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节 最疲惫的考核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3225 2019.02.16 23:51

  在山顶的房子里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每个班级便领着长队下了山,回到车上。经过一上午的活动大家都没什么精神,在返程的路途中昏昏欲睡。

  第三天的考试内容没有人交代,班主任只让大家等在教室里。

  崔班过一阵子,便放出去一个,顺序也似乎没有规律可循,大家就无聊的等待着。考完后就可以直接回寝室,于是教室的人越来越少。

  教室里的人走了一半了,也一直没有叫到萧。

  “考了什么啊?”考完回到教室收拾东西离开的学生被还没考核的同学拽住了衣角。

  “啥也没考....”回来的同学都看起来无精打采,这个也一样……

  “那你去那么久干什么啦?”没有得到满意答案的同学继续追问。

  “考完的快离开。”崔非老师并不让他们多做交流,瞪了那个拽着别人衣角的同学,他只好悻悻然松开手。

  “就是个面试,问问你的情况,没啥,我先回去啦....”那个同学小声儿的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时间漫长的过去,教室里只剩七八个人了,却还是没叫到萧....

  ...

  而此时另个一个班级里,姜超被叫到了名字。

  他这样的乐天派,此时面对未知的考试也会有些紧张的,班主任叫他去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

  那间教室的门很破旧,平时都是锁着门的,没有门牌,也从未打开过。

  姜超敲敲门,没有人应答....

  “老师?”他推门进去,里面也空无一人。这是一间怎样的教室啊…...

  这是教室吗?这是一间垃圾场吧?和其他教室等比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人类生活可见的东西这里都有...

  破旧的桌子,翻倒的椅子,满地的砖头,快枯萎的鲜花,电风扇,足球,书包,课本,花盆,玻璃,煤炭,彩色的石头,成捆的毛线球....东西杂乱的堆成了小山,致使能容人的空间只有五平方米。姜超站在五平方米里惊叹着。

  墙壁破旧,还有被刚刚修复过的痕迹,窗户也被报纸贴了起来,报纸已经破旧发黄。阳光从报纸的缝隙里照进来...光线刺眼。

  姜超绕着杂乱的屋子看了又看,最后才坐到那张桌子面前的椅子上。仍然没有人来。

  他想出去看看有没有人来,到了门口,发现自己拉不开那扇木门了....真是奇怪,自己进来的时候只是轻轻关上?

  有人从外面锁住了?只是考试而已,为什么要反锁他?

  “姜超....”他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姜超扭过头,母亲站在自己的身后,穿着她常穿的那件紫色的毛衣,头发束成一束垂在胸前...而她的身后,一个黑衣男子用一把匕首顶着她的脖子。

  “妈!!”姜超不可置信的想冲过去,却又不敢动,焦急的攥住双手,有一些抖。

  “别,别伤害我的儿子!!”母亲被黑衣人威胁着,却还是担心自己的孩子,手拽着黑衣人挟制自己的手臂,被逼迫着往前走,走到姜超面前。

  “你放开我妈!”姜超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汗水从额头流下来,“妈,你别怕,你别怕....”

  “别过来。”黑衣人闷闷的说,他将脸蒙得死死的,完全看不到面孔,身材高大。

  “你放开她,你想要什么?你冲我来,你放开她...”

  “我要杀了她。”

  “超,你快走,我没事的,你不要管我....”母亲痛苦的摇着头,面色惨白,却似乎想挤出一个微笑给自己的孩子...

  “不...不,不不!!”姜超颤抖着靠近两个人,他该怎么办,黑衣人拉着母亲往后退,身后全是杂物,母亲被绊倒,也只能被黑衣人拖着继续退。

  “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伤害我妈妈!!”

  “我要杀了她。”黑衣人又重复一遍,刀比向母亲的胸口,刀尖没过了毛衣的缝隙,使使劲就能穿透她脆弱的胸膛。

  “不行,你不能伤害她....不行...”姜超慌乱的左右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可以帮他...没有任何办法...

  “妈...”姜超悲愤的唤了一声,猛的冲了上去,抓住黑衣人拿匕首的手,两人力搏着,看不清是怎么回事,黑衣人手一挥,母亲被他拽了过来,噗嗤一声....

  鲜血顺着姜超的手流了下去,他抬起头,看见匕首刺进母亲的脖颈,血如泉涌。自己没有黑衣人的力气大,自己没有成功....

  “妈妈...”

  “超...”

