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喜上眉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喜上眉头

非10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0.11上架
  • 197.04

    完本(字)

4.7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喜上眉头》的古代言情之旅

盟主"___浅笑 盟主爱猫乐园3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 有点暴躁的太后娘娘

喜上眉头 非10 2459 2018.10.11 18:55

  慈寿太后这辈子熬死了不少人。

  “哀家这一生总在送别人走,此番竟轮到你送哀家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又说胡话,待你身子好些了,我想法子瞒过他们,将你夹带出宫,咱们放风筝去——”年过七十的朱老夫人对躺在病榻上的老太后如是说道。

  这话说得荒唐,引得慈寿太后无力地笑了一声。

  然而,她还想动手剪一幅锦鲤戏水图黏在风筝上……郊外的天湛蓝,像猫儿的眼,杏花开时,衣裙上仿佛都染上了香气。

  她还记得呢,那时正值懵懂,最常有的烦忧不过是父亲同母亲又拌了几句嘴、今年种下的茉莉又没能捱到花季便枯死了,亦或是隔壁府里的秦姑娘样样出挑,别人总爱拿自己处处同她作比较,偏生她根本比不过,真是气死个人……

  彼时哪里能知道,那些时时放在心上的忧虑同日后这漫长岁月所经历的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真正能将人生生气死的全都在后头呢。

  朱老夫人忽然说道:“昨个儿我梦到咱们还在小时雍坊里……醒时我便想,倘若真能回到那时该多好?”

  “这日子极不容易快熬到头了,难不成你还想再走一遭?”她可不想。

  “兴许就不一样了呢……”

  “枝头嫩青一样的小姑娘,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手段啊。”慈寿太后虚弱地玩笑道。

  “这倒是,保不齐还得眼瞎一回。”看着太后愈发灰白的脸色,朱老夫人眼底不敢表露的忧色渐渐遮盖不住。

  “哀家走了之后,你可打算回苏州府去?”

  “你这‘回字’用的古怪,我历来是不曾去过的,日后更不必谈。”朱老夫人斩钉截铁的语气中仍有恨意。

  “那你是打算长住定国公府养老……”

  “偌大一个公府,难道还容不下我不成?”

  “哀家是怕你委屈啊……你这性子……”

  朱老夫人打断她的话,道:“你若真怕那些人给我摆脸子,那就再撑一撑,等一等我,咱们一同走!”

  “你这身子骨儿壮得跟牛一般,哀家哪里等得起。”

  这本是有意逗趣的话,可朱老夫人攒足了劲儿,竟也扯不动半边嘴角。

  嫌弃拍了拍自己僵硬的脸颊,人老至此,连笑都成了难事。

  “皇帝还没过来吗?”慈寿太后气若游丝地发问,眼神黯淡,仿佛辰光一点点被耗尽。

  “回太后……还、还没……”宫女低着头小声答道。

  慈寿太后:“再差人去请。”

  “是……”

  “你还是要给你弟弟求情?”朱老夫人问。

  慈寿太后摇了头。

  求情有用吗?

  “要不然……我去找陈寅?他兴许能说得上话!我不信皇上真敢这么不管不顾……”

  “罢了,别再牵连他人了。”慈寿太后似看破、更似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姐弟三人,延龄走在前头了,哀家眼见要紧跟而去,鹤龄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也一把年纪了,独自苟活着也怪可怜的……杀便杀了,死便死了吧。”

  “你说这话……”问过鹤龄没有啊?

  朱老夫人想要反驳,但却未言。

  她也明白,这听似替他人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话,实则是实在没了法子。

  “那你坚持要见皇帝——岂不平白给自个儿添堵?”

