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蝼蚁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101路公交车

蝼蚁乐园 会飞的钢琴 2246 2019.11.11 08:19

  睁开眼,形形色色的人坐在椅子上,还有的拉着扶手,防止因为忽然刹车而摔倒。

  嗯?

  这是公交车上?

  来不及惊讶,楚云生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在这辆行程30分钟的101公交车到达终点站之前,找出车上乘客里面的4位求生者,求生者会隐藏在普通人中,每找到一位求生者都会增加本次副本的奖励。

  还有,千万不要让自己被其他求生者发现!

  如果自己被其他求生者找到,则淘汰。

  发现了求生者,只需心里默念“他是求生者”便可,如果猜错也将淘汰。”

  “平凡的外表下,还是原来那个熟悉的灵魂吗?”

  这是什么?我怎么会在公交车上?我不是死了吗?脑海中为什么会有声音?

  一大堆的疑问盘绕在楚云生的脑袋中,可是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渐渐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是一辆普通的101路公交车,车上的乘客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车窗外是一片繁华的城市,让楚云生感觉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感觉快要下雨了,这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令人十分压抑。

  “前方到站,思明西路,请下车的乘客有序下车!”

  提示声把楚云生拉回了现实,他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眼下能做的,好像也只能来玩这个“猜身份”的游戏。

  “这是魔鬼的游戏吗。”

  楚云生低沉的喃喃自语,这跟他想上天堂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啊,当他低下头时,发现了另一个让他想当场去世的事情。

  因为他一眼看不到自己的脚!

  他好像,变成了女人!

  他哆哆嗦嗦地将手放在了自己的丝袜腿上,眼泪都要留下来了,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忽然变成了一个女人!

  难道是穿越了?

  暂时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穿越这么扯的事情,但是脑海中的声音肯定不是幻听。

  不过听刚才那个声音说是要猜这里的所有人里哪4个是求生者,那么看来自己应该也是一位求生者。

  平凡的外表下,不一样的灵魂,是说另外4个此时也跟自己一样藏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面吗。

  想到这里,楚云生也稍微心安了一点,别人应该也跟他一样处于未知,慌乱的状态吧,那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岂不是可以先找到一些证据。

  自信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只要自己演技好点不被别人发现,再把另外4个找出来,这该死的游戏就可以结束了。

  趁着一位大妈起身下车,楚云生飞快的占据了座位,只要自己占据有利的地形,观察也会容易些。

  四处扫了扫,最后他锁定住了一位神色不对的年轻人,眼神中夹杂着慌乱,有可能也是跟他一样的求生者。

  楚云生不敢一直盯着他看,怕被他察觉,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来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他一边观察一边思考着这个游戏。

  既然是到终点站,那么半路下车的乘客肯定是普通人,所以只需要着重观察一直坐到终点站的人就行了。

  作为求生者肯定是要隐藏自己的同时观察别人,那些目光闪躲的人有一定的可疑性,不过并不能成为绝对的理由,一切都还需要重新判断。

  楚云生大致的用余光扫了扫在座的各位,感觉每个人的表现好像都有点奇怪,可是不可能这十几个都是求生者,他摸了摸自己的外衣兜,居然有一个女式化妆盒,一部手机和一张电影票。

  首先能判断是他准备坐公交车去看电影,暂时是没法确定是一个人还是跟男朋友,因为他的手机居然不能指纹解锁!

  看这个手机的款式不像是现代的,不过却需要密码解锁,楚云生的脑仁开始疼了,这不就成一个板砖了嘛,什么用都没有。

  哎,不再多想,接下来就老老实实假装他是一个即将去陪男朋友看电影的年轻女孩子吧,还要回想一下女人的姿态应该是什么样的,可不能被看出来女儿身,男儿心了。

  嗯?

  那位之前眼神慌张的青年此时仿佛依然没适应这个身体,不仅拒绝着与别人的对视,还总把左手插在口袋里,口袋里是有什么东西吗?

  楚云生并没有一直观察,而是在看会有几个人把余光锁定在这个人身上,因为他觉得其他求生者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个青年的异常。

  数了数,大致有三个人,一位坐在爱心椅上的买菜阿姨,一位站着却在看书的学生,书的确是个掩饰的好东西。

  最后一个则是那个慌张青年旁边的一位大叔,楚云生看到这几个人好几次把目光放在那个青年身上。

  不会这么快4个求生者就齐了吧,不可能,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楚云生打开化妆盒,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化着淡妆的脸,这姑娘倒是怪好看的。

  借着镜子,楚云生又稍微看了看自己背后的几位乘客,一对互相打闹的情侣,这应该不可能有求生者,不然中间苏醒的时候旁边的那位肯定会发觉不一样,还有一位闭着眼睛睡觉的老人。

  闭着眼睛?

  也有可能眯着,装睡然后观察乘客么,呵呵,给这个老人贴上一个怀疑标签后,楚云生又尝试着测一下手机密码,不出所料的被停了1分钟。

  尴尬的把手机塞回口袋,他又掏出电影票看了看: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

  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2010年的电影,现在是2010年吗,不过暂时并没有对他现在的处境有所帮助,他需要更多的信息。

  目光瞟了一眼之前标记的那4个人,那个买菜阿姨应该是刚从菜市场买完,除了偶尔把目光放在那个慌张青年上外神情还有点忧郁,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说外担忧自己求生者的身份。

  都有可能,默默记下她的表现,楚云生也微叹一口气,这可真是个累人的活,他都不敢随便猜,猜错就得淘汰,谁知道淘汰了是生是死啊。

  只能再等别人暴露更多的信息给她了。

  公交车开的不快,但是车上的气氛是越来越压抑,每个人都在隐藏着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公交车再一次的到站了,门一开,上来了一位阿姨和一对母子,可是说来也奇怪,只有那位阿姨付了钱,那对母子就这么直愣愣的走了进来,司机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

  不单单是司机,好像在座的人里面,只有楚云生看到了这对母子,那位母亲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到她真实的面孔,她的孩子倒是东张张,西望望。

  气氛越发的古怪,楚云生很想赶快脱离这个游戏,可是他又不想被淘汰,只能寄托于那4位求生者快快“自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