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瞑天阙

瞑天帝 木呜哇 2124 2021.02.24 18:07

  梦彻讪讪一笑,道:“师尊莫要折煞我了。”

  “无妨,我比你大不了多少。”

  梦彻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失声叫道:“不可能!您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到如此境界?我所知晓的灵魄境大人,也都至少年过花甲!”

  宁溯苦涩一笑。

  “我与你修行体系有所不同,而且受传承于神魔,自可超脱!

  “但我实则并无收徒之意。若你愿,我则代师收徒,拜我门下,执师弟礼耳!”

  梦彻摇头道:“总觉不甚妥当。若认您为师兄,教导赐予之恩,于情不合,受之有愧。”

  “无妨,我本厌恶繁文缛节,随性随心。我修之法,承于师尊。若我收你为徒,承恩于我。此番因果,我欲奉与师尊,你无需介怀。”

  梦彻闻言,面容一肃,恭谨答道:“小子遵命,见过师兄!”

  宁溯温和一笑。

  “要努力啊,希望不要辱没了师尊他老人家。”

  “谨遵师兄教诲!”

  梦彻长长一拜,起身后问道:“师兄,师尊他老人家,今在何方?师门又在何地?”

  梦彻只见宁溯指了指头,又指了指心。

  “师尊在梦,师门在心。

  “无所在,无所不在。

  “亘天穹,渡时光。”

  “……”梦彻思量一会,道:“师兄,您不会是骗子吧……这天下哪有如此势力,没有根基,全凭臆想?古往今来天上天下全是师门,何异大同?”

  “不信拉倒。”宁溯十分洒脱,“恭喜你被逐出师门了。盏茶门徒,前无古人!”

  “哪能哪能,师兄息怒!”梦彻嘿嘿赔笑,“信信信,那必然信啊!

  “我们师门,一定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千族神游,俱为祈愿!

  “万灵入眠,皆为朝圣!”

  宁溯淡蓝色的眼眸往上翻了翻。

  “本以为是个翩翩少年,没看出你小子竟如此厚脸皮。”

  “不厚可就没了师门。”梦彻嘿嘿笑道,“师兄,还未请教我门名讳。”

  “我门……

  “瞑天阙!”

  “瞑天阙门?”

  宁溯额头之上仿佛出现了几根黑线。

  “就叫瞑天阙!”

  “真是奇怪,人家都叫个门啊派啊宗啊什么,为什么叫阙?”

  宁溯看着梦彻,突然有点牙痒,真想好好打一顿,要么就直接拍死算了。

  “不喜欢这名字你挑个喜欢的加,我决不阻拦!”

  “师兄别急,勿怪,是我多嘴,只是好奇、好奇!”

  “那么一旦真正入门,便不可背叛。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可想好?”

  “那是自然!”梦彻连道,“师兄,莫说背叛,就是于师门不利我都不可能做!”

  “如此便好。”

  宁溯飘近梦彻,将一根手指点在他额头之上。

  指尖处有微弱荧光亮起,而后越发璀璨,映得灵体分外通透,轻轻飘落于梦彻眉心,扎下根来。

  纹路似戟非戟,似网非网。明明只是一幅图,看久了却觉得周身囿于樊笼之中,受到束缚,难以呼吸。

  光芒渐渐收敛,妖异图案也隐没在梦彻额头之上。

  “感觉如何?”

  梦彻表情呆滞,一时难言。

  宁溯嘴角微漾。

  “怎么?”

  “师兄……这……便是师门?”

  梦彻震撼于刚才短短一瞬所见之景。

  九天之上,星河之中,有一片浩瀚无边的殿宇。梦彻难以望及边际,只看到一颗颗大星在其内转动。身处之处有一字,其形占据了梦彻大半视野。以他的目力,只能隐约看出一个“瞑”字,不见天阙。

  此字之大,穷极梦彻想象,盖以垓京而论。

  久而闭目,梦彻才感受到前方为一巨型门楼,距离自己恐有亿万里之遥,散出的光芒甚至照亮了自己的识海,竟比直接看去还要清楚。

  这时他才明白为何师门在心。

  目力所及,何足道哉!

  “师兄,这是真的吗?!师门之地竟如此浩瀚磅礴!真的是横亘天宇,跨越星河!”

  “无论何景,看得见,摸不着。那么你信,那便是真;你若不信,那便是假。”宁溯用梦彻理解的真假简要答道。

  “信信信!当然信!如此师门,怎能不具万族朝拜之荣!”梦彻脸色涨红,激动至极。

  “先莫激动,”宁溯道:“烙下瞑天印之时,所见之景因人而异,略有不同。”

  “嗯?”

  “一如我当日所见之景,不过草庐而已。”

  梦彻一窒,艰涩道:“师兄是说,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只是我希望看到如此景象,便出现了此番盛景?”

  “何必执着于真假。

  “若心志高远,假何惧,真何妨?

  “真真假假,不过幕。

  “假假真真,不过影!”

  ……

  “既已入门,自要予你功法,可有意?”

  “但凭师兄做主。”梦彻道。

  宁溯眉头微微皱起。

  “凡修道者,路有天选。自选者,非坚即尘。今有本门无数功法相撑,于你之意,何不由己心?”

  “因为小子见识短浅,我相信以师兄慧眼,定能看出我适合何种功法。”梦彻嬉笑道。

  “法而有别。若你无意,荒于嬉闷之间,岂不大错!”

  梦彻稍加思索,便道:“以师兄之见,何种功法,可称最强!我想……变强!”

  “法强为何?你强为何?”

  “这……”梦彻一窒,不知如何作答。

  这种观念冥冥之中就好像存在于他的心中,也许是因为惨痛的经历,不想再过被欺负被羞辱的人生。也许,还有少年执念,觉得实力至上,强可得天下!

  “葛掌柜有一言极对,‘万法无小道’。一切法门行至深处都敢冠‘最’之一字!

  “水火不容,但你可见过星火焚江海,杯水灭烈阳?如是而已。”

  “师兄引例未免过于极端,盆水篝火,湿木难燃,不外证明等量下,水强于火。而且,若有块千年寒冰,恐怕可解一室之灾!”梦彻反驳道。

  宁溯突然笑了。

  “未窥门径便敢质疑,很好。但你的点,全错。因为我说的话,全错!”

  梦彻愕然。

  “寒冰便是寒冰,纵使千年,可有质变?杯水可溶。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大衍推之万象,水如此,火如是,水火亦然!

  “一泓幽冥泉,熄遍万燧难竭,能封百里江堰!

  “一簇朱雀炎,倾尽三海不灭,可焚千仞峻山!

  “如此,皆为质,皆为极!”

  梦彻好像听懂了,但仍旧贼心不死,问道:“那如果用幽冥泉去浇朱雀炎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