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浊浊尘世有清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 洛城情

浊浊尘世有清欢 曾子偕 2999 2019.06.13 19:29

  马车从临川往洛川行了官道之后,又改为走水道,唐清云本来一路心事重重,上了船后,完全顾不及那点心事了,船体微微摇曳,她眼前的景物也是微微摇曳,胸口中有一股气息冲不出,闷在心口,非常难受。望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左韵秋,他不但毫无反应,还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册,翻了一页,嘴角微扬。

  刚才那一瞬间的笑容,和平日里一贯的微笑不一样,自然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唐清云连忙擦亮眼睛,左韵秋依然一本正经的翻阅着书册,她果然是头晕眼花了。老冯躺在船尾睡觉。只有马岳,静静的盯着水面,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唐清云实在是受不了了,猛的跑到船尾,哇的一下,终于吐了。

  “少庄主!”马岳离得近,反应最快,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又连忙扶住,免得少庄主吐的激烈一头掉进水里去。

  “少庄主,喝点水,簌簌口。”老冯从梦里醒来,递给马岳水壶。

  唐清云实在有些尴尬,这一江清水,就这样被自己污染了,岸上行人纷纷掩嘴偷笑。她真有一头扎进水里的想法了。

  初上岸,唐清云如踩棉花云。马岳从方才一直在旁边搀扶着,待走了几步,唐清云才感觉终于真真回到了陆地,原来脚踏实地的感觉这么舒适。

  今天还安排了行程,唐清云本来是想躺在马车里睡觉的,但是又不敢和左韵秋说出这个想法,只能跟着下了马车,继续尾随,偶尔也会和店家掌柜寒暄几句,或者聊上几句洛城盛产的茶叶。

  她庆幸,左韵秋给她的那本小小的茶经,还好之前做了些功课。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左韵秋在说话,但如果别人问到她,一问三不知,确实也很尴尬。

  这样晕晕晃晃到了下午,马车上,左韵秋平静的说了句:“这是今日最后要去的茶庄。”

  唐清云听到最后两个字,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来凤茶庄。这四个大字是用茶树枝扭出来的字形,字迹苍松有力,显得颇有创意。

  旁边挂着四个打灯笼,红底黑字,来凤茶楼,也很有气势。

  走进这间茶庄,是唐清云这些天看到最大的一间茶庄,也最壮观,房间宽敞,茶叶品种齐全,而且摆放整齐,装茶叶的瓷罐在各个区域里颜色统一,花纹精致,这样的屋子进来后让人感觉很舒适,可以慢慢欣赏,挑选。

  最独特的是这家店主不是什么老头,大婶,而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名叫月娘。头发俨然梳着妇人的装扮,姿色一般,但五官还算标致,神采飞扬的一位女子。左韵秋按照惯例的询问和讨论,两人说话都比较委婉,交谈的很融洽,仿佛不是在言谈买卖,而是夫妻间的日常对话。

  唐清云心里暗笑,清雅公子配苏姑姑,解药化了毒药,还算搭配。像左韵秋这样的男子,这世间只怕没有女子能够搭配。

  谈完了,看完了,月娘和左韵秋并肩走在前面。唐清云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的背影实在太和谐了。

  “宋易,今天就有劳你了,我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好嘞,月娘你放心,我会好好守店的。”

  一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唐清云心里刚舒了一口气,看见左韵秋扶着月娘上了自己的马车,并且,她还听到一句不可思议的话,像一把闪电一样,猝不及防。因为她方才听见左韵秋说了一句,夫人,慢点。

  她倒不是喜欢左韵秋而心里产生的失落,而是太震惊了!

  上了马车,三个人里唐清云最尴尬,她一个人坐在角落,明显有点多余的味道,,她甚至想叫老冯进来休息,自己去赶马车。

  “少庄主,希月住宅简陋,只怕待会怠慢了大家,原本该安排你们住来凤客栈,今日客满,韵秋执意不要打扰了客人。”

  “没关系,住哪里都行,唐庄素来信誉第一,把客人赶出去确实不合理。行走江湖,随遇而安。”

  “呵呵,少庄主真是豪迈。”月娘莞尔一笑,那笑容确实有几分动人。“今晚希月只好拿出所有家当来招呼各位了。”

  所有家当?想想那间茶庄和隔壁的茶楼,这所有家当定然是无比丰盛!唐清云心里一直在流口水。等下了马车,推开大门,口水瞬间收了起来,难怪马车摇啊晃啊半天,原来把他们带到偏僻的村里来了,左右两块篱笆围成的田地,种着些青菜,两只大母鸡在地里啄虫子。马岳和老冯将两匹马牵到柴房。

