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余生无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争吵 (3)

余生无多 杨高攀 2447 2018.08.10 18:10

  小光不顾我们的反对,掏出手机调大音量,放起大悲咒念道:“你们跟我一起潜心念佛,希望佛祖保佑小帅化解这段孽缘。”

  我啪地一声毫不留情地打在小光的短寸头上道:“这种时候才来保佑,你早干嘛去了?”

  “施主稍安勿躁,我也不曾料到梦月会移动别恋,你看她平日里对小帅百依百顺,分开一小会都要死要活,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别人。”小光委屈道,说得却不无道理。

  “有心之人你即使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看守她都没有用,”严松微微一笑,经验丰富地道,“更别提他们这种一天只有六分之一的时间在一起的人,有大把的时间作奸犯科。”

  “忆风,你赶紧日夜不停地盯着你家那位,”小光搓着手指提醒道,“近来我夜观星象,察觉宿舍有不祥之兆,况且你家那位还有前科,女人都不可靠。”

  “你别瞎说,”我恨得牙痒痒,巴不得将小光从楼上扔下去,“我们分分合合又不是因为第三者插足,和小帅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你少在这里不懂装懂。”

  “但是结果都一样,容不得你抵赖。”小光的话比往日多了许多,而且处处针对我,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厌烦地说道:“我们现在正在谈论小帅的事情,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要是真有那预知未来的本事,倒不如掐指算算小帅此刻身在何处,省得我们担心。”

  小光摇摇头道:“天机不可泄露,回来的时候总该回来。”

  光说不做假把式,马后炮谁不会。

  天色渐渐已晚,小帅还是没有回来,我们一群人担心万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刻都不敢离开。

  情急之下我拨通冯梦洁的电话道:“小帅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麻烦你去趟女生宿舍看看秦梦月在不在,或许她知道小帅的去处。”

  “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说漏嘴,你非不听,没影的事情你瞎说个什么劲,现在闯祸了,知道来求我?”冯梦洁数落道。

  我真是比窦娥还冤,解释道:“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说,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挑衅,小帅气不过,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至今音讯全无。”

  冯梦洁不耐烦地道:“知道了,我不想因为别人的事情跟你吵架,这就帮你过去瞧瞧,等我电话。”

  “好的,”我对着话筒揪着嘴,发出响脆的声音,隔空亲了她一下道,“谢谢你。”

  挂完电话我走过去,拍着他们两个人的肩膀安慰道:“你们也不要太过于担心,我已经让小洁去梦月的宿舍看个究竟,或许能问出个结果,我们不要在这里自己吓自己。”

  小光唉声叹气地道:“一直以为我是这个宿舍最可怜的人,可是细想之下我才是这个宿舍最幸福的人,你们一个个都受尽前任、现任的折磨,只有我可以独善其身。”

  我骑坐在椅子上,抱着靠背,鄙视地笑道:“你倒想来着,可惜人家不给你这个机会。”

  “我现在算是看得明明白白,往后宁可孤单一辈子,也不会轻易找对象自寻烦恼。”小光一副看透万事万物的样子,好像这个花花世界与他毫不相干。

  严松摸着小光的脑门道:“你的脑袋肯定被门夹过,一天到晚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难不成你这辈子打算打光棍,到时候恐怕你愿意,你父母也会坚决反对到底,还有你想过没有,以后身边的人又要怎么看你。”

  “随便他们,我又不是为他们而活,只要我自己过得开心就好。”小光天真地反驳道,真想上去抽他一耳光,打醒他。

  “你这叫自私自利,”我反问道,“这样的日子你觉着过得会开心吗?生活不就是由千千万万的烦恼组成,我们要迎难而上,越挫越勇,少了这些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

  “此话正解,”严松举手赞成道,“人总不能因为一点挫折就自暴自弃,要勇敢地活下去,你想一下那些生下来就是残疾之人,年过三十正值青春年华生病之人,或是穷困潦倒之人,谁不是努力地活着。”

  “我就是发发牢骚,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跟专家似的,不就比我多谈过几次恋爱。”

  很快小茜回来电话,道:“梦月说下午的时候见过小帅,他们两个人大吵一架之后就分开了,然后再也没有联系。”

  “梦月真的喜新厌旧了?”我不敢明目张胆地问,可是这件事情憋在心里不问又难受得很。

  “没有的事情,一直都是那个男生一厢情愿,梦月从未答应过他。”

  “原来如此,”我默默地道,“那是我冤枉梦月了。”

  “可不是,”冯梦洁嗤之以鼻地道,“你们男人本性如此,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责怪我们女人,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对谁错。”

  我哄着她道:“现在关键是把小帅找回来,别什么事情都往男人身上扯,男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不能一概而论。”

  “反正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冯梦洁毫不留情面地道,“梦月正在打电话,你稍安勿躁。”

  忽地听见电话里面传来秦梦月的喊叫声,“赶紧让他们去医院,小帅这会正在医院。”

  我来不及确认真假,拉上他们俩撒腿就往外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光一边拖拖拉拉地穿鞋一边问道。

  “小帅在医院,”我心里乱糟糟地道,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去医院?

  来到医院的时候,冯梦洁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见到我们,她走过来道:“你们来了。”

  “小帅人呢?”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冯梦洁指着病房道:“在里面。”

  我们刚要冲进去,冯梦洁拦在面前道:“梦月正在里面,你们暂时别进去。”

  我们偷偷地走到门口,屏住呼吸,侧耳偷听,里面传来他们的争吵声。

  只听小帅艰难地道:“这次不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这件事情你到底想隐瞒到什么时候?”

  秦梦月委屈道:“我都说了多少遍,是他一直在追求我,我从来没有答应他,奇了怪了我到底隐瞒什么?”

  “反正就是你不对,你不该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你不搭理人家,他能找上门去?”小帅耍浑道。

  秦梦月哭着道:“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

  门突然开了,秦梦月哭红着脸走出来。

  我们三个人脚底一滑,磕磕碰碰地撞进到病房,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们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讲话,刚准备进来,门就自己打开了。”小光越描越黑,倒不如沉默来得干脆。

  我见气氛不对,四处充满火药的味道,走到冯梦洁身边,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你先带梦月出去走走,这里交给我们。”

  冯梦洁点点头硬拉着秦梦月走出来,临别的时候还对着我们道:“别理他们,从古至今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除外,至少我没有伤害过女生。”小光傻头傻脑地撇清道。

  我推他出门道:“从今以后你不要和我们站在统一战线,赶紧去找你的小姐妹。”

  小光死皮烂脸地留下来,拉着小帅的病床道:“我要留下来照顾小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