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先走,以避万一

瞑天帝 木呜哇 2432 2021.02.16 13:05

  “西锋门会再找上我?若只有我形单影只,西锋门下手易如反掌,毫无顾忌,事后更是无人可知!毓贞门陆媚娘为人睚眦必报,也有可能向我下手。”

  “也对,也不对。”

  “请父亲指点!”梦彻彻底摸不着头脑,梦渊让他分析现状,他就有些迷糊了,不懂自己除了西锋门还得罪过什么人。

  “西锋门做事不至如此愚蠢,若你前脚出城后脚出事,傻子也猜得出是西锋门所为。近日结下生死之仇的只有西锋门,若是他们不能有直接证据证明人非他们所杀所擒,甚至还要对你略作保护。

  “盛辅义素来谨慎,在他们确定你背后到底站着什么之前,绝不会轻举妄动。”

  “保护我?”梦彻愕然。

  “不错,金皇阁象武门如今摆明了要支持你,若是你突然出事,必定与西锋门交恶,盛辅义还不敢做到这份上。哪怕你当着九风才俊的面打死了盛觞!

  “一个是挑衅在先,一个是阶位压制,这种情况被人反杀还报复必为人不齿!若是今晨盛辅义以雷霆手段将我们父子三人毙于梦家门前,不仅不会有人为我们报仇,梦东莱恐怕也宁愿付出偌大代价上贡西锋门,望攀高枝!但,他们没能做到。金皇阁象武门出面,如今西锋门定要偃旗息鼓,反而对你威胁最小。盛觞死在韩家,西锋门定然不会给韩家好脸色,韩家虽然有意,但供奉惜命,苦无高手,心有余而力不足。陆鸯与盛觞联袂而至,大抵在伯仲之间,没有完全把握她不可能对你出手。毓贞门长老亦不可能因为小辈言语置气便出手。若你没明确加入象武门,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只会是招揽!只有你明确加入其中一个宗门,接下来才会是步步杀机!”

  “那眼下如何会有重重危机?”

  “金皇阁。象武门。佣兵团。”

  梦渊缓缓说出这三个势力,令得梦彻瞳孔一阵紧缩,失声道:“怎么会?”

  梦渊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小彻,拍卖会的丹药,是你的吧?”

  “是,父亲。”

  “此次的拍卖所得,怕是全投进去了吧?”

  “是。”

  “如此可能还不太够……”梦渊思量一下,稍作停顿,“昨日当值的是黄管事……若是孙管事,此次代价必然翻番,想必不会有如此助力!可即便是黄管事,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不小。既能卖力至斯,请动如此多的灵台境散修,那么就不是固定的份额,除去拍卖堂的报酬,每人都应当有一份……彻儿,难不成是每来一位灵台境,就给拍卖堂一颗丹药,相助者本人一颗?!”

  梦彻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冷汗涔涔。他对此事只字未提,竟被他平日不显山露水的父亲抽丝剥茧,推理至此,端是恐怖!

  “父亲所说……丝毫不差……除了……我还许诺黄管事一个人情……”

  “糊涂!”梦渊轻叱一声,“此次拍卖非同小可!近年各门各派人才凋零,每况愈下,供奉丹师沽名钓誉,留在此地的大都进境无望,凭借些许手艺混吃等死,成丹率极低,多数情况下那就是拼装的药丸!此次必然竞争极为激烈,可拍出天价!有此代价外加十颗丹药已是极限,你竟任由拍卖堂随意开价!若是他拉过来一支军团,岂不是要给出几万颗?!也就黄管事自知留上一线,若是换成孙管事,你这后半辈子就留在九风炼丹吧!”说完看了梦彻一眼,见他低头不语,重重一叹,继续道:“彻儿,我知道你是好心,也不懂时势,请金皇阁这事,你该和我商量一番再做打算。

  “尤其是……还有一个人情……最是难还!

  “现在若是一百颗丹药能抵掉这次人情,你也认了吧!”

  梦彻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望着梦渊,惊异道:“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五十来颗,我一个人情就值四十颗丹药?!”

  梦渊苦笑:“人情,永远和实力等价。你不会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举起千斤之担,亦不会请大能者移万石之山!

  “既然已经许诺出去,现在的你帮不上他,将来你再次回来了结这段因果,才是麻烦!”

  梦彻听完,洒然一笑:“父亲放心,既已言出,履行便是!若有朝一日我可摘星月,送他一界又何妨!”

  梦渊有些震动,短暂愣了一下,随后也是大笑道:“我儿有如此胸襟抱负,为父甚快!”

  然后梦渊又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既然这般,代价完全足够,黄丘不会让金皇阁其他高层参与到,所用必是私人力量,难怪来的是佣兵团的人,想必黄丘与任刀行私交甚好,而且估计私人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只是不知这佣兵团任刀行地位几何,是否能约束得住下面……不过黄管事做事,应是靠得住的……

  “我儿你一无心之举,倒是把金皇阁佣兵团排除在外,这一人情,你不在意,便值了!”梦渊哈哈笑道。

  从梦渊开始分析,梦彻就几乎沉默不语,努力消化梦渊所说的话。他虽饱读诗书,历经冷暖,但毕竟还是生活在梦渊羽翼之下,顶着少城主的些微光环,对江湖恩怨不曾涉猎,对修真之事也知之甚少。

  也许,稚气未脱的少年从炼体开始才更为坚毅,从此刻才开始对智计有了认识。

  兵法无穷数,但沙场无敌之将也可因权谋而丧于朝堂檐下。

  “那么只有……象武门!”

  梦彻忍住了再次发问的欲望,否则只会觉得自己像个憨憨。酒宴之上鲁坤与自己称兄道弟,鲁禁也对自己频抛榄枝,父亲更是要去象武门内做客,梦彻想不通象武门有什么理由对自己出手。

  “本应无事,鲁禁招揽之心也是真,但彻儿你说错了一件事。”

  “沧澜令?”

  “不错!你突有奇遇,此事向九风之人打听并不是难事。突然目标直指缇岭府,难免让人心生疑惑,若没有沧澜令,可能更多的人会选择前往符铭郡符铭府。那里也是强者如云,虽比不上缇岭郡,且多数修者修符,但毕竟也是一郡之都,有大宗门矗立,且仅有万里之遥!一马平川,何故穿越危机重重的缇岭山脉?

  “财帛尚动人心,何况能关乎到后辈未来,甚至整个门派的兴衰!若是做了,必然也是瞒着鲁坤。以那孩子的性格,恐怕不会同意他父亲做出这等事,若是被他知道,恐怕一生亦如他父亲一样,灵魄无望!

  “鲁禁看似行事鲁莽,实则颇有进退,心细未必如发也绝不如面相粗犷。你后来的说辞哪怕是真的,也不枉他搏上一搏。若是将你在山林深处拿下,不管拿没拿到沧澜令,于他而言都不会有任何损失。甚至,既已开罪,不如将错就错,囚禁你为他炼丹,亦可有不菲收入,不再为资源发愁!而这些行为甚至都算不上赌博,你与他们明面上关系暧昧,西锋门来犯之时立场明确,你失踪被发现也不知是多久以后,绝无可能怀疑到他们头上!

  “所以彻儿你不仅不能参与到此次拍卖中,还要提前走,反其道而行,兜转一圈,以避万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