  不过屋子里倒是非常整洁简约,舒适宜人。左韵秋继续研究那一袋账目,月娘将他安置在一间简陋的书房里,然后抄手去厨房干活了。唐清云一块去了厨房。但是月娘执意不让她帮什么忙,甚至不让她接近厨房,说君子远庖厨,近书房。唐清云便呆呆的站在厨房和书房之间,看马岳如何灵活的抓鸡,看老冯麻利的抱起一捆捆劈好的干柴,看月娘娇瘦的身影在厨房进进出出。

  唐清云主动帮助都被果断拒绝,大家经过时还不忘说一句:少庄主,别站累了,您回屋休息吧。

  唐清云索性就真的回屋休息了。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心事,便开饭了。

  五个人围成一桌,马岳也早已经习惯了,少庄主说过,桌上没有身份地位,只有饿的人和吃饱的人。他当然不会选那个吃饱的人。

  “哇,这比客栈的鸡肉更好吃,肉好香。”唐清云又夹了一大块鸡肉,吃的满嘴油腻。

  月娘默默给左韵秋夹菜,这动作娴熟的就像做了几十年夫妻一样,一边笑道:“我今日还怕怠慢了大家,少庄主喜欢,就多吃点吧。院子里还有一只,明天接着吃。”

  “不好吧……”唐清云吞咽下去,“都吃完了,你以后怎么办?”

  “平日我一个人在家很少做饭的。”说着,目光静静的落在左韵秋身上。左韵秋也正望着月娘,那眼神里似乎充满了千言万语,但只化作一丝温和的目光,平静的看着月娘。

  唐清云见两人含情脉脉,连忙低头专心吃饭。

  晚上突然响起阵阵雷鸣,大雨滂沱,唐清云从梦里惊醒,风中夹杂着几丝细雨,身感微凉,便起身去关窗,对面的屋子依然亮着灯,左韵秋放下手中的书,接过月娘递过的碗,勺子慢慢搅动,月娘起身关窗。唐清云躺回床上,肚子咕咕叫了几声,辗转了几下,穿上鞋,披好衣服,打算去厨房看看。

  外面黑灯瞎火,一道闪电瞬间划破黑夜,一个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

  “谁?”

  “少……少主……是我。”马岳从门后吞吐走进来。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进贼了呢。”唐清云笑道,“你是不是也饿了,厨房还有吃的没?”

  马岳的表情有些尴尬。

  “回少主,我刚进来就被你发现了,还没来得及找……”

  “走,”唐清云招手笑道,“一起找找。”

  月娘从背后盈盈走进,“我熬了些粥,锅子里还有些,少庄主若还想吃点别的,我再做些。”

  唐清云转身,连忙摆手,“不用了,有粥就行。”

  这青菜粥,很清淡,但熬的透,口感缠绵,凉夜里吃下一碗,浑身暖暖的。

  唐清云放下碗,望了眼书房的方向,“夜也深了,月娘,你让左少总管早点休息吧,别伤身体。”

  月娘浅笑道,“多谢少庄主关心,我收拾完就过去,少庄主也早些回房休息吧。”

  唐清云和马岳回了房,月娘收拾厨房,见地上红土泥脚印,眉头微皱,轻轻将一切打扫干净。

  第二日,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这雨从昨晚就一直未断,唐清云打开门,伸了个懒腰,正好望见屋檐下,左韵秋笔直的站立在那,凝视天空,那神情之专注,简直要望穿每一滴雨水,穿透云层,直到九霄。那看似瘦弱的身体,因那双洞察的明眸,而显得坚韧有力。

  下一刻,当他低头望向唐清云时,神情却如水柔和,微微笑道:“少庄主,这雨估计还要下两天。”

  唐清云回神,“雨天马车也不便赶路,不如在此多住两日,整理好之前的账目。”

  左韵秋微微点头,“好。”

  这雨下的到处湿漉漉的,去哪都不方便,马岳去街上购买了些路上所需物资,月娘一大早做好饭,便去茶庄,晌午又回来准备午饭。看来茶庄已被她经营的井井有条,即使她不在也能运转有序。

  月娘每次回来,虽撑了伞,也总是湿漉漉一身,都是先回厨房做好饭菜,再换身干净的衣衫,整理好之后才会端着饭菜去书房。

  唐清云一般都在书房跟着左韵秋学着看账本,听到外面动静,她便朝窗外看看,而左韵秋头也不抬,翻开一页,轻柔道,“月娘回来了。”

  若是马岳回来,唐清云望出去时,左韵秋则沉默不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