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问仙几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遇袭

问仙几许 紫月逸 3080 2019.06.12 18:24

  “二号,准备的怎么样了?”

  “鳄鱼帮的好手已经在我给的情报下,盯着目标了,按照计划,他们应该选择在雾穹林的浑江渡口动手。”

  “三号那边如何了?三号那边今早传来的密信事情已经办妥了,没有漏网之鱼。只是他反馈说任罗是被官府的人干掉的。”

  “哦?吴豹子出手了?”

  “没有,据说是堰城县的捕快。”

  “想不到堰城县还有这等高手。那也罢,省得三号出手了。三号什么时候到。”

   “今晚我们动手前他会赶到。”

  “一号,你说鳄鱼帮的人能得手吗?毕竟吴豹子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无妨,只是利用那些蠢货罢了,再说这次鳄鱼帮好像派出了长臂猿袁山,这可是鳄鱼帮四号人物,袁罡的亲侄子,一手盘龙通臂拳深得袁罡赞赏,想来是不差的。”

  “看来袁罡是要狠狠的挫一下六扇门的锐气啊,嘿嘿,毕竟鳄鱼帮现在诸事不顺,六扇门可是帮了不少忙。“

  ”二号,届时我们这样...”

  ......

  在张一凡一行茶足饭饱之际,店小二上前说到马匹已喂饱上等草料,已拴在马车上,停在后院。吴天洪见此,便携众人出发。

  离酒馆不远的一间屋子里。

  “猴子,给四当家放信鸽,说目标已经出发。“不远处一个黑大汉发号施令到。

  “好的,黑狗哥。”一个痩小个回答道。

  “麻子,给马加料了吧。”

  “嘿嘿,黑狗哥,你放心吧,那马绝对跑不了半个时辰就会趴下。”一个满脸麻子的丑陋汉子猥琐的笑道。

  “很好,带上家伙,出发!我们远远吊在那辆马车后面,绝不能让吴豹子跑了。”

  ......

  也许是饭后有些困顿,大家说话的兴致都不太高。马车内三人都在闭目养神。之前吃饭时,听吴天洪讲,这次要走的雾穹林,是湖州境内少有延绵几百里的森林,其中浑江横穿而过。因为终日浓雾弥漫而得名。马车要穿过雾穹林至少要花两个时辰,这还是走近路的情况下,而如果是走官路则至少要多花一倍的时间。因为浑江水流湍急,选择合适的地点建立桥梁当时颇让官府费时。

  走近路之所以能够节省一半时间在于有一个浑江渡口可以使用,在以前浑江渡口车水马龙,都等着排队过江,自从修建了官道后,浑江渡口就没落了,只是偶尔有人为了赶时间才会从渡口这边过。至于大家为什么愿意走官道,一是因为渡口费用颇为不菲,二是近路水盗泛滥,经常有水盗打劫,而官道相对来说风平浪静的多。

  至于吴天洪一行为什么选择走近路,在张一凡想来,应该是赶时间,其次也是艺高人胆大,相信没有哪个水贼敢打六扇门铁捕的主意。

  不知为何,冥冥中张一凡感觉身后有人跟踪,虽然他不知此感觉从何而来,但他还是把此事跟吴天洪说了。吴天洪听了张一凡的话后,并没有轻视,而是停下马车,把耳朵贴着地面好一会儿。

  “小凡说的不错,我们应该是被人跟踪了,离我们这约两里,一共七匹马。”吴天洪平静地说道。

  对于吴天洪的判断,张一凡觉得非常神奇,不知其如何推测出距离和马匹数,而项姓青年则似乎对吴天洪之言深信不疑。

  “那吴大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项姓青年急忙问道。

  “项公子勿忧,前面不远处就是浑江渡口,我们加速过江,在江对岸看这伙人是哪路人马。”吴天洪显然已有主意。

  说完,吴天洪快速挥动马鞭,顿时马车快速向渡口飞驰。但在渡口近在眼前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众人觉得奇怪,下车查看时,发现马匹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吴天洪望下渡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人,这马为何口吐白沫?”张一凡好奇问道。

  “马匹应该是在刚才那边小镇被人下了药,马车是不能用了,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啊。”

  “那该如何?”姣儿有些焦急的问到。

  “为今之计,只好先过渡口再说,返回是不可能的了。张一凡保护好项公子和姣儿,一会儿估计有一场恶战了。”吴天洪淡淡的说道。

  “是,大人。”张一凡领命到。

  说罢,众人徒步赶往渡口。约一盏茶功夫,来到了渡口,幸运的是渡口正好停着一艘渡船,而不用排队等候。此时的渡口,没什么人烟,想来是因为现今正值夏汛,浑江水浑浊而湍急,渡江也是有些风险的,大家都走官道去了。

