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女孩死掉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节 淘气包

我的女孩死掉了 中弹少女 2250 2019.02.18 15:15

  “到了。”云笑在一间木屋的门前停了下来。两人走进去。

  酒吧是暗红色的灯光,橡木的桌椅,有的矮桌铺着亚麻镂空的桌布,点了红色蜡烛。围墙上摆着大大小小的绿植,墙壁上画着鲜艳的彩绘,虽然昏暗中看不真切,但能看出是一些奇怪的抽象的画面,很神秘,但是酒吧的整个氛围给人一种安全感。

  一个驻场乐队在舞台上唱着一首萧没听过的曲子。曲调和缓,有些懒散,有点忧愁。每张圆木桌上都摆着小蜡烛,客人也不多,三四来桌,都安静的坐着,交谈各自的事情,或听着歌,默默喝酒。

  “这个酒吧我来过几次,我觉得这个乐队很好听。”云笑拉着萧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看舞台上的人。台上的人也看了他们一眼,无动于衷的懒散的神情,弹着手里的吉他。云笑刚拿着菜单看,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她不易察觉的有点紧张,但拿起来看到来电人就放心了下来。

  “喂?”

  “出任务,快回来。”电话里也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声音明亮,即使有音乐干扰,萧也听见了她说什么。

  “你鬼扯吧,听见我这儿音乐声儿了吧,还出任务,出任务用你告诉我吗?”云笑笑骂道。

  “哼,死丫头,你跟谁厮混呢,为了躲你老爸的局呢吧?我就知道你。”

  “YOKO,和你不认识的人,你别来打扰我们啦。”云笑看了萧一眼笑着说。

  “那怎么行,我怕你有危险。男的女的啊?”

  “只有和你再一起我才会有危险。”

  “不行,你等我,一定要等我啊。”

  “好好好,烦人。”云笑挂了电话,和萧靠近了说,“我队友要来,是个魔头,给你认识一下。”

  “上次的那个倪倪不来吗?”萧不知怎么忽然想起那个人。

  “倪文濑?那个人啊,我最近一直躲着呢。”云笑拿过菜单继续点单,“上次那个女孩子和我打架都是因为他,我现在都不敢和他多说话了。”

  “这样啊...”萧想起上一次那个女孩,心中腹诽,为了一个男生,女孩竟然那么凶,直接将云笑打下瀑布,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么.....

  “你喝什么,这里的水果拼盘我很喜欢....”

  向服务生要了酒和小吃,两个人就默默看着台上的表演。舞台上一曲结束,大家纷纷鼓起掌来。乐队下台喝了点东西,又上来继续演奏,换了一首更欢快的曲子,但欢快里仍然能听出几分悲伤。

  “学校最后一场考核很奇怪...”

  “怎么奇怪?”

  “问了我那次袭击事件的问题...然后就直接让我离开了。”

  “哦?”云笑也很迷惑。

  “矮油~约会呢?”

  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进来。两人一抬头,看见一个短发女孩子站在二人身后,短发齐耳,清爽可爱。探着身子顽皮的看看云笑,又看看萧。

  “你滚开吧。”云笑随意的推了她一下,然后向萧介绍道,“这是江小陶,代号淘气包。我一个小队的。”

  “这是萧斐千,刚入学。”又将萧介绍给

  “萧斐千?”小陶听到萧的名字似乎有点惊喜,拉开凳子坐到云笑旁边,“久仰大名,你好啊!”

  “久仰大名?”萧疑惑的握了握她伸来的手,她的手很热。

  “啊,就是听云笑提起过你,给我来一个魔鬼。”她也不看菜单,向服务生要了酒后就自己坐下来拉开了话匣子。

  “诶,话说,你老爸让你参加的局真的是相亲吗?”

  “没有!你听谁说的?”云笑拍她一下,两人看起来很要好。

  “哈哈哈~你老爸从来不约你,要约就带你相亲!”

  “没有的事儿,别听她讲话,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云笑直接无视了她转头跟萧吐槽道。

  “那个小儿子叫什么来着?”江小陶双手托腮努力回想着,“魏明....”

  最后一个泽字刚要出口,云笑阻止了她,“别说这个了,我是逃出来以后遇到萧斐千的,今天是庆祝他考完试了。”云笑说着拿起杯子和萧一直端在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但萧的思想还停顿在刚刚的地方,魏明泽?

  “哦,原来你的心思在这里~”小陶不怀好意的看看萧也和他们碰了一下,“放假快乐~”

  “你说的魏明泽是新生吗?”萧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问小陶。

  “是。”小陶掩着嘴盯着萧,像是也知道萧会问起来,云笑伸手打她了一下,似乎是她干了什么坏事。

  “我室友也叫魏明泽。”

  “竟然是这样吗?”但这次云笑和小陶看起来都很吃惊。萧点点头,感觉到确实有些地方不对。

  “那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魏明泽了。”

  “他....和你住一起?你们没打架?”

  “小陶....”云笑向她抱怨,萧感感觉这里一定有什么阴谋。

  “你不知道....但你早晚要知道。”小陶说了半天还是在兜圈子。

  “他肯定跟你打架了吧?”

  “嗯,我们比试来着....”

  “谁赢了?”小陶好奇的凑过来。

  “我。”萧无奈的想起那次跑圈,最终是自己赢了。

  “云笑,你选对了。”小陶坏笑道。

  “滚啊你。”云笑气得不再理她,而是决定告诉萧一些事。

  “你的爷爷其实也是军人,你知道的吧。”

  “嗯。”萧点头,自己的爷爷....已经去世两年了。

  “你的爷爷和魏家的老爷子是故交,但交情并不是良性的。听我爸爸那辈而说,他们总是互相比试。但是魏家总打不过你爷爷,前几年,魏家的爷爷因病住院了,一直卧床不起,你爷爷也...”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萧完全不知道。

  “我爷爷...你们都认识?”

  “嗯,你爷爷也是很有名的英雄呢。”

  “这让魏家很恨我们家吗...”萧终于知道了魏明泽怨恨自己的原因,原来只有自己蒙在鼓里。

  “魏明泽是魏家的小儿子,听说他家也是不愿让这个最小的孩子来上学,但他一定要来,他爸被逼无奈终于答应,所以他今年才入学,是个争强好胜的家伙,是吗?长得怎么样,有你帅吗?”小陶讲完也不忘八卦着。

  “你知道的真多。”云笑吐槽她,小陶做了个鬼脸。

  “人还凑合,但脾气不太好。”萧无奈的说,“为什么我们两家会结下这么深的恩怨呢,刚入学我还以为上辈子欠了他几百万。”

  “说不定真欠了,他多对你做了什么啊?”

  “就是每天摆一副臭脸,经常想跟我打一架。”

  “我们也只是道听旁说,真实的事情就要你回去问问家人了。”

  “嗯。”萧点点头。

  酒尽灯枯,三个人才返回学校去,萧喝的并不多,几杯啤酒而已,但是似乎有点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