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家教之我的世界可能有点危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我来救你了 (4000字~~~)

  贺茂撩太随意的伸手挥出,无形的结界张开大网,挡在了山本刚的必经之路上。

  就像等待兔子撞死在树上,贺茂撩太带着一丝恶趣味站在原地,想看山本刚的自我毁灭。

  细微的风吹拂,卷起空气残留的水滴凝聚在“时雨金时”的刀刃上,在山本刚高速的冲刺下,被拖拽着沿着刀脊向后滑落。

  轰!在山本刚身前形成的气流,与无形的结界碰撞,产生了巨大的声音。

  让湿润的空气环绕自身进行探物,这是山本刚掌握的能力之一,因为已经见识过对方的奇异的能力,他为此想办法增加的手段之一,再来的路上。

  贺茂撩太吃惊的看着被撞碎的结界,明明是不能被普通人所接触的东西,却轻而易举的被击碎了。眼前的男人只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掌握了异于常人的力量。

  “很好!”狞笑着,向前挥手。

  他身后原本举着轿子,穿着狩衣的阴阳师们猛的变化,身体变得巨大撑破了穿着的衣服,趴伏在地,露出尖锐的獠牙,原来这些人都是狼形的式神变成的狼兽。

  狼嚎声在嗓子里低沉的呜咽着,利爪扒拉着地面,随着贺茂撩太的一声命令,“去!”

  他们全部气势恢宏的冲向了山本刚,站在原地的贺茂撩太双手快速结印,无数符文构成的文字在他脚下蔓延,伸向山本刚,准备对他进行束缚。

  那咒文形成镣铐,锁住了山本刚的双脚,让他无法移动,狼兽紧随其后,张开血盆大嘴扑向山本刚。

  狼兽的式神有七头以上,体型巨大,每一只都比正常人大两倍以上,肌肉狰狞,锋利的獠牙眼看就要割开山本刚的喉咙,毫不迟疑。

  时雨苍燕流二之型,逆卷雨。

  被锁在原地的山本刚,强行挥动凝聚在刀尖的水流,形成的水墙遮蔽了狼群的视野,用得到一瞬间喘息的机会,挥刀砍断锁住自己的咒文。

  初次见面时,他甚至不清楚自己被什么东西攻击就已经被击倒在地,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确实的看见这些袭向他的异常之物了。

  没有退缩,为了救出自己心爱的人,山本刚早就已经做好随时拼上性命的觉悟。既然能够战斗,那么就要战斗到底。

  失去咒文的束缚的,山本刚向后跳去,和这些怪物拉开了距离。然后重新调整呼吸,凝聚力量自至刀尖。一头反应最快的狼兽已经预读了山本刚的动向,率先扑了上去。

  时雨苍燕流一之型,车轴雨。

  脚尖蓄力,一道由水滴凝聚的长线划破天际,割掉了那头反应最快的狼兽的脑袋,巨大的身躯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鲜血剧烈的喷洒出来。狼头在地上滚落,它的眼中含着不甘,瞪着山本刚迟迟没有闭上。

  其余的狼兽好像受到了鲜血的刺激,变得兴奋起来,嚎叫着眼珠充血,通红着眼睛,疯狂的冲向山本刚。

  本来就是野兽的性格,再加上同伴鲜血的刺激,现在的进攻更是疯狂,只是用最纯粹的力量便能压制山本刚。

  嗷呜!

  一头狼兽张嘴咬住了他的胳膊,剩下的狼兽前仆后继的跟上。不能有丝毫的迟疑,如果稍微停顿就会被狼兽围住,到时候就有死无生了。

  转动手上的长刀,周身水流随心聚集,另外一只手接过长刀,从狼兽的脑壳刺下,这是对五月雨招式的活用,山本刚对时雨苍燕流的掌握越来越熟练了。

  挥舞手臂,用死咬在他身上的那只狼兽的身体砸向它剩下的那些同伴,阻挡他们的前进,那只狼兽就算到死也没有松嘴。

  “很好,很好呀。”贺茂撩太笑嘻嘻的看着戏。

  没想到呀,居然随便就能碰到一个有着这么强大天赋的人。完全不在意和狼兽死斗的山本刚,自顾自的开始说话。

  “只不过是为了一只妖怪而已,何必把自己搞得要死要活的呢?”完全不管山本刚有没有听进去他说的话,接着说。

  “你的实力这么强,如果愿意可以随时加入我们的家族中来,荣华富贵都归你,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为了一个人类的女性都不值得豁出性命,更何况是一个妖物,你为什么不懂呢?”

