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降我才必有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火源石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2845 2019.09.12 19:00

  那秃头咧着嘴笑道:“小兔崽子,你丫不学好,来这里偷喝酒。”

  张弛迅速判断着对方的状态,这四人智商、情商都在90分上下,属于双商欠缺的类型,不过体力值都在75左右,武力值和防御力都过了60分的及格线。

  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固然痛快,可只要矛盾激化,当场交手,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毕竟攻击力刚达到1的自己挑选任何一个单打独斗都只能是绝对惨败的下场。

  脸上的怒容稍闪即逝,从记忆库中搜索出对方的名字,满脸堆笑道:“七斤哥,是您啊,这么巧,要不一起坐?”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七斤几人都愣住了,过去一直都以为这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傻孩子来着,没想到嘴巴突然变得那么甜。

  秃头赵七斤眼睛一瞪:“你小子少套近乎,快给我个明白话,什么时候搬?你特么到底什么时候搬?”

  张弛意识到是关于自己那间小房子拆迁的问题,赵七斤这几个人都是拆迁办聘请的临时工,随着城市发展,他现在所住的老旧小区也被划为棚户区,今年城建的重点就是棚户区改造,可正如所有拆迁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问题一样,这里也遇到了钉子户。

  赵七斤过去也是钉子户中的一员,不过他在坚持了一阵子之后马上转换了阵营,传言他暗地里得到了不少的利益。

  像他这种游手好闲唯利是图的社会混混最常干得事情就是趋炎附势,见利忘义,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拆迁队员,还很很不要脸的自称为在编干部,其实就是一帮临时工。

  张弛笑了起来:“七斤哥,我搬了住哪儿啊?”

  赵七斤又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不过这次比上次轻了许多,毕竟他不想在人前落下一个欺负孤儿的名声:“傻了你啊,政府不会亏待你的,我们的拆迁政策你不是不知道,有拆迁补偿款,你可以用拆迁补偿款买新房子啊。”

  张弛眨了眨眼睛,他对这事儿还真不清楚:“拆迁补偿款?多少?”

  赵七斤叹了口气道:“你就是个榆木疙瘩,跟你说话真特么费劲,对牛弹琴,老子是对牛弹琴。”

  张弛仍然一脸的笑容:“哥,我笨啊,也没什么社会经验,要不这么着,您坐下,我请您喝杯酒,您耐着性子跟我唠唠。”

  赵七斤愣了,这傻小子今天似乎转了性,口齿突然变得利落起来,要知道他可是拆迁户中的困难户,不仅仅是因为他脑子不好用,还因为他是孤儿,是社区的重点帮扶对象。

  因为拆迁的事情,他叔叔张国富直接告到了区里,区里最近也下文命令不许强拆。

  赵七斤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去旁边点菜,自己在张弛身边坐下,张弛要了只酒杯给他倒了杯啤酒,赵七斤一杯啤酒下肚,张弛极有眼色地递过来刚刚烤好的羊肉串儿,又赶紧帮他把酒给添满。

  赵七斤看到这小子这么乖巧,气也顺了,点了点头道:“小子,我是看你长大的,你家的事儿我也清楚,那小破房子压根就不值什么钱,你干嘛顶着不拆,是不是你叔叔给出的主意?不是我背后说人,你那叔叔可不是什么好人,改天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他数钱。”

  张弛端起酒杯跟赵七斤碰了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哥,我拆迁补偿款能有多少?”他对凡间的套路还是有些了解的,早知道在凡间没钱寸步难行。

  赵七斤道:“你那小破屋不是十五平方吗?按照现在的拆迁补偿政策,一平方四千,你一共能得六万。”

  六万!张弛大喜过望,要知道他一个月的生活费才三百块,今天这顿烧烤目前还不到一百,有了六万块他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再担心生活的问题了。

  高情商让他纵然心中欣喜可表面却滴水不漏,佯装为难道:“哥,我要是买房子还差不少呢。”

  “屁!你买个屁啊!你买得起吗?安置房最小面积都有80平方,给你们的回购价是4000,多出的六十五平方你得自己花钱购买,你拿得出二十六万吗?”

