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脱胎换骨

瞑天帝 木呜哇 2302 2021.02.06 21:43

  “唉……”一声轻叹,魂体接管了梦彻的身体,荒离经疯狂运转起来,强度和层次远远超过了梦彻所控。

  “勉强还能支撑,”魂体暗自思忖,“这小子糟践了那么多天才地宝,药力全部沉积在体内,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出来,等到水中药力减弱就把他唤醒,让他自己承受体悟。”

  不知过了多久,梦彻只觉得灵魂深处传来难言的刺痛,他突然转醒,继续承受这非人的折磨。荒离经心法运转中断,潭水已经要侵透他的皮肤。他赶忙再度运起,在复原的酥痒和腐蚀的剧痛中沉沦。

  天空渐白,竟过了一夜。

  水坑中,梦彻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痛楚,并将荒离经的心法运转得炉火纯青。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亦有……大造化……”

  梦彻闻言,苦笑一声。如果昨天可以提前知晓,他一定要自己先挖好坑!

  这种痛苦,只是回想就让人心底发颤。

  但他的执念,更强!

  “修行一事……这只是开始……想退还来得及……”

  “我听闻古文常言,俯仰天地,自有春秋,”梦彻一笑,“至难至易者,唯一死尔。”

  “如此……便……好……”声音渐小。

  梦彻一惊,慌忙呼唤道:“师尊?……师尊!”、

  没有应答,但隐隐能感觉到眉心中有着一个甚至无法隐藏自己的存在。

  梦彻轻轻撩起浊水一捧,任由其在指缝间滑落。

  “这一夜,难不成又是师尊耗费灵魂力量帮我……”

  “师尊,相信我,我定会帮您复原,无论如何!”

  梦彻手掌猛地握紧,水滴如箭,四下飞射。

  “嘶——这股力量?!”

  梦彻挥拳,竟发出些许音爆,将前面数十米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惊异于自己的力量,他这才打量起自己的身体。

  经历过一次一次腐蚀又新长出的皮肤白皙细腻,在晨曦中氤氲淡淡流光,身体往下笔挺匀称,再也没有病恹恹的感觉,肌肉线条微显,稍一用力就露出几根青筋,感觉潜藏着强大的力量。

  脚下用力,便轻身掠上树梢,在微风吹拂下,残破滴水的衣衫有些许鼓胀,带来舒爽透心的惬意。

  生死之后,梦彻感觉直到此刻,才真正活着。

  梦彻悄悄回到住处,换了一件干净长衫,如往常一样简单洗漱,翻开古籍阅览起来。

  之前不能修炼,他便博览群书,不仅通晓诸多领域,心智也更为成熟,甚至对各种轶事、药理、修行之事也略有涉猎。

  如若他也能像普通大家子弟一样,安稳修行到聚气九层,加上他的清秀容颜,可能是所有大家千金择夫婿的第一人选。但很现实,能将他平等看待甚至视若珍宝的女孩,只有姐姐一人。

  时至辰时,梦彻才推门走出,去往书房向父亲问安。

  “彻儿。”梦渊正在看一封刚送来的信函,看到梦彻进来,刀削般刚毅的面庞上才浮现一点笑容。

  “孩儿给父亲请安。”

  “彻儿,有奇遇,不懈怠,很好。”然后将信函转过,轻叩一下,道:“韩家三日后设‘锦风宴’,广宴九风青少年杰俊,彻儿意下如何?”

  “韩言乙开灵脉,自然冠绝同代,聚气七层,二十以下怕无人出其右,届时应有仙门人杰先至,结交招揽,此景甚是有趣,自无不去之理。”

  梦渊看着梦彻,稍加思索,便开怀大笑。

  “爹爹什么事这么开心?”梦洛也是走了进来,青丝微漾,莲步翩然。

  “洛儿,这韩家设‘锦风宴’,你可愿去?”

  梦洛皱了皱眉,道:“韩家真是张扬,韩言乙早就是九风这一代修为最高之人,何必。”

  梦渊笑道:“韩家可不是展示给你我看的,而是为了韩言乙能有选择的余地。”

  梦洛撇了撇嘴:“踩世俗弟子便想让宗门高看一眼?韩家此举贻笑大方。”

  “不然,世俗间开脉者寡,仙门亦当争,韩言乙天赋出众,从师者择强不如拜宜。”

  “哼,我觉得小彻比他强多了!不,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梦彻轻笑一声,刚要说话,就听得外面一声暴喝。

  “梦彻小杂种!给老夫滚出来!”

  梦渊、梦洛、梦彻闻言皆是脸色一寒。梦渊气极,拍案而起,怒声道:“梦东莱你这匹夫!”

  “骂又如何,梦彻这小杂种用阴招把我儿伤成这样,梦渊你不给个说法你这家主也做到头了!”梦东莱此时须髯皆张,满面怒容,狠狠道。

  梦渊没有理会梦东莱所说,质问道:“如你所说,彻儿之前被打都是应该?”

  梦东莱冷哼:“我儿都是公正挑战,从未背后放过冷箭!”

  “那彻儿就不能正大光明地反击?”

  梦东莱仰天大笑,周围不少梦家之人也都忍不住嗤笑出声,碍于家主威严赶忙收敛。

  “梦彻这废……梦彻他配吗?!”

  梦渊气极反笑,喝道:“我儿如何,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梦东莱道:“梦申!你来给我们大家主好好讲讲到底为何!”

  人群稍稍散开,梦申稍显瑟缩,巍巍上前,深深一揖,道:“回大长老,禀家主,昨日在药堂,广华少爷看到梦彻少爷,想要说教一番,谁知刚到梦彻少爷面前就脚滑跌倒,然后梦彻少爷就打了广华少爷的背,导致广华少爷重伤。”

  梦彻在场,梦申心有顾忌,将在大长老面前的说辞稍稍再变圆滑,更偏向真实情况一些,措辞也更加谨慎,不带偏向。

  可这描述不伦不类,不说梦彻,很多人听出了异样。

  “哦?说教?跌倒?”梦彻微笑道,“不知你可敢接我一拳?”

  梦申脸色一白,下意识退了两步。

  围观的人都看出了些许蹊跷,同时隐有意外之感。梦申执事虽然不善武道,可是货真价实的炼气四层,竟然在梦彻面前表现出了惧意?!

  梦东莱手一挥,道:“事实如此,梦彻趁我儿跌倒偷袭得手,致我儿重伤,梦渊你要给老夫一个说法!”

  “说法?梦东莱你带人前来仅凭一面之辞就想要说法?!倒是你带人围我书房,真是好大的威风!”

  “你待如何!”

  “你说彻儿偷袭?便让未曾修炼者偷袭练气四层试试便知,若不然,待梦广华伤好,再公平设擂切磋!”

  梦东莱闻言微微眯眼,稍加思索,然后大喝一声:“好!那便如你所言!只是,擂台切磋,刀剑无眼,生死不论!”

  梦渊看了梦彻一眼,后者微微点头,梦渊才出言道:“好,生死不论!”

  “到时可希望家主不要反悔!哼,走!”

  大长老一系愤然离去,人群也作鸟兽散,谁也不想触这家主和大长老的霉头。

  “这梦东莱,真是越来越猖狂!”梦渊低声道,“彻儿,你可有把握?”

  “翻掌而已。”

  “哈哈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