  一切都消失了,姜超晕了过去……

  “醒一醒....”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同学,你醒醒。”

  “你是?”姜超睁开眼睛,自己在一间教室里,模糊的光亮让他想起,自己似乎睡着了。

  “抱歉我来晚了。”那个人做到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我是这次考核的面试老师。”

  “老师好。”姜超忽然想起来自己在考试,怎么就睡着了,真是该死,一定是因为昨天的失眠....

  感觉好累啊…似乎还做了不好的梦,很不好的感觉。

  “你是姜超是吗?”女老师温柔的说。

  姜超点点头。刚刚的梦已经记不得了,现在自己必须好好面试。

  ......

  在教室里坐下还没多久,海马便被叫了出去。

  “好运,兄弟。”和他的同桌击了掌。出了教室,走廊一个人没有,老师让到走廊尽头的教室考试。

  为什么是尽头这间教室?在海马的老家说这种屋子方位最是凶险,自己能过得了吗……

  反正自己差劲的体能也过不去,管那么多干嘛,硬着头皮上吧,说着海马大力推开房间的门。

  但房间里却没有人....

  两把椅子,放在一张桌子的前后。看来是一对一的考核。

  “无语。”海马嘀咕一声,走到那把椅子面前坐下。看起来这儿就是他的座位。

  教室里杂乱无章,堆放着桌椅板凳,生活里能看到的东西这里全部都有,简直是间废品回收站,如果都搬到自己家里,奶奶一定会乐开了花儿,奶奶最热衷的事儿就是卖废品。

  桌子上摆了一杯水,淡绿色的玻璃杯,水是满的,看来是给海马准备的。

  担心一会儿紧张了会口渴吧,还挺贴心的,海马拿起来大大的喝了几口,嗯...清凉甘甜。

  .....

  萧终于被叫到了.....

  上一个同学离开的时候,他就知道下一个一定会是自己。

  因为全班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还有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锁门的崔班。他现在怀疑这最后一次考试是按照年龄排序的。

  崔老师让他走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去。路过的班级也都没什么人了的样子,走廊安静空荡。

  “报告!”他在门口打了声报考。像每次进老师办公室那样。

  “进。”屋里传来一个女声。萧推门进去。

  “请坐。”女老师坐在一间杂乱的教室里,教室的杂乱真的是让萧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杂物的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前摆着一张椅子。萧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后面的东西,坐到椅子上。

  “萧斐千是吗?”女老师一头橘色短发,带一副银框眼镜,看起来干净认真。

  “对。”萧点点头,女老师的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她把手放上来。

  “我们现在进行一个简单的面试。”萧再点点头。

  “你对上一次学校袭击事件有什么看法?”

  萧心中一震,却还是尽量让自己表情从容,虽然云笑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但是他仍然不知该怎么面对此时的情况。

  如实相告?会不会被再次被催眠或洗脑,甚至更严重的对待.....

  假装全部忘记?自己似乎没有那样的演技....既然他们有能将人催眠的能力,心理学就一定很强。自己被识破,可能更会面临淘汰...自己为什么现在也没有忘记那件事,萧有点恼恨。

  “我对那次事件已经记不太清了....”萧硬着头皮装作在回想....

  “没关系,你先想一想,再给我个满意的答案。”面前的女老师笑容很温柔,但有时温柔并不一定就不是凶险的。

  “我大概记得,袭击事情是歹徒的一场社会报复行为。我觉得这种行为会给社会造成了很大危害和很多不良影响,所以必须严格管理,加强预防,防止这样的人侵犯学校这些人流量众多的场所,让他们无处实施犯罪。”萧咽了咽口水...

  “你还记得有一个人,在你面前凭空出现吗?”女老师说到了萧最不想提及的地方,“你能分析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你是说突然出现的歹徒吗?我想他们对这件事已经预谋许久,了解过学校的地形和环境,掌握了学校人们活动的范围,才做到这样出其不意.....”萧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总之,尽快说完就好,他很不想再在这儿呆下去了......

  “好的,谢谢你的回答,现在可以回去了,面试结束了。”女老师竟然没有做出任何评价,也没有再提出任何问题,直接发了门卡。萧感到有些意外,但还是说了声谢谢,茫然的走了出去。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场考核?到底和所有人一样忘记才是正确的,还是像现在每个画面都真切的浮现在眼前才是正常的...自己的回答一定有问题,这位老师才会直接结束面试,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问题...

  难道那场恐怖的袭击也是学校安排的一场大戏?还是自己疯了?自己想得太多了?

  萧出了教学楼的门,开始在操场上奔跑,只有越来越快的奔跑才能甩掉那些杂乱的思绪,让自己变得更清醒。

  操场一角趴在地上的魏明泽,看着他疯癫的一圈圈狂奔,将眉毛皱成了一团,然后继续做自己的平板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