  “放nm狗屁。”山本刚怒火中烧,不慎被狼兽一抓把胸前撕烂一片,鲜血直流。

  山本刚没有想过跟这个人讲道理,这是理所应当的,有一种人天生的高高在上,瞧不起他人,认为世界围绕着他们旋转,固执且自私。

  “别这么说,只不过是被区区七个狼兽围攻你就快不行了,要是我在加入战斗,你就更没有机会,会瞬间溃败的。”贺茂撩太声音轻浮,他认清了山本刚实力的来源,现在是真的看好他的实力,如果拥有这种天赋的剑士追随他们,那么一直以来存在的顶尖战力不足,被土御门一族压迫的情况就会反转。

  真正的剑士,就是这种拥有逆转战局的本领,不管是在逐渐壮大的火器的攻击下,还是在各种奇人异事的异界士中,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核心战力。

  最后一位剑士消失的五十年间,山本刚可以说是记录在册这五十年内唯一出现并被人看见的剑士,贺茂撩太不由的动起了心思。

  看着专心和狼兽式神对视山本刚,贺茂撩太思索了一下,决定和他解释。

  “你可能不太了解妖怪这种怪物,他们可都是为祸人间的罪魁祸首,现在和平的社会持续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你知道当年的妖怪是多么可恨的吗?”好像在述说着苦情的戏剧,贺茂撩太向着山本刚绘声绘色的描述当年的辛秘。

  很久以前,日本还是个未开化的岛屿,上面妖物横行,祸害人间。可是后来从海上飘来了一批人,上面有许多有天赋的少年和少女,他们都有很强的天赋,可以很轻松的看见这些妖怪的原型。原本对人类单方面奴隶,过着悠哉生活,做着岛主还时不时能求点献祭的妖怪,突然多出了一批能够随意摸清他们习性,能力强大的可以干扰到他们的小屁孩,他们的日子就开始没有那么好过起来。

  这些外来者都拥有十分强大的能力,并且不惧怕妖怪的袭击,善于开荒的他们很快联合土著们扩展了生存的空间,挤走了许多盘踞在自己地盘数千年,过着地主生活的老妖怪。

  原本做着土霸王的妖怪怎么受的了被别人压制着,恩怨就这样堆积了下来。

  人妖之间的战争来来回回的进行着,直到近代,工业异常的发达后,人类才拥有了真正反击的资本。

  人类掌握了比妖怪更快的运输速度和通讯能力,很快原本均衡的战场,就变成了一面到的局面。直到被逼到角落聚集在一起的妖怪氏族醒悟过来,需要聚集所有人的力量,打算背水一战聚集所有战力进行反攻时,两颗巨大的核弹落在了他们的头上,随着蘑菇云升起,也粉碎了所有妖族的野心,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小妖在人间作祟。

  而阴阳师的任务就是捉拿这些妖怪,并处置的。

  “所以说你懂了吗?”贺茂撩太试图说服山本刚,让他理解什么是民族大义,妖怪是妖怪,人类原本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那和洛樱有什么关系?”原本围绕在他身边的狼兽式神,现在只剩下了三只。山本刚浑身是伤,就算拥有着呼吸法带来体力的提升,也让他气喘吁吁。

  完全不在意山本刚的努力,没有因为式神的减少而感到紧张,贺茂撩太有自信可以随时出手打败眼前的男人。

  “她就是妖怪,作为人类共同的敌人,我杀死她是合情合理的,希望你能谅解我的努力。”说着转身震碎那抬轿子。

  有些泛白的嘴唇,紧闭着双眼,纤弱的女孩端坐在轿内,她正是山本刚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洛樱!!!”山本刚顾不上和狼兽的缠斗,直接挥起留客雨,击向站在轿子旁边的贺茂撩太。

  刀锋凝聚着剧烈的力量,隐隐的水滴内敛在锋芒内,原本想要轻松击破攻击的贺茂撩太,见势不妙,不得不撕裂随身携带保命用的护符全力防御。

  锵!一声剑鸣,刀刺穿了护罩深深的扎进贺茂撩太的手心中,

  他痛苦的哀嚎,眼看山本刚就要冲上来,顾不得许多,死命的把手中的刀甩向远处,然后接着挥舞的血液,凝聚成阵,阻挡了自己和山本刚之间的距离,从新让狼兽对他进行包围。

  捂着被刺穿的右手,贺茂撩太整个人有些微缩了起来,咬着牙,对山本刚开口。

  “看来...你还是没听懂....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妖怪的真面目,到时候你还能为她拼命吗?”

