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节 秋日校园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2024 2019.03.14 23:43

  那不是刚刚离开的女孩和自己班的教官吗,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

  “谁啊?”奶奶可没萧那么好的眼神,看半天没认出来。

  “云笑。”

  “哦,那个小姑娘。那时你爷爷去世时候,她代表学校学生来探望过很多次,我才知道你爷爷是那么受人尊敬受人爱戴的。”奶奶美美的说。

  “她来过咱们家?”

  “嗯。”奶奶点头,萧却毫无印象,应该没见过她。

  “那会她们还小,都是老师领着来,也不会让你们见到。”

  萧点点头:“那小槊又是谁?”

  “呵呵。”奶奶开心的笑了起来,“小槊可不是你叫的,他是小姑娘的父亲,是你爷爷的学生。现在是学校教师,还是北部警部的队长。”

  “现在是部长了。”父亲补充道。

  ......

  从会客楼回来的云笑,刚回到自己班级,坐到座位上。

  门口就有个身影敲了敲门。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倚着门框,冲抬起头的云笑勾勾手,一头白发在窗户斜射而进的阳光下非常耀眼。

  “白教官。”云笑粲然一笑,再次走了出来。今天的白教官穿着一身休闲的浅色牛仔装,还是挺阳光帅气的。

  “你伤好啦?”

  “当然了,周一就可以上课了。”白鹰做了个秀肌肉的健美动作,逗得云笑噗嗤一笑。

  “注意身体啊,你刚治好就别做那些超负荷的事了。”云笑似乎很了解的说。

  白教官无语的白了云笑一眼。

  “我们出去说吧。”说着两人向出走。

  “对了,你伤哪了?”云笑看看白教官健硕的身材。并没有露出有伤的地方。

  “就是划了个小口子而已。”两个人踱步出了教学楼。

  “划了个小口子……”云笑继续嘲笑,“划了个小口子就无法给学生上课了呀?”

  白鹰郁闷,又找不到理由反驳,半天才想起能说什么,“你这丫头主动要帮我代课...”

  “是不是奔着我们班魏同学去的呀?”白教官身材高大,云笑还不到他肩膀,此时弯下腰挪揄她,“听说他合格的时候你爸给他们接风你没去,是不是后悔了?”

  “瞎说什么。”云笑用胳膊顶了一下白鹰的手臂一下,但是细弱的胳膊顶在粗壮结实的手臂上毫无用处。“我接你课之前都不知道你们班有他。”

  “呦,真的吗?”白教官很不相信。

  “我给你汇报下工作吧。”云笑不再和他计较,沿着小路走着,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校园里散步的人很多。

  “我也不擅长教课,就带他们去林子玩了两天。然后抱歉的是,我把你们班的海马同学弄伤了。”

  “哦?”

  云笑推测的说,“我觉得,他的能力快开发出来了。”

  “海马...”白教官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白雾,眯着眼睛似乎在努力回忆。

  “你不记得这个学生么,比较瘦,中等身材,皮肤有点黑……”毕竟还没上几节课,印象不深也是正常。

  “不,我记得他,他考核时是最后一名合格的。”

  “这样啊。”云笑也有些意外。这个少年还真是运气不错呢。

  “什么能力?”

  “好像是控水,你再观察观察吧。”

  白教官点点头。

  “听说你们还遇到了偷猎者。”

  “嗯。有人在用毕火虫偷血蝙蝠,刚好从我们面前经过。”

  “只有毕火虫怎么偷血蝙蝠?”

  “不清楚,如果是高级的幻术这么久只有特级大师才能施展吧。如果是变异能力,毕火虫又同时仍是可以吸收光源的毕火虫,这种事情有吗?”

  “确实闻所未闻。”白教官叼着烟含糊的说。

  “因为第一天遇到张伯,我们发现的时候就直接呼叫了他,结果我忘了他第一天巡夜,我呼他的时候正在补觉,穿着睡衣就出来了。”

  “哈哈哈~”白教官放声大笑。

  “张伯放出追踪虫,追到了泰国。怀疑是鲸暴组织干的。”校园人多,两人走进了林子里一条僻静的石子路。

  “鲸暴,就是头头叫巨鲸的那个组织?那个组织最近很嚣张啊……”

  “是吗。”云笑第一年实习,对这些还不甚了解。

  “嗯,是去年悄悄起来的一个团体,当时接一些黑帮的活儿,没注意到他们,壮大起来后居然开始接异界的黑活。而且一直在流动,不太好抓。”白教官掐灭了烟,扔到石子地上碾了碾。

  云笑点点头:“你们呢,这次任务和纪老师一组,好玩吗?”

  “呵,好玩啥呀,要不是想抓狂刀谁会想和那家伙一起。除了狂刀,我们这次碰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冲进去后有两个菜比能力都没来得及用就被我们制住了。”

  “白教官威武。”云笑假假的奉承道。

  “也没怎么审问就轻易都交代了。”

  白教官压低了声音说,“但是得到一个情报,他们对学校的了解都来源于一个人。”

  “叫劳恩。”白教官微皱着眉,“他将学校安全网的情报高价卖给了这些人,和这群乌合之众交流的时候也没有露出面目,只知道是个男的,所以调查就断了。”

  “没有听过。”云笑也严肃起来。既然了解现在学校的情况,就很可能是学校里的人,既然他能将这个情报卖出去,也能将其他情报卖出去,这就很危险了。

  “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出现,不过目前还没有再发生。”

  “既然怀疑是内奸,你告诉我干嘛。”云笑笑道:“不一定我就是这个劳恩呢。”

  “你这小丫头,你以为你对安全网了解多少?你要是内奸,那只能是你爸也反叛了。”

  “哈哈,也有这种可能啊。”云笑也毫不客气的开玩笑,两人笑成一团。

  “行啦,别闹了,你回去学习吧,这事儿已经告诉校长了,我们就不管了。”白教官拿他的大手拍了拍云笑的肩膀。

  “嗯,那些受伤的学生听说也恢复了。”两人走出落叶缤纷的林子,回到洒满阳光的校园。

  “当时重伤了十个,轻伤一个。人这么少,估计也没有能力者。”

  “不一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