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特训

瞑天帝 木呜哇 2119 2021.03.02 19:04

  “小彻。”宁溯轻轻道。

  “师兄?”

  “准备好。”宁溯露出一抹奇怪的笑,看不见眼睛,牙齿反射着白光。

  “什么?”

  蓦然风暴骤起,将梦彻卷入天空。

  “十天之内,到我面前见我。”宁溯声音还是那么轻,但是在呼啸的飓风之中,准确地传入了梦彻的耳朵。

  ……

  醉别楼中。

  梦洛突然一阵失神,打翻了茶盏。

  “怎么了洛儿?”梦渊问道。

  “我也不知道,突然感觉心好紧,有什么事忘了吗?”梦洛想着,却有些坐立难安,“爹,不会是小彻出什么事了吧?!”

  “不会,算着日子,他最多刚进缇岭,外围又没有什么危险。”梦渊道。

  “人呢,会不会有人贪图小彻的储物戒指,对他不利?”梦洛急急道。

  “洛儿,关心则乱,小彻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爹,你说就这么让小彻走,会不会操之过急了?”

  “彻儿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他便要面对任何结果。伤了,他自己讨回。死了,我们便替他收尸,想法报仇。”

  梦洛有些难以接受,连道:“呸呸呸,爹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干什么!”

  “小彻……你还好吗……”

  ……

  小箐本在乙木堂二楼记录一些药材,手中毛笔一颤,留下一滩墨迹。

  “公子!”

  “葛老!葛老!”小箐呼唤着,跑了下去。

  “怎么啦小箐箐?”葛老还是一副懒散至极的将睡模样。

  “葛老,我心里不安!是不是梦公子出了什么事!”小箐语速极快,眼中满是担忧。

  “我小箐箐怎么能这么关心那小子!”葛老哼了一声,翻了个身。

  “哎呀葛老,你帮我看看,就一眼!”小箐晃了晃葛老。

  “小箐箐,这样不好。”葛老吃醋一般,动也不动。

  “葛老~~~!!!”小箐见葛老还是不为所动,恨恨道:“那我自己看了啊!”

  葛老闻言一下弹了起来,惊悚开口:“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别别别,我帮你看行了吧!”说着,咕哝道:“以前也不见你关心成这样。”

  “那不是不一样嘛!”

  葛老取下小箐一根青丝,捏在手中,两指一搓,口中念念有词。

  “缘起缘灭,落花归尘!”

  头发蓦然燃烧起来,缓缓向上飘起,在空中围成一个明亮火圈。

  火圈中间开始变得迷蒙,渐渐深邃下去,变为满月丛林。

  竟然映照出了缇岭之景!

  一只比树还高,长相狰狞怪异,浑身冒着火焰的巨兽,正甩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向躺在地上的少年。

  “公子!!!”小箐惊呼,泣血悲鸣。

  ……

  被飓风卷席的梦彻在空中飘摇,头昏脑涨。

  “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修行!”梦彻悲愤地想。“师兄……的修炼方式……真是……特别!!”

  梦彻快要被甩吐掉。

  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中,连思考都不连贯,怎么可能去体悟?

  “呜哇——”胃中翻腾不已,终是忍受不住,吐出一大口秽物。

  一天已过。

  梦彻体会到了道场的好处。晕不过去!

  再难受,也要在这风中憋着。要么,两月之期到来,身死道消。要么,师兄心情便好,把他放下。要么,自己学着借风之力,来到师兄面前!

  真是比死还难受!梦彻想。

  两天。

  梦彻感觉胆汁都吐没了,再吐就是内脏了。满嘴苦味,涕泗横流。但在如此劲风之下,极快就吹干掉。若是现在被放下来,可能满面都是鼻涕眼泪的痕迹。

  三天。

  再不想点办法,真的要这么过去吗?若是十天之期没站在师兄面前,他又不放自己,要被吹上两个月,直接死掉吗?梦彻恐惧地想。想来已经不知身在何方,吹离风城多远了。

  五天。

  “我意为风!……个屁啊啊啊……!”梦彻虽然还是一副狼狈模样,但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毕竟能开口说话了!

  声音忽近忽远,听上去极为喜感。可抱怨声再大,也很快就被淹没在风中。

  八天。

  “顺也不行!融也不行!那便逆!!”梦彻红着眼,大声叫嚷,“风之形,在乎阻隔!!”

  “啊啊啊……”再度被吹远。

  十天!

  “十天了啊啊啊……!!师兄!!……啊啊啊……”梦彻有些绝望。

  十三天。

  “感悟周身!感悟天地!感悟本质!!个屁!”

  风势陡增。

  “错了错了!!师兄我错了!!你让我走得安详一点!!”

  二十一天!

  这一天,梦彻白袍猎猎,于飓风之中,稳住身形。

  三十四天!

  这一天,梦彻乘风而来!重新踏上风城大地!

  “感想如何?”宁溯声音依旧低沉。

  梦彻长身一拜,高声道:“谢师兄成全!”

  “与我无关,谢自己便好。”宁溯淡淡道,“你进步之节点,倒是符合斐波那契。”

  “?”梦彻迷惑,问道:“纳什么妾?”

  “没什么。”

  “师兄,你看我现在怎么样,能活了不?”梦彻激动道。

  “不能。”宁溯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地说。“灵魄境灵兽灵智已与常人无异,且修行了几十年,凭什么你这一个半月,就能拉平这鸿沟!”

  “那毕竟只是随心一击,我跑还不行吗?”梦彻不服气道。

  “怎么,觉得自己速度够快了?”

  “我借风而行的速度,我觉得已经够快了吧!”

  “要不出去试试?”

  “算了算了!”梦彻头一缩,“师兄,还有没有特训!应该还有半月,再提升一些!”

  “有!”

  梦彻一喜。

  突然有尖锐风声呼啸而来,虽然没有飓风那么暴烈,但极为凝实,如同飞箭一般,瞬间洞穿梦彻大腿。

  此时梦彻笑容还未收敛,就因剧痛扭曲起来。

  “师兄等一下!”

  “咻咻咻——”宁溯哪里理会梦彻,风箭一根接着一根,尖锐刺耳。

  “师兄等一下!”

  “别打头啊师兄!”

  “师兄!!……”

  两个时辰过去。

  梦彻已是千疮百孔,身体几乎被穿了个通透。

  梦彻这才明白,在瞑天道场,他近乎不死之身!

  死不了是一回事,但那痛感确是实打实的!每一片皮肉的撕开,每一截骨头的断裂,每一块内脏的破碎,不论从声音,质感还是体会上,都细腻至极!想到就让他头皮发麻。

  而且,每次受伤都会让他的行动受到阻碍,断腿拖起重创的身躯的滋味,梦彻心有余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