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本感情纯属虚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离婚稻草

本感情纯属虚构 向四夕 2626 2018.07.12 17:30

  杨紫的话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地给了夏天才莫大的理解、安慰和鼓励。渐渐地,他慢慢走出阴霾,勇敢地和局里的同事目光相对,若无其事地照常打招呼,碰到贾局长和周小枫也一样。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渐渐淡忘这件事了。

  春节大假之后,贾局长却连续两周没来上班。听说他和前妻徐盈盈春节前复婚了,度假还没回来。

  局长度假回来后,容光焕发,局里渐渐又恢复了往日打情骂俏的生气,新年旧气象。夏天才也彻底走出了造谣诽谤的阴影,似乎又恢复了俯视芸芸众生的功力。

  安慰得了别人安慰不了自己。

  半年多来,杨紫深陷江边“那一夜”的困扰。之前,她确实对婚姻非常失望,活得很抑郁。每次和谭绍强吵架,总是被气得嚎啕大哭。当吵架吵得实在太对牛弹琴时,她被激怒得抓狂,也会摔碗砸盆。她也无数次想过离婚,但她却觉得自己一个人带不了孩子,因此一直举棋不定,只得消极妥协拖延逃避。或者也是因为一种生活惯性,世人在婚姻中或工作中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忍耐力。婚姻的存续可以不是因为相爱,一份工作干一辈子也可以不是因为喜欢,多数人都能在“想离婚”、“想辞职”或“懒得离婚”、“懒得辞职”中庸庸碌碌地过一辈子,美其名曰“白头偕老”、“难得糊涂”。

  杨紫与谭绍强虽然不能精神共鸣,琴瑟和谐,但她对他在生活上却也形成了很多惯性的依赖。正因为他的麻木不仁,所以他能做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一日,甚至一辈子如一日地像钟摆一样单调运转。他的唯一业余爱好就是打小麻将,但即便是打麻将,他也从来没有主动邀约组织过别人,总是别人三缺一时给他打电话,他是有约必应,因此赌约倒是不断,麻友不缺。无论春夏秋冬,他从来不赖床,他似乎从不贪恋被窝。都说“晚起是对假日最起码的尊重”,可是他连这种睡懒觉的情致也没有,一旦醒了就一骨碌翻身爬起来,他说若是醒了还躺在床上会觉得不舒服。他可以做到每天准时准点起床做早饭,准时接送孩子,只要杨紫对他好一点,他基本可以做到百依百顺,甚至也不拒绝帮她洗袜子。曾经,她也以为这就是一种幸福。

  随着天长日久,她开始批评他做事毛躁,不讲究品质,比如安排他收拾屋子,他就只是将每个房间的地板大概拖一遍,从来不会将家具物品擦拭摆放整齐,将不要的破旧东西扔弃;再比如,当他做饭炒菜时,总是会听见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尖锐刺耳的声音;再比如他切的菜总是奇形怪状,多年刀法毫无长进;他给童童洗的衣服常常和洗之前没有区别……杨紫心血来潮的时候,也会精心地收拾家务,精心地做一桌可口的饭菜,言传身教,试图让他学着把每件事情做漂亮。她觉得他在做家务活时是这样潦草,在单位里干工作必然也是这样对付。但他总是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地马马虎虎地对付着过日子。他会说,破旧东西扔了可惜,放在那里又不妨碍谁;也会说菜切得再好看,最终还不要被吃下烂在肚子里,那么讲究有什么用;如果杨紫批评他炒菜,锅铲碰撞的声音让人听得心惊肉跳时,他就会说:“你手脚轻,那我让贤。你来!”

  她也无数次鼓励他励精图治,担起家庭的重任,但他总当耳边风,仍然我行我素地重复昨天的日子,不求进取,每天晚上总是靠在沙发上一边抠弄脚皮,一边没完没了地看脑残的抗日片或谍战片。杨紫看不过去,说脚气是一种病,有病医病,去治治,但他要么置若罔闻,要么会说:“你是真的关心我,还是嫌弃我?”社会每天都在变,而他却一成不变。有时杨紫收拾屋子扔掉一些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破烂,被他发现后又捡回来,还黑着脸对她喋喋不休。她觉得她和他之间越来越无话可说。

  人性的本质都是自私的,也是自恋的。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要想能改变谁,因为谁也没有真心想过要为谁而改变。她实在是对谭绍强没辙了,审美疲劳了。有时候,她认为“白头偕老”对中国人的婚姻来说,不一定是一种赞美,极有可能是一种讽刺。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婚姻不幸福,这是双重不幸。但在“那一夜”之前,即便双重不幸,似乎还是能够勉强维持下去,仿佛生命中还有什么希望在遥远的前方若隐若现。而“那一夜”之后不久,杨紫才真正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已幻灭。夏天才一开始的温存体贴、善解人意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幸福体验和高山流水的相见恨晚。但很快他的忽冷忽热,他善变的眼神、绝情的冷漠、赤裸裸的自私,则带给了她无尽的伤害。

  无数个夜晚,她辗转难眠。她在内心翻江倒海,苦苦追问自己:到底是爱情还是奸情?是情缘还是孽缘?是他一开始就处心积虑设计的陷阱,还是一场情不自禁的邂逅?是“红高粱”地里的一场任性激情野合,还是西门庆遇到了潘金莲?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自己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在他心里,他究竟是怎样看待自己,看待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的?他究竟有没有过真心的付出过?他和小伍、他和周小枫之间是否也和自己一样......她就在这样纠结、焦躁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而三十多岁的谭绍强此时也煎熬难忍,面对杨紫坚定的拒绝,他经常恼羞成怒,摔盆砸碗,说日子过不下去了。

  内忧外患,杨紫感觉快要分裂崩溃。

  4月初,局里派她到省局开会学习一周。躺在宾馆的床上,她想了很多很多。她其实已经看得很清楚,夏天才虽然人模人样,风趣幽默,但正如吴妈所说,心术不正,并不能给她一份安全踏实、真诚温暖的感情,他对她只有索取。谭绍强虽然其貌不扬,枯燥无趣,但是任劳任怨,能够驾驭。想来想去,她觉得累了,无法再陪夏天才玩下去了,她动了回归家庭的念头。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和夏天才的事,只要谭绍强不知道,只要一切没有昭然若揭,只要当事人双方还有一方不知道,也许还能回到过去。至于她和谭绍强婚姻本身的问题,还是交给岁月吧,让无所不能的时间去解决。正如吴妈所说,家庭就是一个伙食团,男女凑份子过日子而已。

  周五的下午,她从CD回来。她给谭绍强打了个电话,说今天她有空,她去接童童放学。一周不见,童童看见妈妈非常高兴。娘儿俩一路有说有笑。在刚跨进公务员小区门时,童童说:“妈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但我又答应了爸爸,不能告诉你。”杨紫见童童为难的样子,觉得很蹊跷。她蹲下身,抱起儿子,鼓励地对他说:“没关系的,儿子,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所以你答应爸爸的话,也可以告诉妈妈,妈妈向你保证,绝对不告诉爸爸。”童童犹豫了一下才说:“昨晚,有个不认识的阿姨睡我的小床。我和爸爸睡的大床。今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那阿姨已经走了。爸爸说那阿姨很可怜,昨晚没地方睡,所以才在我们家睡。叫我千万不要告诉妈妈。妈妈,你不要告诉爸爸说我告诉了你哈。”杨紫很肯定地向儿子点点头,伸出手指和他拉钩盖印:”妈妈向你保证不告诉爸爸,不然变小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