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盗脉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秦人的家国情怀

盗脉人间 布衣小弟 2225 2020.05.23 10:52

  被两人如此毫不客气的恶语相待,臧关也不恼怒,反而客客气气地笑着说道:“要不将你的名字告诉我,不然一口一个水老板的喊,生疏!也枉负了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

  水一衣被他的话气得有点想笑,“交情?带着你的狗腿来我店里闹事,败我生意,这就是你口中的交情?”

  方才三人抓着小莲调戏的时候,店内其他桌的客人就匆匆用完早餐,留下银钱,逃也似的走了。

  “我这不是倾慕你吗?你看,你生气的样子都这么美。”臧关仿佛沉醉其中,一脸色相地说道:“但你又不肯见我,我只好主动到店里来找你。可你还是不肯出来,这不只好和小莲姑娘开个玩笑嘛!”

  他看向躲在水一衣身后只探出个脑袋来的小莲,略带歉意地说道:“小莲姑娘别介意啊。”

  小莲横眉瞪目,冷哼一声,并不想和他说话。

  臧关愁眉苦脸继续说道:“水儿,你得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啊!”

  听他三番五次叫着“水儿”二字,水一衣脸上厌恶之色愈加明显,顿时怒道:“臧关,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丈夫!”

  臧关仿佛听见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道:“你丈夫在哪儿?你把他叫出来,只要他站在我面前,我立马滚得远远的,保证以后绝不再纠缠你。”

  水一衣转头,不想他的无赖模样污了自己的眼睛,淡淡说道:“我丈夫在哪里与你无关。”

  臧关嘿嘿一笑,正色说道:“水儿,你就别骗我了,我托弟兄在城卫军查了,你根本就没有成婚,你没有丈夫!”

  “那又怎样?”

  水一衣面色从容,语气坚定,“即便我没有丈夫,我也绝不会看得上你。”

  被如此毫无情面地拒绝,近乎羞辱,臧关眼中终现狠厉之色,他脸色瞬间阴沉,龇牙道:“我知道,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你还想强抢不成?”水一衣直直的盯着臧关,确认他没有发疯到丧失理智,然后毫不客气地说道:

  “臧关,想必你也知道,隔壁街的赵三爷极爱我们店的湛水豆腐,每天必得就着午饭吃上一碗,风雨无阻,七年不辍。赵三爷的儿子是城卫军的统领,我要是在赵三爷面前有意哭诉几句你们的恶行,你猜猜看,赵三爷会不会为了他最爱吃的湛水豆腐,叫他儿子把你们这几个无足轻重的泼皮无赖给抓进牢里去,顺便还能博取一个为民除害的好名声?”

  “你说的不错,以前我的确忌惮于此,所以对你处处忍让。”臧关话锋一转,阴恻恻地说道:“但是今天,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为何?”

  水一衣轻怔,城卫军担着维护点苍城秩序的责任,一向是城中地痞流氓的克星。

  “为何?”

  臧关冷笑,“局势已经变了!往常,城卫军每日早晚会各巡城一次,但是最近你就没发现已经好几天不见城卫军出来巡城了吗?”

  水一衣明眸微转,这几天秦人出关,一路所向披靡,连破两城,眼看就要兵临点苍城下。消息传来,点苍城内暗流涌动。她一心思扑在联络各方密探之上,想办法到时候与秦军里应外合,夺回点苍,确实没有注意城卫军的异样。

  “秦人出关了,战争马上就打到点苍城了。不仅仅是城卫军,就连南门的守军,也大部分被抽调到北门准备御敌。大敌当前,城卫军尚且自顾不暇,连每日巡城的惯例都已经废了,哪里还有心思来管你这豆腐店的破事儿?”臧关一脸狞笑,神情阴骘,说道:

  “要不是城卫军方面封锁了消息,这点苍城内早就已经乱成一团。在战争面前,什么人伦道德、纲常律法,全都是一纸笑谈!到时候在这点苍城内,杀人放火、奸淫掳掠都是寻常事!所以今天,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心!”

  “姐姐,要真是这样,那我们怎么办呀?”小莲一脸担忧地说道。

  “没事,别怕!”水一衣轻拍小莲的手,安慰道。随即,她看向臧关,神态自若,“看来你是早就计划好了。”

  臧关分析得不错,这点苍城马上就要乱了。但她也早已不是少不经事的小姑娘,这十年来她接触过各种密探谍子,也经历了不少危险时刻,话语间的试探与反试探早已熟稔于心,单单凭借几句话还吓不倒她。

  水一衣面无表情地盯着臧关,“这么说,武达也是被你们引开的吧?”

  臧关嘿嘿一笑,讨好道:“水儿你果真冰雪聪明,不愧我对你日思夜想这么多年。等今日我了了这庄心愿,就离开点苍回南戎去,这里已成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不若你跟着我一起去南戎,我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用再辛苦开店受累。”

  “我是秦人,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秦国的土地上,哪怕今日过后,点苍城变成人间地狱,你也休想我会跟你去南戎。”水一衣正色说道:“况且南戎屠我点苍军民无数,但凡秦人,恨不得食尔之肉,喝尔之血!若是有一天我真去了南戎,那也是跟随秦国大军去报仇雪恨!”

  “我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秦人总是喜欢揣着那可笑的家国情怀?”臧关皱起眉头,脸色狰狞,“这纷乱天下什么最重要?”

  “是活着,活下去最重要!其他一切都是空谈!”臧关语气激昂,近乎咆哮:“修行者站在云端,俯瞰世间,视王权如无物,看百姓如草芥,国家尚且自顾不暇,哪有能力管百姓死活?老百姓一生都仿佛在悬崖边上挣扎求存,无依无靠。只有自己努力活下去,才是这狗屁天下的生存之道!什么国,什么家,战争一来,全是梦幻泡影,一搓就碎!”

  水一衣微怔,没想到这个整日吊儿郎当的泼皮无赖,竟然说得出这番话语,她看着臧关神态狰狞地痛斥着对这乱世的不满,一时间也感同身受。

  在这乱世之中,谁又不是可怜人呢?

  忽然间,水一衣觉得眼前这个纠缠了她几年的混混也不是坏得那么透彻,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无非是在挣扎求存罢了。

  水一衣淡淡地说道:“别的国家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在秦国,没有修行者庇护,秦人只好努力团结起来,同秦王陛下一起保家卫国,一起抵御你们这些从来看不起秦国的……敌国。这,不仅仅只是秦人的家国情怀那么简单,更是秦人的生存之道,也是秦国在这群狼环伺的世间存活下去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