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山林

瞑天帝 木呜哇 2307 2021.02.26 18:35

  “白家的诚意你们也看到了,也体会过了,那么现在,就是你们回报的时刻!

  “此行招募,我白家不负各位,希望诸位也能尽心行事!

  “至于报酬,我等自然需事先敲定!”

  白家教头目光严厉,慢慢扫过每一个人,继续说道:“此次所得之物,我白家只得两成,余下尽皆归你们个人所有!但需我白家先行挑选,作为庇护报酬!

  “我们会在乱古城中与一队白家精锐和另一队各路好汉汇合!

  “我也不想讲些什么道理,各有所需,各取所需!

  “我等皆为探求灵魄,乃至登天之途!道阻且艰!

  “所以!

  “此行中,我不希望看到内讧!希望各位精诚合作,守望相助!

  “否则,便是与白家为敌,与所有同僚为敌!

  “可听清楚?!”

  一声顿喝,灵气外放,裹挟着声音震得下面的人一阵气血翻涌。

  “明白!”一时间,所有人齐喝,气势如虹。

  梦彻眼瞳微缩。

  不愧是在强者如林的青丘城也能占据一席之地的白家!一位教头就有如此实力,并且三言两语就把下面的诸位训得服服帖帖,摩拳擦掌,心生渴望。

  “出发!”

  距雾湖渐远,浓重的雾气慢慢褪去,正午的阳光透过厚重的枝桠,才堪堪播撒进来。

  青石板上水光粼粼,潺潺小溪在脚边流淌。

  道路两旁的数愈发粗壮起来,但是靠近道路的一侧乌黑发亮,间或有一两处刀剑伤。这些痕迹,不知见证过多少修者的崛起,不知记录下多少不归的亡灵。

  虽然青丘城强者众多,但多数以休养补给、招兵买马为主,一天之中只有数十支队伍进山,并且会走的很早。很少有队伍如白家这批人,快到正午才出发。

  城中强者只护卫三十里,若是天黑之前还未赶到乱古城,不知会遇到些什么。

  三十里近末,原本距离三百丈左右的护卫和城旗突然稀疏了很多。本还有些说笑的队伍突然沉寂了下来,闷声赶路。

  “怎么,发憷了?”白家教头哈哈笑道,“这才到哪里?”

  有人立马笑道:“白教头开玩笑?!老涂我怎么也往来乱古城十次了,就是闭着眼,也摸得到,哪里会发憷?”

  “涂老大自然有胆识!”白教头未曾回头,只朗声道:“咱们队伍里可是不止一两只‘雏儿’,难免压抑得紧!”

  一阵哄笑。

  梦彻顿时察觉到一些戏谑的目光望来,并且有几道不怀好意的贪婪!

  但他神色如常,目不斜视,只是稍稍握紧了拳头。

  “教头此言差矣,哪个人没个第一次?这般调笑,未免落了下乘!鄙人不信诸位第一次就如归家一般,欢颜笑语!”有人面红耳赤,出声争辩道。

  “大丈夫,开得起玩笑,拿得动赤刀!”白教头停下,回身,道:“若是连如此言语都承受不住,不如趁着天色尚早,护卫仍在,立马回头!”

  众人脚步皆是一顿,恍然发觉,三十里,已在脚下。

  前方树林与后方别无二致,但让人隐隐觉得,充满了未知的恐惧。好像幻化出青面獠牙,吞噬胆敢越线之人。

  有几人哈哈一笑,自顾前行,出言调笑道:“还没断奶的,回头便是。”

  刚才反驳之人神色一僵。如今已是箭在弦上,若真就回头离去,恐怕这污名嘲讽能伴他一生。

  生得七尺,不敢入缇岭!

  何等笑话!

  “刘哥莫慌,我辈之人,可色厉,可低头,但不可畏缩,不可内荏!”梦彻走过,轻轻说道。

  刘雪杉目中有光一闪,低下头,默默跟在了队伍后面。

  刘雪杉是除了梦彻修为最低之人,只有聚气八层,之前一直生活在其父庇护下。他母亲去得早,因此其父对他偏于溺爱,不催促他练功,任凭他在小圈子里作威作福。他父亲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以灵台境二重的修为在各大势力家族之中接镖,往返乱古城。

  虽然此途多人烟,但是耗时不短,而且有一定风险,所得也算可观。三月之前,他父亲的兄弟来看望他浑身是伤。带给他一柄弯刀,那是遗物。

  从那时,刘青杉的眼神中就带着抹不开的忧愁和瑟缩。前半生近乎荒废,后半生却要自己去走。纠结了近三个月,才下定决心,走出青丘,走上父亲曾一遍遍走过的路。

  “加快了啊,天黑前我们要赶到安山营地!”白家教头说罢,脚步逐渐加速。梦彻根骨被师兄改造以后,轻盈异常,爆发力和持久力也与灵台不分伯仲,神色轻松。

  整个队伍几乎都是灵台境,自然跟得上,只有刘青杉咬牙坚持。

  青石板早就到了尽头,只剩下山路,铺有落叶,长出芥草,被踏得很是平整。

  山林之中,有风吹叶响,虫鸣鸟啼,但梦彻感觉与城中迥异。

  没人说话,连呼吸都被耳畔风声盖过,整个人陷入了别样的安静之中。

  随着山路上下,梦彻在恒定的频率中,思绪飘向别处。他张开手掌,看着指缝之间若有所思。

  “风……”梦彻喃喃。

  他好像看到了风流过手掌,拂过山林,托起落叶,吹皱溪涧。

  “如果可以利用风……

  “风,应该怎样去想……

  “恨怒木生为火,风……无形无色……又是什么?

  “忘记问了!师兄也怎么什么都没说!也不怕他可怜的师弟走弯路!”梦彻懊恼不已,开始觉得离开得有些草率,却不知,就算他追问,师兄也不会吐露更多。

  “还有武技!我怎么关键的什么都没问!”

  ……

  一个时辰过去,一行人不知翻过了几座小山头,停下休整。

  “吴青,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这体格!这耐力!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小石!”三三两两在几块大石头上坐着,石程见梦彻自己吃东西,走过来,笑着道。

  “石大哥。”梦彻见来石程走来,问候一声。

  “都不知道你咋锻炼的,穿上衣服也看不出多少肉啊,啧啧。当年我未聚灵台的时候,这种山路跑是能跑,照这种速度,不多时就得休息会。不像……”石程努努嘴,梦彻才看到刘青杉刚刚赶到,往地上一瘫,顿时汗如雨下。

  白教头看到,顿时大笑,扔过一葫水,调笑道:“行不行啊刘小子,比你……这吴弟弟可差远了!”他本想说父亲,但是突然想到斯人已逝,话锋一转,扯到梦彻。

  刘青杉只是望天,手摸索着拿到掉落在身旁的水葫芦,连喝了十几口,才回道:“教头教训的是!”

  梦彻吃完干粮,起身跳上石头顶,看向远方。

  这是附近最高的坡,放眼望去,山林绵延到天尽头,随着风吹,起了浪。

  “林杨浩汤……竹翠万里……青原无际……”之前一直在想象中的场景乍现眼前,给了他很大的冲击感。

  “木之意!”

  梦彻沉浸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