  渡船上船夫有四人,而渡江的客人则有七八人,船夫本来是要开船,看见张一凡一行人来了,就多等了一会儿,等他们上船后便开动渡船。

  几名船夫此时划船颇为吃力,江面水流湍急,渡船缓慢的朝对岸行驶着。

  而在渡口处,则隐约可以看见七匹马停留在岸边,人则不见踪影。

  就在此时,吴天洪突然开口说道:“不知是江湖上哪一路朋友,在下吴天洪,还请现身吧,这点伎俩还不放在吴某眼里。”张一凡等人一听也吃一惊,显然也不知其所云。

  “不愧是六扇门天罡铁捕,吴豹子,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在下鳄鱼帮袁山。”一年轻男子现身说道,只见其双臂垂下可到膝,竟是少见的长臂人。

  “你们鳄鱼帮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六扇门的注意,不怕惹祸上门吗?”

  “哼,吴豹子你之前断我鳄鱼帮财路,近期又杀我帮护法梅花三杰,不杀了你,我叔心难安。至于六扇门,没有真凭实据,也找不到我鳄鱼帮头上。”袁山恶狠狠的说道。

  “那就是没得谈了,正好好久没有活动身子了,拿鳄鱼帮的小崽子们开开刀。张一凡,记住我之前说的。”说完,吴天洪拔刀向前。

  “上!杀了奔雷豹,帮主升他做外刃堂副堂主!”袁山喝到。

  鳄鱼帮众听此话语,立马奋不顾死,围住吴天洪。

  奔雷豹吴天洪果然名不虚传,一手奔雷刀法快如奔雷,身法迅如猎豹,片刻间便击杀一人,重伤一人,只是重赏之下,鳄鱼帮众悍不畏死,牢牢围住吴天洪,不让其发挥身法优势。其中四人还能与他对攻几招,颇为不凡。

  “原来是死凶鳄四兄弟,袁罡还真的看的起吴某。”吴天洪有些气急败坏。

  四人并无回应,紧密配合进攻,吴天洪此时便真的无暇顾忌其他,专心应对起来。毕竟凶鳄四兄弟虽说单独拿出来不值一提,只是江湖上稍厉害些的二流高手,但是一旦他们联手合击,便是江湖上功法高深的一流高手应付起来都颇为费力,传闻湖州一流高手排号前二十的青竹书生命丧他们手上,他们是袁罡的贴身护卫,这次也派了出来,看来是铁了心要其性命。

  就在吴天洪与鳄鱼帮众争斗正酣时,旁人都没注意到张一凡,此刻他静静的站在那儿,双目通红,双手颤抖,项姓青年觉得有些奇怪,正要相问时。一旁传声音,“这几条小鱼,我先料理了,省得到处乱跑麻烦。”正是袁山朝这边走来,赤手空拳。

  就在袁山上前准备动手时,张一凡拔锏上前,动若猛虎。繁星点点、流星赶月、星火一击,打的袁山措手不及,趁着时机,袁山往后退了一丈,此刻他双手微颤,用来抵挡重锏的砂金臂环隐隐有破碎迹象,这让他又惊又怒。

  “你是何人!我可没见六扇门中有你这号好手!”袁山喝问到。

  “堰城张一凡,梅花三盜是我杀的,既然你是鳄鱼帮的,那也去死吧,我发誓要屠尽鳄鱼帮之人的。”张一凡双目血红满身杀人的冲袁山说道。

  “大胆!小子,居然敢屠我鳄鱼帮满门,连孙霸天都不敢说此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看来留你不得!”袁山闻言大怒,开始施展盘龙通臂拳。

  盘龙通臂拳是袁山的成名武技,配合他那非常人般长臂,令拳法威力更甚。张一凡在此拳法下,只能被动防守。

  此刻形式开始对张一凡这边不利,吴天胜与凶鳄四兄弟打的难解难分,在其他帮众的骚扰下,开始渐渐不支,如果没有支援,落败是早晚的事。

  而张一凡这边袁山开始暗暗叫苦,虽然在猛攻之下,偶尔能打中张一凡一拳,但是其好像没事人一样,要知道他这一拳正常情况下可是可以打死一头牛的,打在人身上非死即残,这让他开始惶恐起来。

  原来张一凡自上次与任罗一战后,火字诀欲火焚身已然大成。大成之后的御火焚身别有妙用,可以内敛用作防御,对于非内力攻击可以抵挡大部分威能,特别是拳脚功夫,有着极大的克制,这也是他在偶然教张三儿练武时知晓的。

  袁山见自己武功被张一凡克制,不由得大急,此刻张一凡攻,他被迫闪躲,虽说凭借自己灵活的身手目前张一凡还未得手,但他不知道张一凡是否还有后手。不能等了,袁山决定执行备用计划。

  他突然发出三声怪叫,像是传递某种信号,片刻后渡船竟开始晃动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