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激怒

瞑天帝 木呜哇 2021 2021.02.10 16:23

  筑灵台,说着简单,谈何容易!他已经在上一次觉醒仪式时折戟,错失开脉的最佳机会。若无奇遇,哪怕他修炼再快,也终将止步灵台门前。

  有前车之鉴,剩下的人一时间沉默了。

  “咯咯,盛哥哥好生霸道,言乙弟弟设宴,怎么也要给几分情面~”

  盛觞微微一笑,向着韩言乙轻轻举爵,道:“言乙贤弟莫怪,只是稍作试探。”

  韩言乙哪敢言他,只道:“哪里哪里,能得盛师兄指点,我相信吴青兄也倍感荣幸!而见师兄出手,小子叹服!”

  盛觞没有多言,只道:“可还有人愿意?”

  四下环顾,见无人应声,盛觞顿感无趣,冷哼一声,独自斟饮。

  萧石随和一些,道:“倒也无需如此,有意者展示一番即可。”

  音未落,底下又有人跃跃欲试,跳出来,躬身作揖道:“张家张乐愿一试!”

  “请!”

  “年十四,聚气四层!”张乐大声报完,便打出一套拳法,呼喝生风。

  围观的少年们看后略显佩服,在这个年纪能有此等实力,在这九风城中寥寥数人而已。但诸门之人兴致索然,甚至不如面前的茶点。

  “可还有?”听闻此话,张乐自嘲笑笑,作收式,抱拳退下。

  此时,近乎全部的人自知无望,悻悻而坐。还有人不甘心,高声道:“吴家吴朋愿一试!”

  “哦?又是吴家?请!”

  但显然比之吴青有些差距,萧石略作称赞,但并无其他表态,吴朋也知趣而退。

  “一群废物!”盛觞向后一瞥,傲然道。

  所有人闻言都是敢怒不敢言。

  盛觞再狂,那也是灵台境高手!只他一人,就可以压得四大家族喘不过气。供奉不出,谁与争锋?便是供奉,哪有胆量敢教训盛觞,仙门之怒,谁也承受不起!

  在场的少年们都默不作声,他们哪里见过这等架势,在场的仙门青年杰俊,四大灵台,二十位聚气九层,足以横扫这九风城!

  梦彻始终没有任何言语,像个局外人。但,有人不想让他就这么坐着。

  “你,出来。”盛觞指着梦彻道。

  梦彻一愣,他哪里引人注目了吗?

  “就是你,”盛觞语气渐渐有些不耐起来,“不知这位是什么身份,不曾聚气也敢坐在这锦风宴上?”

  梦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知这盛觞发什么疯,这韩家宴会请谁他都要管一管?

  能筑灵台之人,自然不会有愚钝之辈,不会随意惹是生非。盛觞只是心情不好,他发现了一处小秘境,被师门长辈巧取,还将他排之在外。如此事情也不足为奇,他在仙门之中无处发泄,如今到了这世俗城池,谁能制他?梦彻是此地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的人,这样的人,放在凡城也是底层,他今天就动他又能怎样?

  整个宴厅鸦雀无声。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替梦彻出头,就算他是城主之子又如何,仙门面前,他们都不够看。甚至,他们也乐得如此。若是梦彻殒命与此,梦渊发疯,梦家便不攻自破,在座的或许就有一家能一跃成为新的四大家族之一。

  “不知好歹!”见梦彻毫无动作,盛觞冷哼一声,“我让你……滚出来!”一声暴喝,怒而出手,硕大的灵气匹练直奔梦彻而去。

  这一击莫说是未曾聚气之人,便是吴青,也要喋血在此!聚气境七层的韩言乙,能不能挡住也未可知!

  术法攻击有多快?甚至快到众人都来不及闭上眼睛,眼看梦彻就要被击中,横尸当场。

  瞬息间,变故陡生!

  一道身影出现在梦彻面前,一声低喝,硕大的拳头轰击在匹练上,灵气霎时四散开来,击碎了不少桌案。

  “鲁坤!你敢阻我!”盛觞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象武门之人行事素来不按章法,与诸多门派不合。但仍至今屹立不倒,可见其强横!象武门注重炼体,可能灵气尚微,但其筋骨极为可怕。鲁坤本就是灵台境强者,他的肉身之强横,盛觞也感到颇为棘手。

  “阻你又如何,于凡城逞威,不知羞耻!”鲁坤开口道,声音沉闷,隐隐震得穹顶嗡嗡作响。

  听得如此嘲讽,盛觞气得青筋暴突,隐隐有灵气在拳头周围汇聚。

  韩言乙看此情形暗叫不好,赶忙道:“韩师兄、鲁师兄,不必为一废人如此。小弟在此备了些佳酿,二位师兄观舞姬伴舞饮此美酒,岂不美哉,就当做略给小弟一点薄面。”

  陆鸯娇笑道:“言乙弟弟都这么讲了,二位哥哥莫要让言乙弟弟难做才是。”

  盛觞知道此时动手也讨不到好处,喘息数次,终是忍了下来,一声冷哼,转身便坐。

  梦彻站起身来,伸长手臂才够得着鲁坤的肩,拍了两下,道:“鲁兄,谢了。”

  少年们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梦彻。在座的有谁敢对灵台强者做出这番动作?这梦彻真的是不知好歹!人家保他一命,他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还称之为“鲁兄”?

  鲁坤转过身,作势拍了拍梦彻的肩,道:“贤弟客气。”

  众人一阵傻眼,这两人是有什么猫腻?

  鲁坤直接坐在了梦彻边上,看着前方,道:“贤弟莫怪。”

  梦彻揉了揉肩,笑道:“无妨。鲁兄能出手,梦某感激不尽。”只是心道,鲁坤此人,外表粗犷却心细如发,不可小觑!

  韩言乙拍了两下手,从后堂进来一队舞姬,舞姿翩然,赏心悦目。

  又有一行家仆,捧四鼎金樽站于侧,韩言乙亲自下来,为仙门诸人斟酒。

  “小弟这些仅在凡城可称仙酿,还望诸位师兄师姐不要嫌弃。”

  “怎么会~”陆鸯娓娓道,“言乙弟弟出手真是大气~姐姐越来越喜欢了~”

  韩言乙大感吃不消,这陆媚娘容貌上佳,身形妖娆,吴侬软语勾人心魂。

  盛觞一直阴沉着脸,若是以前,必然会出言讽刺陆鸯。而就在刚才陆鸯也算为他解了围,他恨恨喝着闷酒,一腔怒火却在不断发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