  说着把掌心所有的献血洒向闭着眼睛的洛樱,点点的嫣红在她的身上扩散,接触到的皮肤底下一片片青筋浮现,洛樱开始痛苦的挣扎。

  “住手!”

  山本刚翻滚躲避了狼兽的袭击,冲向被甩在一边的“时雨金时”,捡起刀后,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贺茂撩太伤害洛樱。

  无数浸血的枝条从洛樱身上冒出,鲜红的樱花开在上面,洛樱的皮肤变成深深的黑色,两只眼睛睁大开来痛苦的望着天空,血红色的瞳孔,全黑的眼白充满血丝。全身上下静脉浮现,血液从她体内深处,隐隐的血腥味混合着樱花的香气飘散在空中。

  指甲生长变得越发尖锐,双手想要捂脸减轻痛苦,却没有丝毫察觉指甲已经深深的戳进自己的皮肤,十道长长的划痕刻在脸上。

  “哈哈哈,这就是妖怪的本来面目,怎么样,丑陋吗?害怕吗?我们可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在消灭妖怪的呀。”贺茂撩太眼神充满着疯狂的向往,看着改变样貌的洛樱像是神圣的祭品一般,这里面包含他太多期望。

  为了撑起整个贺茂家,成为最年轻八神柱的他背负着多少复议,在这个没有战争可以直接证明自己价值的年代,想要让众人闭嘴,就需要一个理由,能够力压所有人非议的成就。

  这个拥有治愈能力的千年樱花妖是最合适的祭品,虽然异界士已经开始控制对妖物的捕杀,甚至有些和平派已经试图和剩下的妖怪谈和,但是谁有会真正在意一个妖怪的死活呢?只要能破解它能力的秘密,开发出新的阴阳术,这种起死回生的能力是让他站上顶点不可或缺的垫脚石。

  “雨?”

  一滴雨将他唤醒,疑惑的伸手擦拭,这个雨滴冰冷而又刺骨,抬头望天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阴云密布。

  “总会是有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山本刚的声音十分微弱。

  “你说什么?”贺茂撩太没有听清,疑惑把头转向变得安静下来的山本刚,惊讶的看着原本围攻着他的三头狼兽不知何时全部蜷伏在他的脚下,不在动弹。

  “说的再好听,也不过就是两波人的战争而已,把罪孽牵扯战争以外的人,都不过是无能者自私泄愤的借口罢了。”

  山本刚缓步的踏前,雨势随着他的步伐逐渐变大,“伤害我心爱的人的罪孽,你做好承担的准备了吗?”

  贺茂撩太想要使用咒术阻挡三本刚的前进,却惊讶的发现体内所有的能量都被冻结在深处,冰冷的雨滴渗入他的体内,凝结了他的力量。

  一切的事情都在逐渐脱离他自己的掌控,随着雨幕的渐大,就连意识都就开始涣散,远离。

  原本身上伸满樱花枝痛苦的洛樱,不知道何时已经停止了哀嚎,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的雨幕。

  看着逐渐向自己逼近的山本刚,贺茂撩太开始慌张的举起双手,想要试图阻挡他的前进。

  “等....”

  贺茂撩太一句话还没说话,对面原本还在缓慢行走的山本刚,已经伏低身体反握着刀柄,摆出冲刺的架势。

  时雨苍燕流镇魂歌八之型,筱突雨!

  “嗯?”

  眼前人影在一瞬间消失,疑惑还没消去,等到他在反应过来时,世界已经上下颠倒。他最后看见的是,无视尖锐的枝叶,被刺伤的男人温柔的环抱住表情呆滞女孩,轻声述说。

  “我来救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