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风

瞑天帝 木呜哇 2203 2021.02.27 18:27

  梦彻突然醒悟。

  “不对!火不是组合!恨为火,怒亦为火!木为辅,生亦为辅!木助火燃,生控火势,若没有后两者,火难成、难控,是为炼丹之用!

  “那风呢?当如何?……”

  恍惚间,梦彻又见到了那座风城,那尊雕像,那个人。

  “风……

  “飘叶为风,弯枝为风,树动为风,林海为风……

  “烟斜为风,潭漾为风,湖波为风,江涌为风……

  “飞沙为风,走石为风,筑坡为风,裂山为风……

  “发乱为风,衣鼓为风,轮转为风,帆起为风!

  “风之形,在乎阻,在乎隔,在乎万物!

  “顺于风,逆于风,融于风……”

  “走了走了!吴小子在哪傻站什么呢?”白教头突如其来的叫嚷打断了梦彻的思绪。他睁开眼,微微不悦,但日光西斜,恐怕需要继续赶路了。

  向下望去,其他人差不多都已经起身。刘青杉衣服颜色稍深,看起来只有半干,估计贴着身上不太舒服。

  梦彻跳下石头,落在石程身边。

  “小哥想啥呢?”张瑞凑了过来,问道。

  “吹吹风,看看景。”梦彻回道。

  “哈哈,这样的景有的看!咱们这一路都差不多!都是绿绿的!”

  石程马上嫌弃道:“你可闭嘴吧,那叫郁郁苍苍!你看说的这是啥,还绿绿的,也不怕吴小哥笑话!走了!”

  梦彻摇头苦笑,这俩,据他们说从小就是邻居,生在一起长在一起,有着过命交情,就是嘴上不对付,谁也不让谁。

  ……

  单调的疾行步伐很快又让梦彻忘记了身处之地,继续思索下去。

  “枯叶飞沙,随风而动。但蒲簪草、槭枫的种子,就可以借风而行。坊间也有孩童玩弄风车、竹蜻蜓,江河之上,更有千帆竟过。

  “但帆有局限,逆风寸步难行,顺风千里一日。

  “人可否当帆,借周身之风?”

  梦彻想了一下,连连摇头。风有其向,人无定姿,怎么可能做任何动作都顺风。

  “如果改变周身风向,使其顺应自己所想?”梦彻刚想到这,又否定掉。操纵无形之风,那岂不是仙人手段?!

  “或许有人能够做到吧,岂是我能奢望的?”

  悄悄叹了口气,梦彻继续跑着。只是这次,他试图将腿当帆,去御风而行!

  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周身有微不可查的青光泛起,脚步更加轻快!

  ……

  又休整两次,第三次出发以后,众人已是疲惫不堪,就来除白教头以外最强最聒噪的涂怀勇涂老大也缄口不语,默默奔跑。

  天色尚亮,但浓密林荫之下,众人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稍远一些便融入阴影之中,好像四处都潜伏着莫名诡谲,白教头的面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加快!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赶到安山营地!”白教头厉声喝道。

  众人一惊,沉重的脚步也加快几分,但随之而来的是呼吸如同火燎,隐有血味。

  “白教头,估摸着离安山还得百里,咱们这速度只会越来越慢,不如提前布置,找个山洞守着,也好应变,”马盛均叫道,“再跑下去兄弟们都不行了!”

  队伍前头的白教头看了涂怀勇一眼,见后者同样面色凝重,沉默不语,心中一沉。

  涂怀勇大吼一声:“不想死的把嘴闭上,留着点力气赶紧跑!”说完,脚下生风,竟又快了几分。

  梦彻即便如今体魄异于常人,但苦于实力所限,若不是酉时休息片刻,此刻已经瘫倒在地。

  还有两位聚气境九层被甩在后面,刘雪杉更是不济,距离队伍足有一里之遥,还在不断拉远。

  梦彻不时回头望望。

  “小吴,管好你自己。”石程本还在前面,像是特意跑到梦彻身边,嘱咐道。

  “石哥,”梦彻道,“怎么了?”

  石程显然也是老手了,尚有余力,压低声音道:“安山南百里附近有数量极为庞大的棕渡乌,按理来说这个时辰应该回巢,但是四处听不见叫声,可能是这片地界来了高等灵兽!”

  棕渡乌是极为普通的鸟类。主要栖息于低山、平原和山地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针叶林等各种森林类型中,尤以疏林和林缘地带较常见。大多为留鸟,集群性强,一群可达几百上千万只。

  缇岭之中漫山遍野全是林地,谁知这里究竟多少棕渡乌?但即便繁殖能力强大,凡兽就是凡兽,入阶灵兽对它们有着绝对的压制力。但是一般的灵兽还做不到令这么一大片棕渡乌鸦雀无声,无一归巢。

  “高等灵兽!”梦彻一惊,随即道:“这里是缇岭外围,也会有高等灵兽吗?”

  “这条路本就是算是商道,一般没有,谁知道哪个鳖孙干了什么给引来了!”石程道,“看教头这样,估计起码是个二阶巅峰,要是三阶来了,咱们恐怕都得死这!那可是灵魄境啊!”

  “希望是二阶,老子可不希望跟你这个#¥%死在一起。”张瑞也来了,哈哈笑道。

  “滚蛋,晦气!”石程骂道。

  “吴小哥,要是万不得已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在这地界,跑得快,活得久。只要能跑过别人,你死也是最后死的,哈哈!”张瑞道。

  梦彻苦笑,嘴角咧得很是难看。

  他的胃在抽痛,像是要喷出火来。

  借风!借风!

  一路跑来,梦彻觉得自己有些心得。

  五指合拢,迎风而推,风从侧过;五指分开,如球在手,皆有费力。若以掌成刀,顺势飘摇,便与飘叶鸿毛等同,几要御风而行。

  “顺之欢喜,逆之何妨?”梦彻脚步不停。若是仔细看去,便能看到梦彻的腿膝抬起落下之间没有一成不变,而是在横向有着些微飘移。虽然消耗更多体力心力,但省下的力气更多,速度竟在加快。

  “咦?”石程一愣,“好小子!竟然还能留下一手!后生可畏!”

  “吴小哥,你难道体修入境了?”张瑞也吓了一跳。梦彻私下说过他是聚气七层,他哪里见过这么能跑的聚气境?前面几个灵台一重都摇摇欲坠,梦彻居然犹有余力,大步流星。

  “平日跑多些罢了。”

  “啧,这番回得去,我也得天天跑步。”张瑞念叨。

  “好!吴小子,记得我说的,管好自己。”石程略带深意地看了梦彻一眼,加速向前跑去,很快就超过梦彻。

  梦彻想了想,心一横,从储物戒指中抽出一物往后一抛,跟着石程张瑞,加快了脚步。

  两位聚气九层,只觉得有东西飞过,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看到,咬牙继续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