  “哀家有极要紧的话要对他讲。”

  直到正午时分,先前一直声称“早朝事忙”的皇帝适才出现在慈宁宫内。

  “伯母若是为了张鹤龄一案欲求朕网开一面的话,还是稍省些气力吧。按理来说伯母弥留之际,朕本该全了您的心愿,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望伯母勿要再令朕从中作难了。”

  祝熜坐得远远的,一面接过宫女奉来的香茶,一面说道。

  慈寿太后仿佛没听见他的话。

  “皇帝,你过来。”

  祝熜抬了抬眼,缓缓放下茶盏,信步走到了榻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慈寿太后。

  慈寿太后:“跪下——”

  祝熜无声冷笑。

  他一年半载不来慈宁宫请一次安,即便是慈寿太后寿辰,他可也从未跪过她。

  仔细想想,似乎只在刚入宫的那一年跪过那么几回而已。

  “太后有要事需交待皇上。皇上这么站着,怕是难以听清。”朱老夫人在一旁冷声说道。

  “伯母西去之际,朕理应跪送。毕竟朕这身龙袍,还是伯母亲手赐予的,这份恩情,朕可记着呢。当跪,自然当跪!”祝熜表情玩味地说着,而后慢条斯理地跪了下来。

  “不知伯母有何临终谏言要交待于朕?”他作势将耳朵又靠得近了些,毫无敬意的脸上仍是饶有兴致的神色。

  朱老夫人在一旁看得气血上涌。

  大靖的皇帝,她见过四位了,唯有这一个满身暴戾之气,阴恻恻地让人心底生寒又发恨。

  端看他印堂发黑,眼神浑浊一片,兴许不日她便要见到第五位皇帝了也未可知?

  就他成日还修仙炼丹呢,这种人下地狱还差不多!

  慈寿太后:“婉兮,你先退下。”

  朱老夫人唯恐再多看祝熜一眼便要忍不住做出悖逆不敬的言行来,当下求之不得地赶着下去洗眼睛。

  刚转过身去,便听得一声瓷器坠地破裂的巨响,并着一阵恼羞成怒的惨叫!

  还有慈寿太后仿佛用尽了毕生所有鄙夷的遗言——

  “滚你娘的……王八羔子!白眼儿狼,哀家今日便告诉你……你娘她不是病死的,是哀家先气得她中了风,又亲手拿被子给活活捂死的!她算计一辈子,到头来还是没赢得了哀家,死得窝囊极了!哀家是杀不了你,好歹也拿她解了解气……”

  “你现在知道了又能如何?不还得乖乖地跪在这儿给哀家送终吗!哀家赏你做了皇帝,就是拿来送终的……狗东西!”

  这、这就是她要交待给皇帝的、‘极要紧’的话吗?

  朱老夫人惊恐地回过头去。

  只见祝熜已倒在地上,双手颤抖着挡在眼前,一面失声喊道:“来人!快来人!请太医!”

  这声音……听着就很疼!

  那坠地破碎的‘瓷器’可不是简单的瓷器,而是刚下了炉的药罐,里面装着的可是满满一罐滚烫的药汁啊——

  太后特地交待的,不必等三碗水煎作一碗,只待滚开了便呈上来。

  期间久等皇帝不来,还着宫女特地回炉热了整整四遍,力保给皇帝送去最为温热的问候。

  此番用心,也是可叹。

  嘉义二十年八月,慈寿太后崩于慈宁宫。经议,谥号定为孝康靖肃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

  前有葬仪诸礼皆被减杀过半,比之寻常太妃无异;后有头七未至,其弟张鹤龄便被斩首于菜市口示众。

  如此枉顾情理之举,朝中却少有人言——只因皇帝因慈寿太后崩逝而痛哭彻夜,以致右眼已不能视;伤心恍惚之下不慎打翻炭盆,又遭炭火迸烫了圣颜,大半张脸都难以恢复原本的面貌了。

  如此之惨,不免令人动容。

  只是,有两处“无解之事”荡漾于朝野内外。

  其一,张鹤龄被斩首之后,本该抛于乱葬岗任由野狗分食的尸首半路忽然被人劫走,次日张家祖坟中便多了一座新坟,不知是何人所为;

  皇帝震怒,可埋也埋了,到底也没有再刨出来的道理。

  其二,八月当季,众人不过刚添了里衣,怎么皇上的寝宫里就开始烧上炭盆了?

  无解,委实无解。

  ……

举报

作者感言

非10

非10

大家好,又见面啦。   本书又名《眉有办法》(以此跟女主名相呼应,还能彰显我取名的无力),起名废人,跟编辑商量了好久,才定下现在这个。   这本还是轻松的风格~   新书需要很多很多爱护,欢迎大家收藏,推荐票,留言~

2018-10-11 18: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