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危机!

瞑天帝 木呜哇 2110 2021.03.01 12:55

  秩序之地,任何一场拍卖会的前几件拍品,必然要给来头最大的几家。第一件,一枚聚气丹。以各门实力,关山门出价最为合适。关山门资历最老但日渐式微,财力不如其他几家,不消作过多竞争便能将价格稳在一个相对可以接受的程度。

  若是再来一丹,大抵也就二十一万打底,二十四万成交!

  但,黄丘第二件拍品就直接抛出两枚丹药,且是炎威万万不能放弃的!略施手段,竞价几番,最终将成交价格飙升至八十万!

  第三件拍品,显然是针对象武门而去!象武门地处九风以东,景徽以北的缇岭山中,终年多瘴气!而且体修之人,体内灵气恢复速度明显低于寻常武者,对小还丹需求更甚!鲁禁此人,不喜纠缠,必然以果决手段拿下!因此,炎威所出价格是最好的威慑!

  第四件,也是最为关键的。辟瘴丹于西锋门用处极小,哪怕配以聚气丹,也不足以打动心高气傲的盛辅义。而毓真门也地处东方,与象武门毗邻。陆鸳此人也与鲁禁有相似之处,不喜纠缠,极大可能效仿鲁禁所为!

  最后,四门皆有,西锋门势必要拍得第五件!恐怕鲁禁不插手,也有金皇阁自己人哄抬价格!可以说,各大势力未至之时,盛辅义这个跟头已经是栽定了!

  至于为什么,恐怕是黄管事为彻儿所遇顺手为之!梦渊不禁老怀大慰。

  “第六件拍品,聚气丹一枚!”黄丘之声再度传出,梦渊竟觉悦耳。

  仙门已拿,哪怕还余商白宫贾四家,未必就不能碰上一碰!剩下的人各个摩拳擦掌。

  人多丹少,谁知什么时候黄丘就宣言是最后一件,早早拍得才是正道!会场这才彻底沸腾开来!

  不管是谁在拍卖前做出的预算,在这等火热的气氛下也被抛开,难以抑制情绪!

  仅聚气丹的均价,恐怕就突破白银三十万两!

  ……

  缇岭山中!

  梦彻一行还在亡命奔逃。

  白教头带着最强的一批人走了,他击伤的那位聚气九层,也只能被弃在原地,自求多福。另一位聚气九层的眼里,满是不甘与仇恨。

  梦彻已经将储物戒指中的水缸扔掉了,灵器也发了下去。

  储物戒指实在太重,已经将梦彻左手中指磨出一圈深深的戒痕。

  跟来之人,除了有不服白教头的,恐怕还有觊觎他储物戒指的。但如此关头,哪还有闲思管他?灵器,发给众人增强几分实力也总比扔掉好。

  所有人的衣物都已经不再蔽体,所幸有夜幕笼罩,不显狼狈。

  一道道血痕出现在身上的各个地方,就连最强的石程张瑞,也难再支起护体灵气,被荆棘枝桠划伤。

  地火犰犹如附骨之疽,遥遥吊在众人身后。

  “它的速度,不应该这么慢才对!”张瑞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开口问道。

  “刚才的吼声明显来自东北方,距离更远,现在才又追上来。恐怕白教头一行,凶多吉少。”石程回道。

  “@#¥!”张瑞爆了一句粗口,“拽成那样,也没多扛多久!”

  “那毕竟是灵魄境!”石程叹道,“灵台灵魄,难!”

  “前面还有安山营地呢,非要追着我们!”张瑞再度抱怨。

  “恐怕安山营地,已经不在了!”

  “什么?!”张瑞一惊。

  “停吧。”石程一挥手,张瑞梦彻率先停下,后面几人陆陆续续到来。

  “白教头所言不虚,我等修者对灵兽来说有如黑夜明灯!地火犰速度太快,我等一味赶路,恐怕很快就会被追上,团灭掉来。”石程声音沉重,“不如就此分开,各自逃窜,各安天命!或许能有人活着!”

  梦彻心中有些沉重。

  刚进缇岭,就遇如此麻烦。虽然认识石程也就一天时间,但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印象,是他从小到大没有体会过的兄长之情。

  现在,却要各自逃命,不知是否还有再见之日。

  “好!”梦彻一笑,转头说道:“这些灵器,算我送与诸位,愿我等有再见之日!”

  “吴兄大义!”后方之人纷纷抱拳,“吴兄之恩,我等谨记,来日再报!”

  说罢,四散开来。

  “吴小哥,保重!”张瑞大笑,“我跟你石大哥,比你们境界高不少,灵气波动更为明显,可能必然要没一个!你注意隐蔽气息,更有希望活下去!”

  石程不语。

  “我叫梦彻。”梦彻呼了一口气,道。

  石程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锤了一下梦彻的胸口,“好小子,警惕心很强,不错!”

  “梦小子,管好你自己!”石程抓着梦彻跳上树梢,握着梦彻脚踝,将梦彻抡圆,原地转了几圈,甩向西方远处。

  梦彻反抗不得。他与石程的实力,差得太远。

  “石哥张哥保重!”梦彻声音渐远,像是消失在天尽头。

  扔走了梦彻,石程明显体力下降地厉害,跳了下来,胸口剧烈起伏。

  “你总是说,让别人管好自己,你呢?”张瑞笑道。

  “你莫管!快滚!”一脚蹬在张瑞屁股上。

  “好好活着,互相收个尸,总得走得体面点,哈哈……”张瑞的声音也消失在密林。

  “呼。”石程脚下一点,向着东南而去。

  ……

  在梦彻听来,每隔一段时间,地火犰都会有一声低吼,飘忽不定。他明白,那是又一位同僚被捉住杀掉。四散逃命的十几人,短短时间估计陨落了七八位。

  “石哥张哥,你们要活着啊……”梦彻心中焦急,但他除了逃,没有任何办法。

  “可能师兄在此,我也不用这么狼狈吧……”

  吼声骤然在身后炸响,梦彻被震得头晕眼花。声波推着他撞到树上,差点昏过去。躺在地上,艰难抬起头来望向后方,心中苦笑。

  面前几棵树后方有淡淡火红色,像是在燃烧。有几棵已经被吹得断裂开来,随着脚步渐近,向两侧分开,劈啪作响。

  中间出现了如水车大的头颅,被暗红色的火焰包裹着,瞳孔亮白,看不出任何感情。火焰之下的鳞片如同甲胄,颜色漆黑,不反光泽,更显压迫。

  没有过多动作,地火犰甚至都懒得再看梦彻一眼,一尾甩出,以梦彻目力远远不及的速度,向他袭来。

  鞭尾未至,带起的劲风俨然将他脸颊划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