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出头

瞑天帝 木呜哇 2023 2021.02.17 12:40

  “我小箐儿的衣服呢?!”葛老见到小箐端着托盘下来,大惊道,“那小子……把我小箐儿?!”

  “葛老你说什么呢!”小箐莲足轻跺,羞恼转身,“衣服不是穿在身上嘛!不跟你讲了!”急匆匆走向一层东厨。

  水池旁,小箐将水轻轻拍打在脸上,手心手背都降不下脸上火热的感觉。她能猜到,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天边晚霞。本觉得没什么,被葛老这么一讲,又像是有了什么,让她心中躁动不安。

  有可能吗?那个呆子……

  葛老看着小箐逃走的身影,又慢慢睡回摇椅之上,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慈祥的笑容。

  “好久没见小箐儿这样了。这小子我倒是蛮喜欢……但是……难……难啊……”

  葛老还在惆怅中,就听一群人趾高气扬地走进乙木堂中。

  中间一人面庞精雕细琢,鼻子英挺,樱花唇色,始终挂着一抹微笑。有人为了在这领头之人面前凸显自己,上前一步大呼:“此地还有没有管事的?商少爷来了不知道吗?!这就是九风城的待客之道?”

  葛老闭目不言。

  过了一会,小箐闻声走进内堂,婉声道:“几位公子稍安勿躁,有什么需求可以和小箐讲。”

  几人看到迎面进来一个小女生,眼前一亮。

  少女还未长开,已是秀雅绝俗,有轻灵之气,白皙的皮肤在昏暗中也显出些许晶莹。皓齿明眸,似有一泓清水,柔美纯真。

  “这小店还有如此美人,告诉你,这是我们商少爷,还不过来伺候?!”有人大笑,出言调戏。

  小箐黛眉微蹙,轻声道:“几位公子还请自重,若不是购买药材,请回吧。”

  “哟,还挺有脾气!”有人刚欲再次出言,被一直唤作“商少爷”的人用折扇制止,随即开口道:“商五,惊到这位小姐就不好了。”商五立即变得低眉顺眼,躬身后退。

  商少爷继续说道:“在下青丘城商家商洲,见过这位小姐,不知小姐可否赏脸,共进午餐。”

  商白二家雄踞青丘城,势力之大完全不是九风任何一家可比,甚至家中常驻一些灵台境强者。虽比不上仙门,但也远远不是寻常家族可比。

  第一眼见面就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小箐的面色也难看下来,语气渐冷:“请回。”

  商五旁的另一人脾气爆了起来,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这里摆的货色,全是垃圾凡草,什么鸟店!商少出言邀请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算什么东……”

  话音未落,人已经飞了出去,空中还飞溅几滴献血和一颗带血的牙。

  众人这才看见有一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楼道处,目光中带着难掩的怒气。

  这一巴掌扇得瓷实,恐怕这位商少手下半边牙齿都已脱落。

  商洲目光阴沉了下来。

  “不管你是谁,敢动我的人,找死!”

  “聒噪至极,只会欺负老人和女孩的臭虫,出来打!”梦彻跃起,从商家一行人头顶越过,向着门口走去。

  “找死!”从头顶飞过都是大不敬,何况是跳过!商洲一行人眼睛都有些泛红,在他们看来,梦彻已有取死之道!

  “猖狂!”商五直接出手,抽出剑刺向梦彻后心,力道显然不轻。

  “不要!”小箐一声惊呼,不待她有什么动作,梦彻刹那转身,食指弹向剑尖之侧。原本笔直锋利的剑身霎时如浪一般波动起来,被带到一旁,险些脱手。

  而这已经够了。商五面前空门大开,被梦彻抓住衣襟,重重甩向百堂街上。

  商五乃是聚气境九层,半步灵台之人,一般凡城横着走的人物,但在梦彻手中却显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连百堂街的青石板上都被砸得裂开,摔得七荤八素,筋断骨折。

  这是什么力量?!一个人的肉身,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商家众人短暂呆滞,旋即大怒。

  “一起上,把他给我砍了!”商洲愤然下令。

  “噌啷…啷…”五把剑同时出鞘,不同方向向着梦彻围杀上去。

  “住手!”小箐的声音淹没在刺耳的剑鸣之下,只能在门外远远观战。

  梦彻单打独斗可以轻取这几人中任何一个,但围攻之下双拳难敌四手,险象环生。他战斗经验太少,尤其是这种动辄送命的环境。针对任何一人,都等于是把致命地暴露给其他人,只能被动防御,但这样只是等死而已。

  五位聚气九层,个个有五千斤巨力,手持利刃,稍作劈砍也是一道血痕。短短时间,梦彻的衣物已破损成缕缕布条,身上也有多处被划开,鲜血淋漓。

  以梦彻的实力本不至此,他的神识力量异于常人,可以清晰地感知每一剑的方向、速度,做出规避动作。五人各自出手,并没有结成战阵,但数次合击,必然存在没有死角的攻势,梦彻只能取其轻,以轻伤换重伤。最为关键的是,他可是连着炼制了数个小时的丹药,精神力亏空,困意大盛,连手脚都有些迟钝、不听使唤,几次差点被砍到致命处。

  小箐极为焦急,轻唤道:“葛老!”

  葛老依旧闭目不闻。

  又是一剑,梦彻胸前被划开了一道,皮肉外翻,献血涌出,红了衣衫,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小箐玉手抬起又放下,看到这一幕,下了决心,将右手食指咬破,点在眉心。

  “小箐儿!”葛老大惊,不待她结印,手在柜台下一握,小箐像是被突然甩出去,飞进乙木堂内。

  在小箐白皙的脖子上落下一记手刀。小箐似是在昏迷前隐约听见了葛老的自语:“傻丫头,为了让我出手,值得吗?”

  小箐带着一抹微笑,昏了过去。她知道,梦彻无恙。

  葛老将小箐放到躺椅上,拄着拐杖,看着门外战况,并没有急着动作。

  “丫头,他是为你我出的头,我岂能让他有事?”葛老喃喃自语,“保不下这小子,我葛春秋有何颜面再见你呢……何必着急……这小子,还没到极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