划,便说道:“莫急莫急,我叫护士来,年轻人应该好交流!”说着,按下床头的呼叫键。

  不多时,就有一小护士推门进来,声音悦耳:“钱大爷,怎么啦?”

  “小卢,这小伙子醒了。”钱大爷指了指梦彻。

  “小伙子,你头痛不痛,或者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不适?”

  “他听不懂华夏官话。”

  “Headache or any other discomfort?“

  “哈哈,他也听不懂英语!”钱大爷笑道。

  卢护士自语道:“那怎么办呀?”说着,做了一个电话的手势,一个搓钱的手势,见梦彻还是毫无反应,咕哝了一句:“不能是傻子吧。我去叫医生。”

  梦彻也意识到了语言不通,但是他也看不懂他们的肢体语言。

  “这里,是皇城吗?还是沧崇国之外的其他国度?还是完完全全的梦境世界?”梦彻暗忖,“又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人,从未见过这么神奇的地方,弱小但又强大!”

  看向窗外,正午的阳光铺洒进来。对面的楼不是最高,也比金皇阁高得多。

  “这样如何体会人生,师兄,真是看不透。”梦彻笑了笑。

  不多时,卢护士带着一位女医生走了过来。

  古医生身材修长,戴着口罩,只露出一泓清水眼眸。伸手想去看看梦彻眼皮下,梦彻紧张一退。古医生顿时笑了:“没事,不用紧张。”

  文明截然不同之时,也许有三处相通之处。一是生存,二是戒备,三是笑容。

  梦彻紧张地看着古医生,但没有再后退。

  古医生的手指白细纤长,很柔软,也很凉,但是在脸上的触感很是舒服。

  “没事,他的情况我知道,检查的时候也发现没什么异常,主任说醒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就好。”

  “古医生,他好像什么都不会。这里,不会有问题吧?”卢护士扯了扯古医生的衣袖,指了指头,压低声音道。

  古医生眉头微微蹙起,“什么都不会?会不会说话?知不知道他的家人在哪里?或者身上有没有什么能证明身份的?”

  “找过了,都没有,也不会华夏语和英语。”卢护士回答。

  “嗯……这样吧,你再想办法和他沟通一下,等我下班再说。实在不行我先垫付了。”说罢,古医生就要走。

  梦彻突然扑上前去,扯下古医生的胸牌,直到坐回原位,众人才反应过来。

  “你……”古医生捂着胸前,显得有些羞恼。但看到梦彻指着胸牌上的字,她瞬间反应过来:“你认识字?”

  梦彻指着“古”字,又指指她。见古医生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下,转身用手指在医院的墙上写下了一行漂亮的繁体字。

  “天……”卢护士瞪大了眼,小跑过去,摸着指迹,语气难以置信:“这可是水泥墙啊!!”

  “這裏是嶤堂嗎”

  古医生盯着那行字,心中突起波澜。

  她出身书香门第,爷爷痴迷于研究古医药,所以从小她也耳濡目染。

  她想起了小时候一段几乎快要忘却的对话。

  “爷爷,这个字,怎么这么奇怪呀!”

  “哈哈,傻孩子,这个是‘嶤’字,就是生病吃的那个药。和繁体的‘藥’不同,这是南河古遗迹出土的陶器上绘制的图案。我有个老朋友研究这个的,他跟我说过,南河古遗迹出土的陶器上的字,可能比彩陶文化本身更为久远!”

  “等等!小卢,钱叔,他可能……”古医生想了想,没有说出关于‘嶤’字的事,“我爷爷可能认识他的家人!我带他走!

  “这行字,还请保密!拜托了!”古医生对着钱大爷和卢护士微微鞠了一躬。

  “小古你这是干什么,没事,我跟小卢把这行字弄掉!”

  卢护士诡秘一笑,说道:“没事古医生,你放心,不过嘛,解铃还须系铃人,让他来吧!”说着拍了拍梦彻,手对着那行字比划了几下。

  梦彻心领神会,一掌抹过,字迹消失不见,只余下一行深深的沟壑。

  “我的天!”卢护士再次感叹道,牵起梦彻手掌翻来覆去地看,除了有些尘土,白净无暇。

  “好了小卢,我去找主任请个假,现在就走!”古医生说道,“千万别让别人看到这个。”

  “好的古医生,你放心去吧!”

  很快,古清弦就换好衣服。

  脱下白大衣的古医生少了几分凌厉和成熟,粉妆玉琢,黛眉微蹙,平添几缕忧愁。整个人包在宽大的外衣中,看上去娇小玲珑。

  “跟我来。”古清弦牵着梦彻袖口,将他拉出病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