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瞑天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生而不凡

瞑天帝 木呜哇 2448 2021.03.02 19:00

  半天之后。

  雕像前。

  宁溯轻轻问道:“你觉得武技是什么?”

  梦彻猛地从地上弹起,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师兄!”

  “好好说话。”

  “好好好,我觉得武技,便是……搏斗之法,也可以说是灵气运用之法。”梦彻道。

  “那么打出一掌,与动用武技打出一掌,有何不同?”

  “速度更快、力量更大!”梦彻不假思索地道。

  “同是一个人,为什么用不用武技差距如此巨大?”

  “这……”梦彻一时语塞,回答不出。

  “那你觉得,武技因何而生?”

  “强者创造!”这一次,梦彻回答地极为自信。

  “那强者创造,为何弱者同样适用?”

  梦彻没有急躁,静静思索。

  他不觉得师兄是在与他完全地闲聊,应当意有所指。

  “强者,应当更懂修行,所以才创出普适的武技。因为武技不是所有人都能修习,不同的人修习的威力也相差甚远。”

  “你的回答太过笼统,”宁溯微微摇头,“武技,不过是控制灵气在经脉之中的走势,以合力击出。

  “当你强大到可以控制周身天地灵气之时,随意一击都可借天地之势,便可称术法。

  “当你引天下灵气,便为神通。

  “当你可引他域、他法,目力神念不及之处,便为道法。

  “当你可控寰宇,你为道。”

  梦彻听着师兄低沉的嗓音,竟入了神。

  “不要在意武技有无、强弱、多少。

  “在乎本质,在乎周身,在乎感悟,在乎……天地。”

  “周身……感悟……”梦彻喃喃。

  在他的意念中,好像又回到了下午初见林海。

  “林杨浩汤……竹翠万里……青原无际……

  “风吹浪涌……”

  “飘叶为风,弯枝为风,树动为风,林海为风……

  “烟斜为风,潭漾为风,湖波为风,江涌为风……

  “飞沙为风,走石为风,筑坡为风,裂山为风……

  “发乱为风,衣鼓为风,轮转为风,帆起为风……

  “我亦为风……

  “我意……为风!”

  梦彻周身亮起青色光芒,整个人微微动了起来。举手投足间,竟然拉出残影。

  “借风而行,御风而动。这小子已经踏入了风之意志的门槛,希望这两个月,他能真正地登堂入室吧!”宁溯又看了眼梦彻,盘膝而坐,微笑着闭上了眼。

  一晃,半月过去。

  梦彻在一遍遍感悟,一次次练习中,已经能极快地融入那种意境之中,每一次动作都变得极为迅速,比之前快了数倍。若是再来一次缇岭之行,恐怕他可以很轻松地追上石程的脚步,而不需要他刻意放缓。

  “感受如何?”宁溯道。

  “师兄,”梦彻回应,“如今我自觉已经可以很快融入风中,但总觉得这点风都是我自己带起来的,到复杂的环境中,是不是会受更大的影响而发挥不出呢?”

  宁溯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你能想到这点已经很不容易,但凡事都不是一蹴而就,自然要从基础的练起。

  “若是你觉得没有压力,那就试着进入城墙,那里,也是风域。”

  “师兄老爱开玩笑。”梦彻嘴角拉了拉,笑得比哭还难看。

  城墙之中的那片风域,是以莫大神通,将极高风速的风牢牢束缚在内,别说进入,就连靠近都会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割裂开来。

  “师兄,有没有更大一点的风,能让我体会体会,老是在这么一个无风的环境,我感觉自己几乎没有进境。”

  宁溯闻言,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那你觉得,创造出这风城的强者,经历过什么样的风呢?”

  梦彻露出神往之色,憧憬道:“那一定是举世罕见的风暴,摧城掠地、卷百万斤砂石!前辈于其中感悟体会,渐渐能控住如此天地大势,才有所得!”

  “嗯。”宁溯面色越来越奇怪,甚至听着听着,觉得梦彻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竟如此吹嘘自己,像模像样。

  “如果我说,当初的那位强者,也如同你这般,从未历经风暴。就在这瞑天道场静坐,于大平静之中体悟,一举功成,建此城此像呢?”

  “师兄你不能觉得我修为低,见识少就老是诓我,拿我开玩笑!”梦彻摇着头道,“不历山,不知其艰,不历水,不知其险。不历风浪,怎有如此手段、如此气魄,以风为城,以风为像,以风化万物?”

  “哈哈,你太小看心境,也太高看了阅历之用!”宁溯笑道,“若阅历与实力对等,普天之下,拼年龄,游遍江河湖海,岂不妙哉!有些人的天赋,注定生而不凡,俯瞰世间!”

  “天赋,”梦彻喃喃,“若不是遇到师兄你,我恐怕现在还是手无缚鸡之力。我虽天赋低下,但我也有不甘,我也相信,我能填平这沟壑,跨过这鸿沟,与师兄你所说之人,共立山巅!!”

  宁溯静静听着。

  他的思绪回到少年时代。

  天擎宗。

  他被师尊捡回,自记事以来,就被各种小伙伴嘲笑戏弄。在宗门之内一直是战战兢兢,不甘稍有逾越,唯恐再被遗弃。

  师尊是个异类,一直鼓捣别人眼中的“旁门左道”,整得他也像个小疯子。

  他自幼极为努力,也赶不上同龄人。宁汐小时候倒像个大姐头一样,见到就会帮他揍跑那些家伙。

  想到这,宁溯露出一抹微笑。

  后来,他的神魂有着稳步增长,学东西也快了起来,但身虚体弱,一直为短板。

  十四岁那年,宁断苍兴起,带他向宁汐父母提婚。他们夫妻二人表面和善,但等他们一走,便露出一副轻蔑模样。以他们师徒二人的神魂强度,自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后来不久,就传出消息,宁汐与天擎宗少宗主定下婚事,待到十六岁成婚!

  宁溯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疯了一样地修炼。

  一年时间,他从金丹,晋入元婴!甚至,后来以元婴中期,击败了当时的元婴巅峰,一举成为天擎宗元婴首席。

  但这些,没有用。他没能改变自己体弱的事实,也没能得到更高层的认可,最多也就让宁汐父母的心稍稍起了波澜。

  他以魂力见长,精通术法。但若是论体力、身体素质,他比不过金丹。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他短命。

  元婴首席又如何呢?他和宗中实权长老差了几个大境界,根本有心无力。

  而且,一旦同龄人都晋入化神,他们认为,他宁溯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任人揉捏。

  一切如常,起不了任何波澜,就连宁溯自己都这么认为。

  但,婚礼前夕,宁汐逃婚。

  少宗主带了几个化神弟子,将他打成了重伤。

  泄愤而已。

  再后来,就发生了通天秘境惨案。

  天擎内部以为这是梦彻的报复,几乎要当场将他留下。

  身体天赋差,如何呢?

  他们所长之处,别人又怎么看得见,又怎么懂得了?

  梦彻的经历与他很像,一样的身体,一样的经历。他甚至在梦彻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梦彻已经走上了他宁溯走过的路。以为自己一无是处,以为自己将碌碌一生。他的转折点在通天秘境,而梦彻在他!

  如梦彻所说,便是梦,也想将这个少年带到某个高度,去让他看看风景。

  演下去,如此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