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危机

瞑天帝 木呜哇 2129 2021.02.16 12:57

  谈笑间,醉别楼已经上了各种酒菜。

  不愧为九风最好的酒楼,所用食材大都精挑细选,极为新鲜,做出来的菜肴也是色香俱佳。甜点软玉温香,汤羹露甘汁琼,药膳调脉滋补。

  众人推杯换盏,大块朵颐。以他们的修为,需要从食物中摄取的能量需求很少,但面前食物让人食指大动,而且用料讲究,对肉身气血大有裨益。

  酒足饭饱,鲁坤再次邀请梦彻前往象武门。

  “梦兄,拍卖结束,可与我同去门内,相信我父引荐,门内资源可向梦兄倾斜!”

  梦彻笑了笑,“不劳烦鲁兄,拍卖结束还有些私事,之后可能就离开九风,若有缘自会相见。”

  鲁坤道:“你可不要敷衍我。若你想去缇岭府,穿越缇岭山脉的话,象武门可是必经之地。途径我宗门驻地还不入,我可不认你这兄弟!”

  梦彻苦笑道:“不曾敷衍鲁兄,真的是有重要私事!”

  见鲁坤还想说些什么,梦渊笑道:“眼下我与小女无处可去,不如跟随各位先行前往象武门,不知可否?”

  鲁禁道:“荣幸之至!老鲁人粗,却与梦兄一见如故,梦兄此语端的是说中心坎!”

  梦彻疑惑,只见梦渊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筵席散,梦渊在醉别楼顶上订了几间房。

  虽说给梦家留了三百万两银票,但也不是所有的钱都给了出去,醉别楼价格不菲,却也付得起。任刀行可以说只是金皇阁请来的人,只是借了金皇阁的名头,自然没什么落脚之处。

  如今距拍卖会还有九天,九风已经有各色人物纷至杳来,酒楼客房渐满。好在任刀行一行人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有一处落脚之处便可,二十多人只要了五间,余下一间自己和梦彻住下,一间留给梦洛,还有一间被董胜禄要去。

  回到房间,梦彻奇怪地问道:“爹,怎就要去象武门?”

  梦渊闭上眼睛,缓缓说道:“此宴,有多少仙门中人?有多少灵台?齐坐一处,笙磬同音,为何?”

  梦彻老老实实答道:“为我。”

  “一品丹药于高阶灵台几乎无用,却至少七位在场,为何?”

  “为我。”

  “彻儿你聚气七层,未曾开脉,却多方示好,为何?”

  “任前辈为我之丹术,鲁前辈为我之体魄,董大师为我之人,总之,还是为我。”

  “不错,诸般皆为你。但修真之人哪有痴傻,他们看出了你的价值,别人就看不到?西锋门、毓贞门与你结怨,关山门也有所耳闻。九风周围各门制衡多年,门下首席伯仲之间,如今出了一个你!仙门自有开脉之法,哪怕不知你炼丹之能,单凭如此战力,亦有取死之道!若不及时掣其肘,我父子三人危矣!

  “董胜禄势单力薄,虽于我们有恩,但毕竟修为有差距。清心门更为超然,不会在意这场拍卖,不会有人前来。即使董胜禄有意,传信到门内,收信后援手即刻赶来,最快也在五天之后,难解近渴。这段时间想在九风城内安然度过,唯有得到仙门之一庇护。来者均无各门实权人物,不敢轻易开战。”

  梦渊一席话说得梦彻目瞪口呆。

  他之前更活在自己的世界,很少看父亲处理九风事务,不曾想居然能对仙门了如指掌!可是又很疑惑,仙门之前甚少露面,父亲怎么会与仙门有如此交集。

  “爹,这是不是太过危言耸听?”

  梦渊闻言神情更加严肃,“彻儿,永远不要对修真界抱着美好的幻想,现实只会比我描述的更加残酷。

  “为功法武技可以手足相残,为天材地宝亦可夫妻反目,虽然不普遍,但也不是个例。

  “缇岭之南几大门派,勾心斗角,貌合神离,互相打压。若有一方出现天才人物,不久便会死于非命。

  “天才,有可能在十年内突破灵魄。而一旦放任其成长,晋升中阶灵魄,辛辛苦苦维持数百年的平衡便会瞬间打破。因此,必然有人出手干涉。没人逃得出这个泥潭。

  “这也是整个世界的缩影,每一处的平衡都经过岁月演变,哪怕看上去再不合理,也是各方最为公平的一点。

  “而你,可能会影响到这个平衡。所以,必然凶险,随时有身死之危。

  “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便是修真界,你还敢闯吗?”

  短暂的惊愕后,梦彻略做斟酌,随后洒然一笑,道:“如此,甚好!”

  “若是百兽率舞,天下太平才是怪事。早听闻修真界实力为尊,皇权至上,大抵以拳头论道理,自然纷乱至极。”

  “非也!”梦渊笑眯眯地试图捋胡子,发现一把抓空后僵硬地搓了搓手,继续说道:“修真界既有千秋传承,其中诸多规矩不可逾越,否则人人自危,天家绝后!

  “若无仇怨,不可强夺;储物戒指不可侵犯;祸不及家人,如此皆是!

  “但彻儿你要记住,若是实力足够,触犯天条亦无罪!荒山野岭杀人夺宝谁人可知?强权之下搜你之魂又当如何?灭门之后又有何人为凉血出头?!

  “若是有人一朝灭九风梦家,远走高飞,便是我梦家仙人复返,也无从报仇!非梦家之人,不敢言他!若一时不慎引得贼人走投无路,丢了自家满门性命,才是大罪过!

  “天下共诛之事,不过面皮而已!

  “修真之人,熙攘皆为利往!最忌信,最忌狂!”

  梦彻安静地听着,默默记着。

  父亲所说之事,言辞犀利,也有些偏激,但绝不是信口开河!也许有的与自己本心相悖,但是应与父亲混迹江湖的经历有关。自己遭受过多少冷眼嘲讽,尚信人间情义,父亲所说应是为了保护自己吧,把自己封闭起来,存戒心,诸般为己!

  “孩儿记下了。”梦彻垂下眼眸,低低道。

  梦渊闻言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如此为父便放心了。不用担心我和洛儿,今明你便出城,从南城门出,绕过秋风驿向西三百里,从青丘城白家的雾湖别院进缇岭大山!”

  梦彻闻言有些疑惑,问道:“我从九风城北出门便是,距缇岭山林边界不过三十里,怎要如此周章?”

  梦渊闻言一叹,道:“若是我说此行危机重重,彻儿你有何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