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节 老混蛋的儿子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2205 2019.04.25 23:48

  周末的最后一天。

  萧斐千和魏明泽站在一间暖黄色的房间里,面前是雪白的病床,大床上躺着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悠扬的呼噜声就从这里传来...

  老人躺在病床上,微闭着双眼,高高的鼻粱和魏明泽很像。脸上松弛的面皮也不能掩盖他曾经是多么英俊的男人。

  一对粗重的白眉给他的面相徒增怒气,但均匀的呼吸让他看起来十分安详。

  老人没有输液也没有安任何仪器,就静静躺在床上,穿着浅蓝色的柔软睡衣。

  筱姨是家中给爷爷雇的看护,萧和魏明泽没有来的时候正坐在一旁看书,现在见两个男孩探望,就连忙让开了位子。

  “爷爷最近如何。”

  魏明泽坐到她坐过的椅子上。萧将一箱牛奶和水果交给她。

  “魏老,近些日子精神了不少呢。有时候能清醒五六个小时,吃的也比那时候多了,昨天晚饭吃了四个韭菜包子...”筱姨看看床上酣睡的人,面露欣慰。

  “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魏明泽向萧解释道。

  萧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该说抱歉吗,但是似乎说不出口。

  一场战友间的比斗就让老人变成了这样,这战斗是进行到了何种激烈的地步...

  “你们坐,想吃什么?我去叫午餐来。”

  “不用麻烦了,一会我们就回学校了。”萧冲阿姨摆摆手。

  筱姨礼貌的笑笑,关门出去了。

  “你为什么没继承他的能力呢。”萧觉得十分惋惜。

  魏明泽再次瞪他一眼。

  “我没能力也能打跪你。”

  萧摸摸有脸上的淤青,有点疼:“我们可是打了个平手。”

  “下次我认真打。”

  “下次我也不会只用两成力了。”

  “下次我会加到两成。”

  “下次我会让你一招败北。”

  “小泽...”

  一个沧哑而微弱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抬杠吹牛皮,魏明泽和萧惊讶得扭过头。

  老人竟然醒了。一双浑浊的眼四处找寻,似乎不知道魏明泽在哪里。

  “爷爷。”

  魏明泽应了一声,扶老人坐起来,又将旁桌上一副镜盒打开,取了老花镜递过去。

  “这是?”老人终于能看清了,望着魏明泽对面的萧。

  “萧斐千。”魏明泽介绍的简略的不能再简略。

  “爷爷好。”萧十分礼貌的打招呼。

  老人张张嘴,慢慢“哦”了一声,一会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抬眼看萧斐千,浑浊的眼仁里似乎有凝聚光芒。

  “哦!”老人再次语气更重的哦了一声,将身子挺了挺,萧奇怪的往前凑了凑,方便老人看清自己。

  “那个老混蛋的儿子!哈哈哈哈!”

  这个新的认知get到了老人的笑点,让他放声大笑起来,大张的嘴里,牙都没几颗。

  萧吃惊极了,直接看呆了。

  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爷爷是个很正直,朴质和有责任心,正义感的人,总是一心为国为民的一个形象,到了老人口中就变成了老混蛋,这强烈的反差...让萧怎么也无法苟同。

  “是孙子,爷爷。”

  魏明泽却很淡定的纠正老人家,而对前面的措辞毫无惊讶感,看来老家伙这么说自己爷爷不是一次两次了。

  “哦...”老人家又恍然出神了。目光无距,喃喃自语。

  “老混蛋的孙子...

  都...

  这么大了?”

  萧无语的看看魏明泽,他自己的孙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就会觉得别人的孙子不该这么大呢。

  “嗯。”魏明泽应了一声,小声对萧说,“反噬力也让他有点糊涂。”

  “...”萧强忍无奈,继续好声好气。

  “魏爷爷,我是萧钧之的孙子,您能给我们讲讲,您和我爷爷过去的事情吗?”

  “过去??”老家伙竟然扬了扬白眉毛,语调也起得十分高。

  “怎么可能过去,我跟那个混蛋过不去。”老人摇摇头,脸上的褶子都甩了甩。

  “他抢了我的位置,把我弄成这样,他拍拍屁股走了,这,我能跟他过去么?”老人盯住萧,“你说我能跟他过去么?”

  “是...不过去。”萧求助的看向魏明泽。

  魏明泽也无奈的抿了下嘴。

  “您知不知道一位坐轮椅的老人?”萧咽了口吐沫,想问这件要紧点的事好了。

  “能力是身体变异,可以让手臂伸长,拳头变大,大概七十多岁高龄...”

  “哦!”老人这次听完,反应变快了,没有出神多久,又是吃惊一声,“焦衿!”

  “交金?”

  “嗯,焦衿。”

  “交金...是他的名字吗?”

  “他还没死么?”老人反问萧

  “...”上来就问人家死没死,这让萧怎么回答。

  “没死,还查点把我们弄死。”魏明泽替他回答。

  “怎么还没死?”

  “...”

  “不知道。”魏明泽再次替萧回答。

  “您和他交情深吗?”

  “交情?我们是敌对关系。”

  “那和我爷爷呢?”

  “你爷爷是谁?”

  “...”

  “和萧钧之老先生什么关系?”萧觉得自己渐渐找到了和老人对话的方法。

  “仇人关系。他们经常吵架。”魏老无比确定的说。

  经常吵架...这应该不属于仇人关系吧,还是魏爷爷将所有吵架的关系都视为仇对。

  “那次乔江之战结束后,他就叛逃了,再没出现过吧,现在回来了?还是被抓住了?”

  叛逃...难道真的是变成敌人了?但是昨日两人逃跑后他为什么没有追上来,而是消失了呢...

  “应该,没有抓住,他怎么会叛逃呢?”

  “这谁知道,既然总局都没抓住。我哪知道他逃去哪了?”老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白了萧一眼。

  “小泽。”

  这时身后门响,进来一位穿驼色毛呢大衣的女士,卷发到肩,手里提了不少东西,用提的东西将门推上。

  “姑姑。”魏明泽扭头淡淡称呼。

  “这位?”姑姑将东西放在地上,好奇的看过来。

  “我小姑,魏明泽,同学。”魏明泽的手指扭了个来回,将两个人指了一下,就算介绍了。

  “姑姑好。”萧礼貌的站起来。

  “我们来看看魏爷爷。”

  “啊,好。你爷爷醒了?”

  “嗯。”萧回头去看魏老,姑姑也惊喜的凑过来看。

  老人却很不给面子的闭上了眼睛,斜靠在枕头上,眼镜挂在鼻梁上,呼吸均匀,似乎是又睡了过去。

  阳光洒在床上,洒在他粗糙的平放在身前的手上,让他看起来安详如旧。魏明泽什么都没说,扶着他躺下,将被子拉好。

  “小泽你看着爷爷,我和你同学说点事情。”姑姑见老人又睡了,望着这位魏明泽的同学,似乎想起了什么。

  魏明泽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小姑就领着萧斐千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