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仙门驾到

瞑天帝 木呜哇 2140 2021.02.09 11:35

  “韩兄,恭喜恭喜!”

  “韩贤弟真乃人中之龙!”

  “言乙兄,实属九风第一人!”

  韩言乙微笑回礼,略作寒暄,便有韩家家仆引诸人落座。

  梦家亦至,梦彻将装有玉佩的木盒放在侍女托盘中,便抱拳道:“恭喜韩兄。”

  韩言乙淡淡看了他一眼,并未答话,只是对随后而来的梦广京说道:“广京弟可无恙?东莱叔怎么允你出来了?无妨,三年后,贤弟必也能开得灵脉,入仙门!”

  梦广京显得有些瑟缩,对梦彻背影充满恐惧,听到韩言乙所说,僵硬地笑了一下,回道:“借言乙哥吉言。”

  梦彻轻笑,这大长老和韩家的猫腻越来越不遮掩了。欲入门内,就听得一声讥讽:“梦家大少爷怎么有胆来这等集会?”

  循声望去,万海生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梦彻。梦彻并未理会,径自坐下。

  万海生面色有些僵硬,万海行自然也不能弱了,出声劝道:“海生,哪能对仙人之徒无礼!梦大少爷可是习得仙人胆的!”

  顿时满堂哄笑。

  当日九风两件大事,韩言乙开脉和梦彻拜师,引得整个九风关注。但后者太过缥缈,随着梦彻开脉失败便烟消云散。就算是真的拜了仙人,一个不能聚气、不能开脉的废物哪里值得仙人耗费心血?

  甚至非梦家之人,对自己在梦彻开脉时展现的坚毅下升起的敬佩都觉得异常耻辱,竟然会叹服这么一个废物?只几日,九风就无人信梦彻有仙师,因此嘲笑得毫无心理负担。

  韩家家仆自不是愚钝之人,看得出韩言乙对梦家人的态度,因此梦广京梦泪等人被安排在梦彻之前。梦彻此时便如群狼环伺,四下皆敌,一时间堂内安静下来。

  韩言乙作为东道主,再不出来有些不合时宜,便高声道:“承蒙厚爱,请各位给韩某人一份薄面,此去请梦城主之人应是把‘杰俊’二字漏传,该罚!”

  “哎,韩兄言重了,城主大人可是极为器重我们的梦大少爷,书卷也多情!”

  除了眼眉低垂的梦彻,宾主尽欢。

  气氛再度高涨,一时间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关山门到——”

  随着一声拖着长长尾音的高呼,韩言乙突然严肃起来,慌忙拍打袖子整理衣冠,所有少年人也手忙脚乱地回到各自案前站毕,垂手而立,紧张地看着正门。

  仙门至!

  仙门既至,韩言乙自当相迎。

  “后生言乙见过诸位前辈。”韩言乙深深躬身,以表尊敬。

  为首的来者看着韩言乙笑道:“想必你便是此次开脉者了,不错不错,小小年纪便已至聚气境七层,若入我关山门,不会亏待你!”

  “能得前辈赏识乃小子之幸。”

  “咯咯,萧大哥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和奴家抢人么?”一阵香风刮过,衣着暴露的美妇出现在众人面前,罗扇掩面,媚眼如丝,看得一众年轻人血脉偾张。

  萧石见是后者,微微皱眉,道:“怎么,寻常问候,陆媚娘也要管?”

  “哪里敢,只不过这韩家小弟生得俊俏,奴家好生欢喜,不如萧大哥把他让给奴家。”

  “可能你萧大哥愿意,盛二哥不愿意呢?”又是一道陌生的声音遥遥而来,一行人从天而降。为首青年靛青长袍,与夜色相融,发丝飘扬,显得狂妄不羁。

  盛觞对萧石抱拳道:“萧兄别来无恙?”

  萧石略微点头,问道:“象武门可至?”

  “城门口碰到了,应该快到了。”

  陆鸯娇笑两声,道:“象武门还真是不死心,凡城开脉者哪有炼体之人?如何争得赢~”

  “不劳费心。”一声沉闷的冷哼,几位彪形大汉从院门处缓缓走来。

  这几位身形本就骇人,随着脚步落下,甚至连青石地面也微微下陷,显然力量及其可怖。

  四仙门年轻杰俊齐至,还未聊几句就隐隐有火药味道。

  所有少年人都紧张地甚至不敢直视。

  面前这二十余人,随便一个,就算是九风四大家族都得罪不起!

  “请上座!”韩言乙躬身抱拳道。

  盛觞最是狂放,如入己院,大步迈开朝着明堂座位走去,放言道:“不必拘束,坐!”

  少年们依旧甚是紧张,只坐三两。

  “你们几个杵着干什么?招揽之事自有宗门前辈亲至,拍卖会也无需我等忧心,我们吃好喝好便可!”

  萧石向象武门人略作点头,便也携关山门众人入座。

  韩言乙走到座首,举爵敬道:“承蒙各位前辈厚爱,莅临寒舍,荣幸之至!后生言乙敬诸位前辈!”说罢一饮而尽。

  盛觞大袖一挥,道:“不必!惯如此!凡城出开脉者,弟子先至,若有伶俐勤作者可做宗门杂役。”

  此话一出,下面顿时嘈杂起来,有人舍不得这九风的荣华富贵,有人想去仙门搏一搏,若得仙门长老赏识,凭他们鬼神莫测的手段,自己说不准也能走上修行之路。

  陆鸯掩面娇笑道:“杂役也不只是蛮力,还需要圆滑,一不小心就要被出气哦~各位小哥好生思量~”

  在座的都是生于世俗富家,直系子弟若开脉无门,也大多娇生惯养。聚气境九层只要不是天赋极差,仅仅时间堆砌,这一生也会达到。只不过很多人聚气九层之时年事已高,骨质疏松,体能下降,甚至斗不过寻常七层。

  闻言不少人又默默收起了心思,难道要放弃如今的一切去博一个极度渺茫的未来?也许得罪某个同门师兄便不知埋骨何处。

  但少年人年少气盛,有人不甘囿于这九风一城,起身拜道:“吴家吴青愿随前辈去往仙门为役!”

  “哦?”盛觞挑眉,旋即抬手掐诀,释放出一道淡青色灵气匹练。

  吴青没时间多想,只来得及双臂交叉挡在胸前,连带着身后数人数案被重重击退,落地之时堪堪扭转身体,单膝摔落在地。

  “不错,此人,我西锋门要了。”

  “谢师兄赏识!”

  “一杂役,还没资格称我师兄,若筑成灵台,再叫不迟。”盛觞没有任何留情,冷冷道。

  “是……”吴青说不出是何滋味。吴家虽不是四大家族,但也在九风城中有头有脸。吴家二少在这众目睽睽下被人掀翻,如此狼狈却还要致谢,不知这一步走对了没有。

  成,则万人景仰,败,则贻笑大方,直到成为一抔无名黄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