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荒离经

瞑天帝 木呜哇 2455 2021.02.06 21:38

  “屏气凝神……”

  梦彻一肃。

  “去回想你的怒……你的恨……”

  “像被火燃尽……”

  “将灵气聚于掌……放在炉壁引火印上……”

  梦彻照做,只觉得灵气突然有了宣泄口,炉内燃起明黄焰色,惊得他慌忙把手抽回。

  “师尊,这就是炼丹用的丹火?这灵气抽得也太狠了!”

  “蠢……丹火岂是你现在能奢望的……修行不易……炼丹一道更亦如是……”

  梦彻听罢,心一横,将手死死按在引火印上,任丹炉抽取体内灵气,咬牙克服这力量不断流逝、像是永无止境的恐惧。

  “想象林杨浩汤……竹翠万里……青原无际……”

  “蕴于心……形于意……显于灵……”

  “以木之意……助火燃盈……”

  引火印渐渐抽离出些许碧绿木气,火势陡增,但梦彻惊喜地发现,灵气输出减缓了。

  “想象雪色萱草……百卉含英……朽木新芽……”

  “以生之意……御火谧宁……”

  火焰渐渐收敛,凝成一团,在丹炉中央烧得安静祥和。

  梦彻惊奇得发现,他好像与丹炉建立了某种联系,能够感知丹炉内的状况。

  “投入芥草……提炼汁液……”

  梦彻用一只手拿着草试图打开炉盖,模样滑稽。热浪涌出,燎去半丝头发,梦彻一惊,炉内辛苦凝成的火焰也蓦然熄灭。

  “重新来过……”

  梦彻抹了一把汗,带着灰迹的脸上满是喜色,目中有光。

  这是他的希望!

  这是他做梦寐以求的际遇!

  这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恩赐!

  “恨……怒……木……生……”

  梦彻沉下心境,不急不缓,稳步凝成又一簇安然燃烧的炉火。

  这次有了准备,开炉盖,投芥草,但明光一闪,全部化作飞灰。

  “芥草还多……自行体悟……”

  梦彻眨了眨眼,而后沉浸其中。

  半个时辰后,梦彻的衣物全部被汗水打湿,整个人接近脱力。他面前放着十几个瓷杯,里面有墨绿液滴,前几个飘着诸多渣滓,后面渐渐澄澈,最后一个甚至如翡翠琉璃。

  “师尊,怎么样?”

  “尚可……”

  梦彻丝毫没有受到打击,只觉得更需要努力练习。他不知道,有些炼丹师甚至初次引火都需要三日之久!

  “传你炼体之法……力竭之时效果为佳……”

  梦彻咬牙坐起,感悟这《荒离经》。

  “东海之外有大渊,日月所出,寰以生万珍。有山曰大言,有神人。有溪山者,溪水出焉,生溪渊。有离瞀,应龙处之,观夫鼓骨,有经荒离。”

  梦彻仿佛看到了一望无际的东海之上,有三座山,望不到顶,撑着天幕星河,生日月,育诸仙妖神魔。有妖龙,皮肉可覆大荒之山,骨血成兵可裂地撕天。

  梦彻倒吸一口凉气,“师尊,这是什么功法?!难不成是境界不可想象的的仙人所创?!读此一段便有惊天之感!”

  “聒噪……还练不练……”

  “练!!”梦彻生怕师尊反悔,慌忙继续感悟,愈发心惊。

  寻常功法都有等级之分,内有境界,大体为正一、升玄、洞玄、洞真。这《荒离经》却没有等级也没分境界,不知是何人所创,只是自称观应龙有感,炼应龙之体。

  “第一步竟要散灵锤体,锤到皮开?!”梦彻嘴角直颤,“‘应龙有子,抓山石千钧击之,始九丈,鳞伤而息,沐之。’这是给人练的?!这是传说!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超级神兽!我这么来也行?!”

  “不练便罢……”

  “练!!”

