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节 泽国(三)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2113 2019.04.05 23:39

  走着还是太慢,四人劫持了一艘搜救船,将船上的人赶到了另一艘船上,四个人继续扩大寻找面积。

  “萧斐千,海马,准备返回了。”

  “我们还没找到两个老人呢,我们还不回去。”海马按了一下手环说。

  “不回去也不行了。”萧拉了拉海马,让他扭头看。

  远远的,一辆小船出现在水面上。

  在西斜的日头之下,冲破江波,急急奔来,白教官和查理,陈小麦坐在船上。

  “太阳要落山了,跟我们回去。”小船停在大家旁边,白教官命令道。

  “我们不回去,任务还没完成呢。”海马固执的说。

  “教官,再让我们找一会吧,我们要找的,是两个快八十岁的老人。”纱纱也跟这位不认识的教官哀求着,他们放弃了,老人就要在外面过夜了啊,就算活着,又饿又冷,一个晚上怎么坚持得住。

  就这样毫无结果的回去,又怎么面对老人们的两位儿子。

  “别添乱了!寻找他们的任务交给别人!你们四个孩子,再丢了我们还要大半夜的寻找你们吗!”

  白教官凌厉的目光扫视了四人一圈,大家便都不敢再吭声。

  “九点之前,我一定安全的带他们回去。再让我们找一会吧,不然大家不死心,夜里也睡不着。”云笑见大家都不敢言语,认真的向白教官打保证。

  “那好吧。”白教官嗔怪的看了一会云笑;“都给我注意安全。”

  “是!”四个人一口齐声。

  查理将手电分给四人。

  “那我们...也在附近找找吧,然后...一起回去。”知道白教官听了一定更生气,陈小麦却忍不住的小声问。

  “哎。”白教官叹一口气,没有言语,就启动冲锋船,向四人的小船身后而去了。

  四人感谢的望着他们教官稳稳坐在船上的高大背影。

  “为什么你的权利这么大?”小船远去,四人再次起航,海马忍不住问。

  “我是高级生啊。”云笑淡淡一笑。

  “高级生权利就这么大。”海马继续絮叨。

  “你已经是高级生了?你看起来和我一样大。”纱纱瞪着大眼睛,小脸满是泥水。

  云笑点点头。

  “因为成为高级生,能力要达到中级水平,每年都有年底考试,如果水平达不到就要一直做初级生,四年的期限里,很少有人能在三年之内成为高级生,这个老师没给你讲过吗?”纱纱解释着成为高级生的难度,鄙视的瞟一眼海马。

  “这个...我当然知道。”

  或许老师讲过了,但是海马没听见。可以此时不能示弱;“你看着吧,我也会很快成为高级生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纱纱把手放在耳边,故意凑近了装作没听见。

  “我也很努力的,你不要瞧不起人。”

  “你?再努力也没有用,这里残缺啊。”纱纱指指自己的脑袋。

  “你!”海马想和牙子吵架一般扑上去,但瞧对方是个女孩子,又无从下手。

  “我们走着瞧~”

  太阳很快落了山,大雨虽然停了,河水仍然湍急,可见的范围缩小,手电的光也有限,四人不断的喊着有人吗,水壶里的水都喝干了,几个人都喊得嗓音嘶哑。

  “那边...”萧的手电恍然扫过一片树林,海马大叫一声。

  萧再次将光打回去。只见有一棵树上,一个人影紧紧贴着树干,只露出了肩膀以上,洪水拍打着树干,也拍打着老人。

  “快,我们过去!”海马说着,纱纱已经在加速。

  云笑和萧更是敏捷,“噗通”一声齐齐跳入水中。老人满头白发,抱着树干,虚弱的睁开眼,张张嘴却听不到声音。

  萧想抱老人过来,却发现有东西结实的捆着老人的腋下,伸手一摸,是一条皮带,将老人和树干紧紧困在了一起。

  “奶奶,你坚持一下,我们是来救您的。”云笑托着老人,萧解着皮带。

  “奶奶,您是孟芳园奶奶吗,您知道刘庄爷爷在哪里吗?”

  几乎快昏过去的老人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看陌生的萧斐千,似乎不可置信的说。

  “他...他把我丢在这儿...他把我丢在这儿...”

  萧和云笑解开了皮带,将老人抱起来,托到了船上。

  “他被冲走了...”

  老人趴在船舷上,向身后望去,泪水顺着老人的眼角流到鼻翼,滴落到滚滚江水里。

  “您别难过,我们马上送您回去,您的两个儿子正在等着您呢,再坚持一下。”

  听到云笑说自己的儿子,老人仿佛才想起自己有两个孩子;“他们,他们在哪?”

  “我们这就带您去找他们,他们很安全。”萧觉得云笑总是很擅长安抚人,她轻轻拍拍老人的后背,老人就平静的下来。

  “奶奶很虚弱了,你们带她回去,我们联系教官的船去下游找。你们能找到回去的路吗?”云笑摸着老人身上冰凉,不断的发抖。神情也很恍惚,有些忧心的跟其他三人说。

  海马摇摇头,纱纱点点头。

  “你个笨蛋,说你蠢还不承认。”纱纱白了海马一眼;“我带他们回去,放心吧云笑姐姐。”

  ...

  老人处于深水地方,小船送两个人到山脚边浅水处沿河而下,趟着水,望着手环一边搜寻一边和白教官汇合。

  “夭夭,你在吗?”

  云笑手腕上的手环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倪文濑...

  “我在,你说。”云笑举起手腕。听着倪文濑温柔的声音,萧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找到了一位老人,八十岁上下,上身穿灰白条纹T恤,黑色裤子,没有腰带...”

  这是老人的那两个儿子,向云笑描述的。离开了两个汉子后,她就通过对讲手环将失踪的两个位老人汇报了全队。找到奶奶后,又通报了一遍。

  现在终于...夜幕已降,找到了爷爷,但是...

  “他还活着吗?”

  “......”

  云笑望着手环,对面没了声音,云笑也没了声音。

  只听着涛涛江水,奔流不止,四下漆黑,虫鸟都无息。

  “对不起...”

  倪文濑温柔却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们回去吧。”

  云笑抬起头。

  阴郁的天气,望不到星空,荒野漆黑如墨,望不到灯火,无边无际的潮水里,两个人紧紧拉着手。

  九个小时的搜救结束了...

  希望离开的人,一路走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