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之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初见魏征

大唐之刃 林分二木 2235 2020.09.19 17:38

  十一月中,朝廷颁布废除肉刑等残酷的刑法,改流放。

  户部统计遭受突厥侵袭受灾的人口,发布帛。

  布帛在唐朝很流行,布,为麻织品统称,帛,为丝织品统称,流行的原因是丝织品可以当钱花,一匹帛大概是两百文。当然这个价值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但相对来说比较稳定,为什么不用金银铜呢?一是因为开采冶炼困难,二来怕通货膨胀,这是通过总结汉末到唐初这四百年的历史教训,所以才诞生了帛,就是以物易物。

  古人的这个方法其实也对,那时候商业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交易量并不大,用帛和铜钱就可以完成大部分交易,大宗买卖就不行了,这时就出现了金币,一金币是十贯,交易量小所以金币比较少,银也是有的,只不过发现的数量不多,所以没有发展起来。

  大宗买卖主要是西域商队,他们对金币不太感兴趣,他们喜欢丝绸、瓷器、茶叶。

  铜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对于泾阳试验场来说随便造,只不过朝廷不许。

  武义的计划是银币和金币,现在商业发展的越来越好,这种货币形式是跟不上的,金与银都很受欢迎,大部分都是以器物的形式被大家族分了。

  公主府

  武义把想法告诉了李秀宁,这个需要她的支持,让她和李世民沟通。

  李秀宁:“这个事太大,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要说你,就是陛下也不敢轻易定,我会找时间说,但希望不大。”

  “那先不急,我先让他们做出一些样品,这样更有说服力。”

  李秀宁点点头:“不能太简单,防止有人私造。”

  武义笑了:“这个放心,不是单一金银,别人仿造不了。”

  这一点他还是有信心的,因为冶铁技术又有进步,在金银中加入其他金属,增加硬度与任性,还有就是钢板雕刻技术出现了。

  这个技术很有意思,主要还是钢的硬度,混合其他金属后,混合钢比纯钢硬很多,这才出现钢雕。

  这边武义和李秀宁商定完毕,泾阳就开始制作,雕刻是个技术活,选取图像也很有讲究。

  这个是样板,雕刻《汉宫春晓图》,这是汉朝名画。

  说起来很简单,雕刻就麻烦了,连续几天都是半途而废,因为不能出错。

  最后不得不换图,换了人物图,大家一致决定用李世民的图像,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好吧,就是拍马屁。

  武义:“年前一定要做出来,事关重大。”

  李淳风点点头:“放心吧,现在就差雕刻,其他都准备完了。”

  武义叮嘱完就赶往东宫,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李承乾生日,他其实不想去,因为有很多的贵族子弟,武义和他们相处不了。

  这个生日也不是李承乾要办的,是陛下和皇后的主意,说白了就是增进感情,拉关系。

  东宫很热闹,来的人也很多,宗室、大家族都来了人,武义看着人群一时不知该做什么。

  拉关系?没几个认识的,一个个穿的光鲜亮丽,互相寒暄,对武义这个新来的也没放过,都过了攀谈几句。

  知道是县侯就没人理会了,武义没有家族背景,在这个讲究出身的社会是混不开的,除非把李秀宁抬出来。

  就像打天下的这些人,看着挺普通,往上数几代都是名门望族,武义一个人无聊的吃着东西,看着远处的主角和勋贵门开怀畅饮,主角不是太子李承乾,而是李世民,他只是陪衬。

  “你倒是清闲,什么时候来的?”

  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李泰。

  “刚刚到,你怎么跑出来了?”

  李泰小声说到:“没意思。”

  武义刚想继续,李泰就被围住了,都是贵族子弟。

  向他挥挥手,武义就离开了,找了一个僻静角落,他与这些人有点格格不入,这和他的性格有关,即便是以前他也没参加过这种聚会,最多就是同学朋友。

  其实这里不止武义不适应,还有别人,比如不远处的中年文士。

  “你是谁家的?”

  面对文士的问题,武义好笑的起身行礼。

  “泾阳县侯武义,您是?”

  文士并没有回到他。

  “泾阳?公主府的?”

  武义点点头。

  “魏征。”

  原来是他,武义终于知道他也融入不进去的原因了,他是原太子李建成的心腹,李世民虽然不在乎,可其他人并没有他的肚量。

  “你是公主的弟弟吧?怎么一个人在这?”

  正常是有点不合理,只不过武义没亮李秀宁弟弟这个身份。

  “您还是谏议大夫呢,不也在这吗。”

  魏征笑了笑:“那不同,公主的为人老夫还是佩服的,我怎么能与之比较?”

  “在我这都一样,你们都是我佩服的人。”这是他的真心话。

  魏征捋了捋胡须:“武义,我听说过,公主很看重你对吧?和太子关系非同一般,按理说会有很多人围着你呀?”

  “围着的是身份,又不是我这个人,何况我也没亮身份。”

  魏征笑着点点头:“你这孩子真不错,将来必有大成就。”

  这就有大成就?武义苦笑到:“我就当您夸我了。”

  “不是敷衍,我魏征也不会敷衍,看看那些人的嘴脸,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辈,这样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好么,都给骂了,这就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

  “小声点,您就不怕他们听见?我可不敢得罪这些人。”

  武义拉着魏征又向边上走了走。

  “听见又有何妨?事他们做得,我们还说不得?”

  行吧,武义说不过他,想走又不太礼貌,和他在一起太危险。

  “你没有找太子和柴哲威他们?没有亮出公主弟弟的身份吧?”

  武义点点头:“我不喜欢这种场合,我也做不到和陌生人把酒言欢。”

  “这种事不做也罢,也没什么意义,你好我好大家好,当你不好就没人会对你好,能听懂吗?”

  他的意思武义明白,有身份有地位大家都是好朋友,哪一天你没落了,不睬你就不错了。

  “谢先生教诲。”

  魏征摆摆手:“即使我不说,将来公主也会告诉你,所以不用谢。”

  “先生不相信朋友?”武义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朋友?朝堂之上最好不要有朋友,至少在这个朝堂。”

  武义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自己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历。

  “太子是我的朋友,您觉得会有问题吗?”

  魏征这个人绝对的名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这里有个前提,他是李建成最倚重的谋士,可以说是凌烟阁里的异类。

  “如今到是没问题,等成年之后,你自然会明白,我很看好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