  梦彻收起瓷杯,走出药房,到了后山。

  这里放着一块黑磐石,很普通,但质地坚硬。只是面前这长宽三丈有余的也算罕见,被前人放在这里供梦家子弟练习掌法腿法,上面渐显圆润。

  梦彻绕到黑磐石背面,深吸口气,用力一拳狠狠轰在上面。

  “咚……”一声闷响,梦彻痛得呲牙咧嘴,脆弱的手骨直接裂开,迅速凝结出一大片淤青。

  “师尊,是这样吗?”梦彻问道,不见答复。

  “既然师尊不阻我,想必是了!

  “再来!!!”剧痛仿佛激发了梦彻潜藏的狠厉,换左臂击石,又是一声闷响,之前与梦广华争斗处已有肿胀,伤上加伤,感觉手臂都要断掉。

  “呃啊啊啊啊……”梦彻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极为压抑自己的痛苦。

  这断骨之痛又岂是常人能够忍受?这次休息了足足半刻,才又站起身来。

  “师尊……”

  “咚……”

  “你……”

  “咚……”

  “可不要……”

  “咚……”

  “坑我啊!!!”

  ……

  梦彻瘫在地上,身上满是血污,大片大片的青淤触目惊心,双目圆睁,令人悚然,剧痛让他喉咙中不断发出“嗬嗬”声,似野兽的低吼。

  “起来……去药房……”

  “好……痛……”

  梦彻牙都要咬碎掉,说话时牙缝间不断喷出血沫。

  “如果想变得更废物……就躺着……”

  废物二字又刺激了梦彻的心。他被叫了十二年!他想要变强,这是他的执念与最深的渴望,强烈到仅仅为了一丝希望就能把自己打成这副模样!

  挣扎着站起,一步一颤,摇摇欲坠。

  药堂离后山最近,梦彻并没有被谁发现。以他现在的状态,怕是有人看见,也不会联想到这是那个软弱无能、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家主。

  他已经被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

  从药堂侧面的医室隐隐传出痛苦的呻吟,想必梦申还在为梦广华救治。此时的梦彻可管不了那么多,急切地在药柜中翻找。

  “炎觞花……断肠草……寒蕨……绞藤……绝七菇……这是要干什么……”

  “回后山……”

  “再走远点……”

  “潭不错……挖个坑……”

  梦彻心里万马奔腾,拖着残破身躯蹒跚走到后山丛林深处,已经快到他能承受的极限,居然还要挖坑。

  每一个动作都像在将他身体扭断,双腿双臂骨裂处已经有了变形,突出的骨刺在体内如带着倒刺的铁碧木刺,来回摩擦锯割,昏昏的精神在剧痛的刺激下变得无比清醒,能感受到每一根神经带来的痛苦,每一次都深入骨髓。

  “引水……放药……泡澡……”

  梦彻几近昏厥,被榨干了所有力气与精神,机械地执行师尊给他的每一个指令,直到最后才一个激灵,泡澡?!

  望着这冰冷但不断翻腾的潭水,这下去焉能不死?

  他早有想到这是为他准备的,《荒离经》表明得很清楚,伤后而沐。

  他找寻的药材虽不名贵,但药性狂暴,平常人根本承受不了,用作药方材料都是慎之又慎地加入一点点粉末。他刚才可是一株株扔下去!本以为以师尊对药理的理解,能够很好地中和所有极端药性,可面前这场面让他傻了眼,翻腾冒烟,看着就让人从脚底生寒。

  “师尊,我不懂修炼,但这个也不是给刚修行的人用的吧?”

  “运转荒离经心法……入!”

  梦彻一咬牙,猛地跳下,脚才刚沾潭水,就发出嘶嘶声,起了一阵白烟。

  全身皮肤溶解在水里,露出肌肉和骨骼,分外可怖,在《荒离经》的修复下长出一层新皮,再次溶解,周而复始。

  梦彻再也承受不住,痛苦地呻吟出声,震彻山林,然后像是扯断了最后一根神经,直挺挺倒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