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之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何必在乎

大唐之刃 林分二木 2247 2020.09.16 17:31

  第二日清晨,李秀宁带着武义直接去了皇宫,用她的话说就是别等陛下找你了,主动点。

  至于对策,两人商量了一路。

  李世民:“这么早,有事?”

  他还装一下,李秀宁微笑着说到。

  “你不好奇?房玄龄没说?”

  “哦,这事他说了,我还说要找武义问问呢。”

  李秀宁看向武义。

  “你说吧。”

  “那些知识都是长辈教的。”

  李世民仔细的打量着他,推死人身上确实是好办法。

  “都教过你什么?”

  “都是一些杂学,开始我就当故事听,那时年纪小,记得不多。”

  李世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天文、地理、百工都有很杂的,你想听什么。”

  李世民想了想:“说说突厥。”

  “草原民族的看似强大,其实他们也很弱小,对于疾病天灾的抵御能力非常弱,如果他们只是占据草原,终有一天会被自然打败。”

  这边刚说完,房玄龄急匆匆的敢来,李世民叫来的。

  “如今呢?有没有说现在的情况怎么解决?”

  “没有”。武义是不知道啊,现在突厥这么强,他可没办法。

  房玄龄:“隋朝离间分化的策略怎么样,有没有提及?”

  “有用,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且这个方法一直用效果就会下降。”

  李世民点点头:“不用我们,这次颉利回去一定会打击其他部族,我们等着就是。”

  房玄龄:“说说高产的粮食。”

  李世民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武义,要是真有这种粮食,无论多难都要得到。

  “说是很远,在大海的东边,航行按年算的,是另一片大陆,粮食作物与我们不同,产量非常高。”

  李世民疑惑的问到:“海外仙山?”

  “不是,没有仙山,那里和我们差不多,有自己的文字立法,只是没我们强大。”

  李世民:“你怎么知道没有仙山?”

  不止是他好奇,李秀宁和房玄龄也一样,等着他的回到。

  武义也在想对策,如何解释才能让他们相信。

  “仙山是什么?神仙?长生不老?这些都是骗人的,如果算学学到高深处就会发现所谓的长生不老是不可能存在的。”

  李世民:“长生不老的事迹可不少。”

  武义笑到:“传说而已,我都可以立军令状,哪个敢说自己长生不老,你找我,看我怎么拆穿他,都是一些骗人的小把戏。”

  “胡说什么?问你粮食的事呢。”李秀宁看不下去了,军令状是随便立的吗?

  房玄龄看了一眼李秀宁:“这个确实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粮食的样子你知道吗?”

  他在转移话题,他可不想李世民陷入进去。

  “我画给你们看。”

  说着武义拿起毛笔画了几幅,玉米、土豆、辣椒。

  三人围过来都在仔细的观看。

  “收起来。”

  看完被李世民收了,“今天就到这,你回去把能记住的都写下来。”

  这比武义想的简单不少,其实对于李世民来说,威胁只在北方,其他都不足为虑,比如吐谷浑和党项,柴绍一个人就抵挡住了。

  回到公主府,李秀宁又问他不少东西,武义都已以前看到的为由搪塞过去。

  一次意外,闹出这么多事情,武义特别烦躁,这只是开始,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等着他。

  原本要去泾阳的,此时的武义已经没了心情,一个人走在长安的街市上,看着过往的人群,不知不觉就出了长安,本就没有目的,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直到天黑才反应过来。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武义惨笑,走丢了。

  远处隐约有些亮光,应该是有人家,看着不远竟然走了半个时辰。

  这是一个小庄子,几十户人家,炊烟袅袅,看着很是幽静。

  随便找了一家轻轻扣门。

  “谁呀?”一个老汉拉开房门。

  “找谁?”

  武义行了一礼:“老伯,我迷路了,这是哪里。”

  老人上下打量,又看看武义身后。

  “一个人?”

  武义眉头一皱,不会掉贼窝了吧。

  老汉敞开了门,里面一个年轻汉子放下木棍,有些尴尬的笑笑。

  “这是三郎,天色晚了,他怕有坏人。”

  老汉说着示意武义进来。

  武义犹豫一下还是进去了,这个三郎着实不像坏人。

  “这里是孙家沟,小郎君是哪里人,和亲人走散了?”

  一家五口直直的看着武义,一对老夫妻,一对小夫妻,还有一个小男孩。他还真有点害怕,谋财害命这种事不是没可能。

  “你们看什么,都去忙。”老汉发话了,还是很有威力的,都假装忙活,武义看着都想笑,天已经黑了,能忙什么。

  “我家在长安,出来玩儿和家人走散了。”

  老汉听到了武义肚子咕咕的叫声,犹豫一下才到:“把鸡蛋煮了。”

  三郎:“父亲?”

  老汉眼睛一瞪:“有意见?”

  年轻女子拉了拉汉子,这个三郎叹了口气,坐在一边不说话,小男孩在边上偷偷的摸了摸武义的衣服,估计是很羡慕,他穿的是破旧的麻布衣服。

  “不用麻烦,我其实......。”

  老汉打断了武义:“鸡蛋而已,两天就有一个。”

  他的意思武义明白,吃了还会下,他是好客,可武义听了却心酸不已。

  “没有多养一些?”

  三郎:“有的,养了五只,病死三只,被咬死一只,现在就这一个了,头两天孩子生病都没舍得。”

  “说什么呢,一边去。”

  老汉有点挂不住,训斥三郎。

  “这是三郎,大郎、二郎呢?”

  老汉叹气到:“死了,打仗都死了。”

  武义沉默了,这就是大唐的真是写照,他应该还算好的,至少还有三郎。

  “赋税重不重?应该分地了吧?”

  老汉:“分了,吃饱没问题,不用交税。”

  不用交是因为那两个战死的儿子。

  “有什么困难没有,或者说愿望。”

  老汉笑到:“没有,在种两年地,攒些钱就什么都有了。”

  他是乐观的,对未来充满希望。

  “老伯,如果您有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的内容又对别人很重要,你该怎么办?”

  “要命不?”

  “应该不会,至少现在不会,但是以后会有很多麻烦,也可能致命。”

  “可能?我没有秘密,但是我觉得,活的好才重要,我就想让家里富裕一些,给孩子们多赞点,哪一天我死了他们不要挨饿,挨饿的滋味不好受。”

  他没有说大道理,只是想让后代过的好,秘密?对于他来说屁用没有。

  秘密?这算什么秘密,说出去都没人信,看到未来?这个最初的谎言如今重要吗?把自己该做的做了,解释那么多干什么,爱信不信,耽误精力,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把正事都耽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