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一)节 三个人的情人节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2768 2019.04.30 00:57

  在安布朗神医的救治下,萧恢复的不错。妈妈和父亲还带着弟弟都来陪着自己过了年。

  二月二过完才回去,留下萧独自再修养一阵,就可以自己回学校上课了。

  脑袋没什么大碍,磕破了一点,有轻微脑震荡,一周就拆了纱布。腿上骨折打的石膏也刚拆掉,安布朗医生说一个月就会好,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说法在异能界没有了。

  只是脸上留下了一块伤疤,不知被什么划破的,也不知何时划破的。

  萧照照镜子,算是自己的第一个战斗留下的伤疤...

  “bilili~”

  忽然一个人推门进啦,可爱的声音让萧不用抬头就知是谁,他连忙放起她落下的那面的小镜子。

  云笑手里提了一袋子水果。红莹莹的,是开春的草莓。

  “别买东西啦。”

  萧哭笑。住在这而的半个月,云笑简直天天拿好吃得过来,开始还有江小陶,虽然拿来的东西基本都被她俩吃掉了,吃那么多居然还那么瘦,也不知道都吃到哪里去了。

  但萧觉得自己都被喂胖了。

  云笑去洗了草莓,放在水果篮子里端过来,嘴里塞了一个,给了萧一个。

  “鲜奶味的呢。”

  草莓晶莹剔透,红艳动人,就像面前的女孩,带着春天的香味。朝气蓬勃,娇艳欲滴的。

  萧想到这儿连忙收回目光。

  “那场火调查出来了。”云笑一口口吃着草莓,望着窗外随意的说着。没注意萧刚刚看她。

  萧抬起头。

  “看起来是放新年焰火,嘣进屋将家具点燃了,烧到了煤气引起了爆炸,不过我们怀疑是异能者引起的,有被做了手脚的痕迹。”

  “原因呢?”

  “这种动作像一个小组织,永耀社。总是四处制造混乱。原因很幼稚,报复社会。”

  云笑将半个草莓一口填进嘴里。

  “不过跟咱们没什么关系,队长已经将事情报上去了。交给精英队伍去查。你只要赶紧好了回去上课就行。”

  “嗯。”

  萧揉揉太阳穴,自己还真在这儿过惯了舒坦日子,有一点不想回学校了呢。

  在这儿天天能看到云笑。

  云笑却吃完了草莓,正抱着萧的弟弟留给他的一只毛绒玩具鸭发呆。表情和怀里胖胖的牙子一样的呆滞。

  “你怎么了?”萧忍住笑意,问这个小姑娘。

  云笑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没什么...”

  她无奈的看萧一眼。

  “我爸也出事了,你俩还挺有缘分的。”

  萧也无奈,这叫挺有缘分的...

  “他骨折右腿,你骨折左腿,你俩绑一起,能参加铁人三项了。”

  萧被云笑的想法逗笑了。

  “严不严重?”

  “不知道。”云笑听了这问题更无奈了。严重万河也跟自己说不严重,不严重万河也跟自己说不严重,谁特么知道严重不严重。

  “你不去看看他吗?”

  “看不了。”云笑玩起了怀里大鸭子。两只手将它的脸捏扁捏圆。

  “看了怕他担心我担心。”

  萧顿了一下才悟到她话的意思。

  “我爸这人,每天把自己当爷,其实内心可矫情呢。每次出事了都不告诉我妈,让我妈一直觉得这工作没什么危险。现在连我也不愿意告诉,我好想就猜不出来似的,只能让万河偷偷给我讲。哎,下次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正说得有趣,云笑的电话在口袋里响了。

  “喂?”云笑接起电话,脸上是有点好奇的神情。

  “你在...宿城?”她在床前踱了两步。

  “啊...你找我啊,我,不在家...你过来吧,我在我家不远的仁爱医院,你能找到吗?嗯...不是我,好...”

  “你猜是谁?”云笑挂了电话转头问萧。

  “我猜?”萧被云笑问得木然了一下,云笑的朋友萧认识的并不多,云笑问自己是谁,那就是自己认识的人,自己认识的谁会给云笑打电话,还要过这里来?

  异能者这种手机隔音很好,萧也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一时真摸不清头脑,便随便一说。

  “...海马?”

