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破不了,等死吧

瞑天帝 木呜哇 2277 2021.02.11 16:13

  梦彻面色有些凝重。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他本打算只重创盛觞,让他无力再战,哪想到没收好力道,直接将人打死。他羸弱太久,盛觞招式招招要命,他哪里敢多想,有机会自然用上了全力。当然,盛觞若是重伤,以他的秉性,必然要报复。可师出无名,而且为人不齿,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如今盛觞身死,一切的罪过便是他梦彻的,甚至动辄就要搭上整个梦家。梦彻虽然对梦家没什么归属感,但也不愿连累他们。

  一没实力,二没势力,如何与西锋门抗争?!梦彻想不出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见到父亲和小洛姐,如果他们都不知该如何做,那他也只能认命。

  一死而已!

  只希望到时梦家不要因此覆灭。

  绕过云笙湖,踏上百堂街,梦家已遥遥在望。

  梦彻停了一下,望着夜色中道路尽头的金皇阁。

  若他是二品炼丹师,可能就有资本请动金皇阁!

  不知这西锋门何时降临,明天还是后天?哪里还有时间。而且不知道盛觞到底在西锋门是什么角色,师尊又是个什么境界。

  董胜禄呢?梦彻无奈地摇了摇头。都是仙门之人,又凭什么去帮他对抗西锋门?因为他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引起两大仙门的间隙?

  不去多想,梦彻继续走。

  进了梦家大门,梦彻思考了一番,还是向董胜禄所住的客房走去。

  董胜禄正在盘坐吐纳,感觉有人前来,站立不走,便出声问道:“何人?”

  梦彻低声道:“我。”

  “原来是梦公子,请进!”董胜禄道。

  梦彻进门以后,董胜禄从床上下来,略微拍打一下衣衫的褶皱,笑着问道:“梦公子怎有闲情逸致来我董某这里?修行上的问题?”

  “董大人可认识盛觞?”

  “哦?”董胜禄略微沉吟,“西锋门的盛辅义长老的三弟子?梦公子和他有过节?”

  “不……”梦彻道,董胜禄表情明显一松,“我把他杀了。”

  董胜禄双眼倏然圆睁,“你说啥?!”

  “我,把,盛觞,杀了。”梦彻一词一顿,把话重复了一遍。

  “怎么杀的?”

  “一拳,打这儿。”梦彻指了指胸口,比划道。

  董胜禄觉得自己快疯了,“你又没聚气,怎么杀的?!神魂力量?”

  “我炼体,”梦彻说道,然后又补了一句:“也用了神魂力量。”

  “蒙我呢?你炼体我会看不出来?”董胜禄不屑道,当他仔细看去,又感觉梦彻隐隐变得有些不同,“不对啊,你几天前分明没有丝毫实力,一百斤的力都没有!”

  “现在呢?”梦彻反问道。

  “说不出。但是能打死盛觞,一定不低于三千斤,而且,”董胜禄瞥了一眼梦彻的手,“需要承受反震,要五千斤以上,那可是聚气九层。”

  “反正人我是杀了,他一直对我下死手,我就回敬了他。”

  董胜禄揉了揉额角,“可还有其他人看见?”

  “韩家宴会上,九风的人都在,还有象武门、关山门、西锋门,还有陆媚娘一行人。”

  “啧,毓真门也在,缇岭以南四大门派共同见证,面子不小。”董胜禄戏谑道。

  梦彻抓了抓头发,“董大人别打趣我了,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破不了,等死吧。”董胜禄说道,“记得把沧澜令还我。”

  “还以为董大人见多识广,能于死局中求得生机。”梦彻起身,从袖中取出沧澜令,轻轻放在了董胜禄桌上,“告辞。”

  “别啊,也不是完全没机会。”董胜禄见梦彻竟然真的还他了,也凝重起来。

  “如何做?”梦彻停下,回头问道。

  “你跑,越远越好,有我在,如今这九风没人拦得住你。”

  “若是都如此,董大人便不要再说了。若我走,梦家必灭。”

  董胜禄道:“梦家我会帮你照拂一二。你走后,我把你是炼丹师的消息放出去,然后把你吹得神乎其神,一夜灵台,拜仙人为师……”董胜禄突然停下来,片刻才继续说道:“之前看你的眼神,应该是没有师傅的。可你这进境,不可能没有。”

  梦彻道:“师尊就随性指点我而已,早就云游去了。”

  董胜禄露出神往之色:“随性指点一二便能早就此等天才,若是此等高人在,你就是屠了西锋门,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梦彻没有说话。

  董胜禄将沧澜令抛与梦彻,说道:“送人之物哪有收回的道理,梦公子还是拿回去吧。”

  梦彻看了董胜禄一会,才认真说道:“董大人真是好大的手笔!”

  董胜禄笑道:“就当做一场豪赌,只不过,我是赔宝,你是赌命。”

  “董大人,多谢!”梦彻往外走着,“告辞!”

  “梦公子保重!”

  梦彻走向书房。

  眉头依然紧皱,但脚步轻松许多。

  他虽不是二品,但也是炼丹师!

  “爹,我回来了。”

  “彻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梦渊笑道,“是不是在韩家呆得不开心?”

  “没有,爹,我闯祸了。”

  “哈哈哈,彻儿能闯什么祸?”梦渊丝毫不以为意。

  “我杀人了。盛觞,西锋门的人。”

  梦彻从进门就一直低眉顺眼,语气平淡。

  梦渊渐渐收敛了笑意,问道:“仙门中人?”

  “嗯。”梦彻回答道,“灵台境。”

  梦渊眉头微微皱起,手中书卷也是放下,一只手在桌面上轻点起来。

  “仙门灵台……”梦渊低声念叨,“如今九风有拍卖会在即,诸雄汇聚,能来韩家宴会的一定不是主脉,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场子也是必然要找回来的,就是不知会做到什么程度。”

  梦渊抬头看着梦彻,“爹会尽力帮你周旋,若事不成,你就走,越远越好!”

  “我不走。”

  “糊涂!”梦渊叱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只有你走了才是个威胁!你今日就能斩灵台,西锋门才会有所顾忌,不敢做得太过分。若你束手就擒,没了掣肘,才会让他们肆意妄为!”

  “爹有没有方法联系到我梦家仙人?”梦彻不死心,依旧问道。

  “哪有这么容易,仙人去仙门修炼,自然斩断尘缘。他们的寿命悠长,尘世人情有如浮云,除非他们主动找来,否则谁也找不见。”

  梦彻告辞,显得心事重重。

  没有想到,在梦渊这里的答案和董胜禄如出一辙,都是极为悲观,仿佛只有逃走一途。而他又怎么能走?事情是他惹出来的,若是一走了之,等于直接把梦家送到西锋门手上,任由他们出气。他的潜力再大,威胁再高,那也是后话,如今就是一个任人揉捏的小小聚气。若是真走了,就算哪天实力足够灭了西锋门,又有何用?只会后悔一辈子。

  梦彻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