  张弛不傻,现在别说二十六万,就算是二百六他也拿不出来。

  赵七斤道:“小子,哥教你,你拿了拆迁款至少能够提升一下生活的质量,1000块租个一室一厅,一年不过才一万多。”

  “那四年就花完了。”张弛的帐算的门儿清。

  赵七斤心说这傻小子今天怎么突然机灵了?难道过去一直都在装傻?耐着性子劝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看你白白胖胖的也是个富贵相,搞不好明天就买彩票中一千万呢。”他将张弛倒给自己酒一口气给干了,起身准备离去,起身之后又叮嘱张弛道:“小子,好好想想。”

  张弛点了点头道:“哥,我一定尽快给您答复。”

  赵七斤被他一口一个哥叫得心里非常舒坦,觉得这小胖子比起过去顺眼了许多,他来到朋友那桌坐下,却又听到张弛那边叫道:“哥……”

  赵七斤心中奇怪,这小子又有啥事?举目望去,张弛苦着脸道:“哥,我忘带钱了……”

  赵七斤真是哭笑不得,豪气干云地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帐算我身上!”转过头向几位朋友道:“这憨批,少根筋,出门都不知道带钱的……”

  “七斤哥真是仁义!”

  “义薄云天!”

  张弛身上还有一百七十三块零三角,昨晚整理房间的时候仔仔细细清点过,这也是他目前全部的现金,每月十二号他会去叔叔那里领生活费,这三年都是如此,560块的救济金直接汇到叔叔的账户上,毕竟张弛过去还没满十八岁,叔叔是他的监护人。

  再过三天就是他十八岁的生日了,张弛也是从身份证上得知的信息,年满十八岁就意味着成年,他可以独立处理很多的事情,再不需要叔叔的监护。张弛首先想到得就是救济金,自己可以完全领到了,不用每月再被叔叔克扣260。

  小屋经过张弛的收拾,已经变得整洁有序,过去在天庭的漫长岁月里他相当长的时间就在兜率宫打杂,打扫卫生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只是现在他现在的体力实在太差,整理十五平米的小屋已经累得他疲惫不堪。

  当晚回到家中,张弛开始寻找关于这间房子的文件,功夫不费有心人,终于在枕头里面找到了藏着的房证和一份公证书。

  公证书是叔叔当初一手操办的,当时为了低价购买张弛家的新房,叔叔很慷慨地放弃了这间老房子的继承权,所以张弛才成了唯一继承人,三年前这老房子的总价不过两万,叔叔用一半的继承权抵扣了十万房款,当年这买卖非一般的划算。

  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此后会房价飞涨,谁能料到这里会棚户区改造,虽然这小房子不值什么钱,现在的拆迁补偿款也不过六万,不过最难得的是拥有这样一间老房子就拥有了购买安置房的资格,这才是重点。

  同区段的房子已经逼近每平米一万,而他们却能以不到一半价的价格购买,这让三年前主动放弃继承权的叔叔悔不当初。

  张弛把藏在枕头里的文件收好,初来乍到,他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虽然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不过他也明白这又破又旧的小房子是他目前拥有的最大财富。

  抖了抖枕头,从里面滚出一个小拇指粗细的物件,那物件儿黑红相间,通体黝黑,上方排列着三个不规则的白色圆圈,看上去有些像三眼天珠,张弛伸手将那物件儿拿起,颇有些份量,黑色的部分有些像炭,白圈的部分一尘不染,像是三个白玉圈儿镶嵌在一块黑炭之中,睡觉的时候就是这东西硌到了自己的脑袋。

  张弛对这东西并不陌生,这物件儿叫火源石,他在兜率宫烧火打杂的时候经常会用到,火源石内蕴含三昧真火,是台上老君用来炼丹的常用燃料。

  这颗火源石里面并无能量,换句话说,这颗火源石里面的三昧真火已经燃尽,和煤渣无异。中心有个小孔,首尾贯通,看来曾经被人当成挂件使用过。

  张弛望着那颗火源石不免有些失望,燃尽的火源石等于废料一块,不过即便是这颗火源石里面蕴含三昧真火,他现在也没有引动真火炼丹的本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