  “不是,蓝一扬。”

  “蓝一扬...”萧还是有点吃惊,但似乎也猜到了多少。

  “这个孩子最近...总找我聊天,说在学校不顺,不知道有什么事儿要来找我。”

  云笑明明自己比人家小,却说人家是孩子。

  “他说在这个市里办事情,记得我家也在这里,顺路来看看,我让他过来了,你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去接他。”

  云笑说着就端着空果盘去了洗手间。

  萧点点头。自己刚刚能走,确实很想出门,但是...

  “我们去门口接他?”

  “我们是不是该请他吃饭?”云笑不太会招待客人。

  “嗯。”萧点点头,云笑完全没明白他的意思,他觉得自己可能不该一同,但还是不知不觉就跟着云笑出来了。

  蓝一扬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他一身蓝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笑容灿烂的站在仁爱医院的门口。

  但是看到云笑和萧斐千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们...你们怎么在一起?!”

  “额...说来话长。”萧呵呵笑笑。

  “长话短说,你来找云笑的?”蓝一扬完全没看到他脸上的伤疤,而是自己猜测。

  “不是,他是过年被我邀请来玩的,然后出了点事故,在这儿住院了。”

  云笑粲然一笑,打破尴尬,“话说,你怎么跑来找我了。”

  “嗯...”蓝一扬此时心中陈杂,手里的盒子也装进了口袋,塞不进去,只好用手扶着。

  “我家里来这儿办事,我跟着没事干,就来看看你。”

  “欢迎,正好快中午了,我请你们吃饭吧。”云笑看看表十一点。

  “涮锅?烤肉?烧烤?”

  云笑算了算自己小时候喜欢的餐厅,好像都不开了...最后决定带两个男孩吃新开的铁板烧。

  饭桌上,两人大概的讲了火灾的经过,蓝一扬却对萧的病情半信半疑。

  这人现在看起来完好无损啊,只是脸上有一块伤疤。在这儿住了半个月?真的是因为病情吗?蓝一扬觉得很不爽,面前的铁板锅里是金红的里脊肉和带着奶味的白嫩的炒蛋,他却没什么胃口。

  “这个送你。”

  蓝一扬终于将怀里的黑色方盒子推了过去。

  “送我?”

  “嗯,我在来的路上看到的,见面礼,不成敬意。”

  “谢谢,是什么啊?”云笑被逗乐了,接了盒子好奇的轻轻摇晃一下。

  “回家再开。”

  蓝一扬原本不是这套说辞,奈何萧在这儿,也支不开。

  不让她打开,也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萧看见,自己给云笑送项链。

  “那我就收下咯,谢谢。”云笑的家境算富裕,并不用担心收到他什么太贵重的礼还不起。

  收下神秘盒子放回了书包里,三人就继续闲聊。

  吃饱喝足,蓝一扬就告辞了,听两人讲了那么多。一股挫败感在心中越积越浓,临走拉住萧斐千。

  蓝一扬的面色凝重,见云笑的车走远了才开口。

  “萧斐千,你喜欢她吗?”

  “这个...”

  萧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这么认真和不满,让自己不忍心再欺骗他。

  “不说话,那就是喜欢咯?”蓝一扬咄咄逼人,他已经看出来了,只能恨自己看到的太晚。

  ...

  和两个男孩分开后的云笑回了家,蓝一扬说还有事就没再陪他从宿城玩。

  晚上和妈妈吃过晚饭,刚在沙发坐下,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哎?”一个黄黄的圆圆的东西出现在云笑面前。

  “送你。”萧将毛绒绒的胖鸭子举过来。

  “不是吧。”云笑笑得灿烂,伸手来接。

  “谢谢,不过,你弟弟不会...”

  “不会。”萧将手插进口袋,和蓝一扬分开后自己就打电话问了弟弟,胖鸭子哪个商场里玩出来的,问清了看自己一个人奔了过去。

  “这是我花了一半的抚慰金的才弄到手的!”

  “这么多?”云笑抱紧胖鸭子。救火后宿城政府奖励了他一笔不少的钱呢。

  “没有,我开玩笑的。”萧说的半真半假。

  “我手气不太行。”虽然没花那么多,也花了好多游戏币了。但是这让两个人都有胖鸭子,萧觉得十分开心。

  “谢谢。”云笑将小脸埋在胖鸭子头顶,感受着它黄色的柔软。

  “我不会放弃的。我并不认为你比我优秀。”蓝一扬走时甩下这么一句。

  那么...

  “我也不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