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东海在哪?

瞑天帝 木呜哇 2035 2021.02.19 16:28

  缇岭府!

  小箐的脸突然变得煞白。

  十三万里!不论沿路的各种风险,便是再快,去而复返,回来又是何年?

  为什么要走?小箐想问,却没有说出口。她知道九风留不下他,但没想到离别之日来得这么早,这么突然。

  “怎么……不早说……”不待梦彻回答,小箐就慢慢走向了东厨。背影有些单薄,有些摇晃。

  梦彻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错事。

  为什么不早说?是啊……为什么呢……在犹豫什么?在贪恋什么?或者,在希求什么?

  葛老轻轻一叹:“何时走?”

  “也许今晚,也许明天。”

  “有机会……回来看看她。”

  “一定会的,葛老。”

  梦彻从袖中取出几个玉瓶,“这是聚气丹、离火丹和愈灵丹,希望能助小箐开灵脉。”

  “有心了。”葛老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去吧。”

  梦彻没有动,回头望着东厨房门。

  “无妨,去吧,这小丫头就这样,一会就好了。”

  梦彻想去看看,但双脚重若千钧,迈不开。

  “想去便去,老爷们怕什么?”

  梦彻听罢,不再犹豫,向着堂内走去,心道:“怕欺师灭祖!”

  东厨内,小箐坐在角落,抱着腿,缩成小小的一团。

  梦彻突然感觉自己心好疼。双手紧握,指甲嵌入肉里,浑然不觉。

  是喜欢吗?……

  蹲下来,摸了摸小箐的头发,轻声呼唤:“小箐……”

  没有回应。

  “小箐箐……”

  没有回应。

  “小箐儿……”

  没有回应。

  “箐儿……”

  小箐突然笑了一下,鼓出一个圆圆的鼻涕泡。慌忙擦掉,自顾自地说:“我喜欢这个称呼。”

  “箐……儿?”梦彻试探着又说了一遍。

  “哎。”小箐抬起头,眼睛又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只是略微有些红肿,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

  梦彻凑在小箐耳边,低声道:“箐儿,什么都不要问,听好,记住我下面说的!”

  小箐竖起耳朵,静静听着。

  “东海之外有大渊,日月所出,寰以生万珍。有山曰大言,有神人。有溪山者,溪水出焉,生溪渊。有离瞀,应龙处之,观夫鼓骨,有经荒离。”

  开篇辞一出,小箐蓦然瞪大了双眼,惊呼道:“这是……?!”

  梦彻食指点住小箐的嘴唇,继续说道:“听我讲……

  “应龙有子,抓山石千钧击之,始九丈,鳞伤而息,沐之……

  “荒者,秽也芜也,关冲中渚,天井会宗……”

  他无法像师尊一样,直接将荒离经印在小箐神魂之上,只能通过口述。因此无法展示那种随着经文附带的充斥洪荒天穹的浩瀚意境,修习起来的效果一定会大打折扣,但没有办法。

  “……累如辙古,形神不离。”

  梦彻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就是这些,记住了吗?”

  小箐歪头想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

  梦彻心道这么长的东西,若不是印在神魂,谁都不能一遍记住吧。又凑近小箐的耳朵,低声说道:“我再慢慢地说一遍,好好记!”

  见小箐点了点头,梦彻闭上眼睛,娓娓而述:

  “东海之外有大渊,日月所出,寰以生万珍……”

  他没有看见,小箐的耳朵已经红得发亮,随着他的吐息一颤一颤的。

  “……累如辙古,形神不离……

  “记住了吗?”

  小箐又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但马上补充道:“再来一次就差不多了!”

  “嗯。

  “东海之外有大渊……累如辙古,形神不离。

  “记住了吗?”

  “嗯……还差一点……”

  “哪一部分?”

  “就是东海之外有大渊后面。”

  “%#……¥&%”

  梦彻轻轻弹了一下小箐的头,恶狠狠地道:“好好记!”

  “知道了嘛……”

  ……

  葛老见两人许久不出,心中好奇,但又不好去催,一等竟等到了入夜时分。

  “小箐儿啊,我饿了。”葛老闭着眼睛喊道。

  “在做了不要催!”小箐回道。

  葛老翻了翻白眼,骗鬼呢?

  又是一会。

  “小箐儿啊,老头子要饿死了!”

  小箐拿着青铜杯带着怒气走了出来,凶巴巴地低声道:“葛老,你一……境高手,用得着吃饭?!”

  “口腹之欲嘛。”葛老嘿嘿一笑,看着一碗清水上漂浮的草叶傻眼了,“小箐儿啊,这样不好吧。”

  “无味天茶,爱喝不喝。”

  葛老闻言一把抢了过来,“喝、喝!谁说不喝了!”

  无味天茶,观之无味、闻之无味、品之无味,饮下,意无味、心无味、道无味、人生无味。若修为不够或心志不坚者,一口之后,即便不当场自尽也会浑噩一生。

  但是毒是药不可一言蔽之,若是顶得住这生死无味的感觉,相当于一次新生,重活一世。对修为没有裨益,但对心境而言,是一次历练洗涤。并从此可品出无味天茶真正的旷世醇香,每一滴包含的人生酸辣,一世甘苦。

  梦彻也走了出来,轻轻说道:“箐儿,我该走了。”

  小箐还想说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相视良久,梦彻才道:“葛老,小子告辞。”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箐儿都叫上了,啧啧。”

  小箐本看着梦彻背影,不舍挪开,听到葛老调笑,柳眉倒竖:“不喝拿来。”

  葛老赶忙用手护住,又嘿嘿一笑,道:“你们俩在里面合计啥呢?”

  小箐面色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低声道:“他给了我一套功法,他凭借功法开脉了。”

  “我说这小子纠结啥……”葛老沉吟了一会,继续道:“什么功法?我帮你看看!”

  小箐脸上爬上一抹绯红,笑嘻嘻道:“不给。”

  “不给就不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小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葛老碎碎念。

  看着小箐还在傻笑,葛老嘀咕道:“东海在哪?”

  小箐面色突然僵硬,暴走咆哮起来:“葛!!!老!!!!!!

  你偷听!!!”

  “你们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就偷听了,想听不着都不行啊!”

  “我不管!你把无味天茶还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