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雾湖一梦

瞑天帝 木呜哇 2010 2021.02.25 11:20

  宁溯闭上眼睛,但虚幻的头上青筋暴起,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Zei话到头了,弟弟。”

  梦彻暗喜,觉得师兄被问得哑口无言。

  宁溯蓦然睁眼,长呼口气。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我且当对你武道之路没有影响吧。若有,也莫怪为兄,你自找的。”

  梦彻心生不妙,但不知师兄所言指何,只听师兄继续道:“你如何定义冷暖?”

  梦彻稍加思量,缓缓答道:“颤为寒,爽为煦,温为暖,浃背为炎。”

  “水凝成冰,水沸成汽。冰可是水?汽可是水?”宁溯继续问道。

  “冰融成水,汽凝成水,自然是。”

  “以水成冰成汽为界,其中一百等分,冷之极,为冰下二百七十三!”

  “为什么?”梦彻疑惑,他所想,冷,应当没有限制,没有止境。

  “热之极,百、千、万、亿、兆、京、垓、秭、穰、沟,是为五之七沟!”

  “?”梦彻彻底迷惑,小心翼翼问道:“如此说来,炎比寒强得多。”

  “不然。”师兄笑了起来,“我们这个世界由无数微小的粒子组成,粒子的振动宏观表现为能感知到的冷暖,也可称之为温度。而朱雀炎是否能将构成幽冥泉水微粒的振动提高到冰之上,我也不知。朱雀炎温度超过千万,此等有根之火,已非凡物能熄。”

  “千万!”梦彻一惊。

  师兄所言,冰为零,汽为百。热水尚不能触,百之不及,匡论千万!但,五之七沟,又是什么概念?比千万大了多少?

  “师兄,五之七沟,是何物?又是何人能够掌控?”

  “那是一个点,被称作奇点,时间空间之始。这个温度也被称为普朗克温度。在时间之外,”宁溯虚幻的手臂伸出,紧握的拳头霎时迸开,“嘭,炸出这个世界。”

  “普朗克?是仙人吗?还是创世的界神?”

  “嗯?创世界神?”宁溯讶异,随即明白过来,“你们有小说?”

  “话本小说,好多都说过界神。”梦彻老实答道。

  “普朗克不是仙人,更不是界神,只是一介凡人。”宁溯没再看着梦彻,只是望着远方空处,似在回忆,“但他却解释了修真者多少代都悟不透讲不出的事情。”

  梦彻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他在书上可从没看过这些东西。他要不是怕惹怒了师兄,定然说他疯了。

  冷极热极?粒子?振动?沟?普朗克?奇点?……还炸个世界?油条锅吗?

  梦彻深吸一口气,道:“师兄,我要修习火系功法!”

  “为什么?”

  “因为……因为……”梦彻思忖,恍若开悟,高声道:“按照师兄的说法,修到极致,可以创世!”

  宁溯瞪大了双眼:“你是不是没在听我说,朱雀炎才千万度,对穰沟而言等同于无!”

  “人,一定要有梦想!”

  “梦你#¥%……&*,猪吗?”

  “那我修冰系,极致只有冰下二百七十三,比火系简单多了!”

  “*&^%¥#……”宁溯骂骂咧咧,靠近梦彻,“你什么都不想,你只想修梦道。”说罢,按着梦彻的头传了一篇经文。

  头痛欲裂的感觉再次传来,梦彻险些痛昏过去。

  师兄这次心情不大好,不像荒离经那样慢慢传。而是如同版印,一次成型,极其痛苦。

  梦彻痛苦之余还在腹诽师兄早有决定,还在装模作样地问他的意见。但随即思绪连同意识都被功法吸引过去。

  “《祈梦经》!”

  梦彻意识陷入一个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虚幻之地,四周光斑闪耀跳动,场景变换无穷。梦彻想要睁眼看清这一切,眼皮却仿佛挂上千斤坠,睁开一道缝已是极限,感觉自己身体已经不听使唤,挣扎辗转都在原地打转。他努力去记住这些光彩,却突然发现记不起任何东西,刚刚闪过的颜色,下一刻已然忘却。

  不知过了多久,梦彻才在一片死寂中幽幽转醒。

  “这是……哪里?”

  一望无际,入眼皆白。

  “不是师兄在传我功法吗?怎么会这样?我被痛死了吗?”梦彻自言自语道。

  他艰难起身,四下打量。“阎罗殿呢?接引使呢?怎么什么都没有?”

  梦彻跑了起来,无论他跑出多远,场景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停了下来,打着拙劣的拳法消磨时间。

  不多时,他开始担心起来,担心父亲姐姐。他担心做过的承诺,要去象武门寻他们,欠姐姐一个仙国,欠黄管事一个人情,欠箐儿一个约定。

  自己闯吗?独自出行,刚走出青丘城,连雾湖别院都没出就死了吗?竟妄想进入缇岭?还要横跨山脉去缇岭府应一令之约?

  这里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一切都像是停滞的。没有饥饿、没有口渴、无需行圊,除了回忆思考,不知还能做什么?

  现在是五天?七天?九天?十一天?

  梦彻渐渐感到了恐惧。

  他回忆着自己不长的人生,能够记起的一点一滴。

  他思考一切极尽无聊的问题。

  他发狂过、嘶嚎过,甚至自残。

  但他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他受不了伤,他毁不了地面,整个世界除了自己的呼吸没有半点回声。

  半年?一年?

  梦彻麻木地瘫睡在地上,形体扭曲,仿佛没有了骨骼,也没有了灵魂。双眼空洞,瞳孔好像已经无法聚焦,濒临崩溃的边缘。

  三年?五年?

  好像无穷无尽的时间和寿命折磨得梦彻发狂。眼眸赤红,衣物早已不复存在,不知被丢在了多远以外。声音依旧嘹亮,但好像失去了意义,已经难以组成一句完整的话。他太久没有交谈过,险些忘记了发音。

  十年?二十年?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哪里?这些问题折磨着梦彻,但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在超过他年龄岁月的死寂中,他一切思绪都在飞速退化着,甚至不再懂得思考,此刻也许能与深山的猿猴交流。

  五十年,一晃而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