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希曼海流

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誉 卢本五十五 9373 2019.06.13 03:00

  伴随着“轰轰隆隆”脚步声,比尔吉沃特港又苏醒了过来。而随着不断推门而入的响声,伊泽所在的这间酒馆眨眼间就人满为患,凌乱的椅子被扶正,空荡的桌子摆卖了大大小小的酒杯,一阵阵酒香和一声声热情的招呼也飘荡在小小的酒馆内。

  先前倒在地上宿醉的酒鬼们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熟稔的走向一张张桌子。因为在每年“希曼”海流来临不能出航的几天里,全比尔吉沃特的人们都聚集在酒馆里,所以桌子明显不够用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涌入,有几人看到伊泽桌子上的空位,径直走过来。

  “唔。”趴在桌子上的伊泽感觉到了晃动,和周边人们的高谈阔论,缓缓抬起头。

  “我靠,什么时候酒馆这么多人了?”伊泽揉着醉酒过后发胀的脑袋,看着酒馆里高举着酒杯畅谈的人群。还有,突然加入到自己桌上的一名胡子花白的老海盗和一个面容清瘦的青年。

  看到伊泽醒了,老海盗咧着大笑了笑,扭头冲着伙计喊道:“一大桶山蚀朗姆酒,今天我要跟这俩位小哥痛饮上一场。”手上和脖子上挂满的坠饰叮当乱响。

  那位面容清瘦的青年也冲着伊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身上没有任何能让人回忆起的特征,如同万千大众一样,毫不起眼。

  伊泽也回应的报以友善的一笑,看着街外行色匆匆的人群,知道比尔吉沃特一年一次的“希曼”海流要来了。

  “嘭。”伙计费力的搬着一桶半人高的酒桶小心的放在桌边。

  “哈哈哈,都满上。”老海盗咧着大单手提起酒桶分别给伊泽和那名青年倒了满满一大杯,连带着还趴在桌子上不胜酒力的杰斯,和不知带着菲兹去哪玩了的寻宝小队三人的空酒杯,都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额。。。”伊泽看着豪爽的老海盗添满一个个酒杯,扶着酒后还有些昏沉的头,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这朗姆酒太烈了,我已经喝不下。”要知道,扰人兴致可是很没有风度的一件事。

  “原来是外来人。”在比尔吉沃特没有人会不适应朗姆酒,老海盗表示理解的端起酒杯,一仰头灌了一大口,抹了把胡子上残留的酒沫,咧着大拍了拍伊泽的肩膀,“小伙子,如果你还能活着坐在这里喝酒,为什么不开畅饮呢?”

  “额。。。”伊泽没明白这句话。

  老海盗没有理会伊泽,捧着酒杯自顾自的喝着,浑浊的双眼看着前方,“这间酒馆的老板,是海盗船上曾经跟我一起并肩的战友。每当进行完一次劫掠行动或者一场殊死的海战后,我们都会来到这间酒馆,相约痛饮。”老海盗说着又仰头灌了一大口酒,“再后来,我已经坐在这里自己喝了二十多年的酒。”

  “如果你还能活着坐在这里喝酒,为什么不开畅饮。。。”伊泽仔细回味着这句话,在他心里也有了不同的解释:活着,就开畅饮。其实所有的事都没有那么复杂,人活的简单点,把事情也看得简单点,不管怎样,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想着脸上带起一丝笑容,举起酒杯学着老海盗的样子仰头灌了一大口,今天真是的值得喝酒的日子,更何况:有酒,有故事。

  桌子上只有一大口一大口灌着酒的老海盗,学着老海盗喝酒的样子结果被呛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伊泽,始终端着酒杯小口抿着的青年,还有趴在桌子上昏的杰斯。虽然还有人不断涌入这个满满当当的小酒馆,可是自从老海盗坐到这张桌子上后,他们宁愿去别的桌子挤一挤引起一阵骂骂咧咧,也不到这张还空出寻宝小队和菲兹四个位子的桌子上,这是伊泽喝着酒忽略的第一个问题。

  “隆,隆。”

  一道低沉却厚实的响声盖住了酒馆里的吵闹,就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缓缓接近,声音虽不大,却有着强有力的穿透声。伊泽知道,这应该就是海流“希曼。”

  酒馆的人们都停止了交谈,老海盗也放下了酒杯,感受着能引进心跳共鸣的悸动声,浑浊的双眼看不到一丝光彩,缓缓出声道:“希曼海流,据说在人们刚发现蓝焰岛时,就已经存在了。有人说它是海之主的咆哮,也有学者做过调查,是海底不知名的海兽群搅动海水所引起的共鸣。不过至今却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

  “那么,希曼来临的几天里真的就不能出航吗?”伊泽出声问道。

  老海盗点点头,“希曼海流是在海平面以下涌动的一股暗流,在海岸上除了能感觉到那股震动外,海平面是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曾经有人不相信这世代流传下来的说法,执意出海。”说着老海盗又端起酒杯,“结果,在刚离开码头的近海区域,就被搅成了一片片碎木板。希曼海流,就像是海之主在提醒人们,这大海里的一切都是他馈赠的人们的,他也随时可以收回。在不能出航的几天里,比尔吉沃特的人们得到了休息,大海也得到了休息,对海洋生物的捕捞也得到了节制。就用我曾经出航到艾欧尼亚学到的一个词,秋收冬藏可以来解释。”

  老海盗好像说累了,仰头灌了一口酒,突然眼睛一亮说道:“也不是不能出航,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有趣的约德尔人,就在希曼海流来临时离开了。”顿了顿,“不过他是飞过去的。咯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约德尔人?难道是。。。”伊泽想到了大胡子。

  “名字我忘记了,不过那家伙总是自称大发明家。真是个让人念的家伙。”老海盗又恢复了浑浊的双眼,像个酒后的迟暮老人一样喃喃道。

  “果然。”伊泽暗暗感慨那大胡子怎么在哪都有认识的人。

  而桌上的令一位青年始终都沉默不语,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着胡子花白的老海盗和满脸晕,一脸醉状的伊泽。

  “啊,我下次再来比尔吉沃特,一定陪你喝酒。”伊泽显得非常熟络的拍着老海盗的肩膀,“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总不能海盗海盗的喊你吧。”完了,他已经彻底醉了。

  “名字啊,好久不用,已经快忘了。”老海盗看着醉猫一样的伊泽哈哈大笑着,“你就叫我文森特吧。老海盗,文森特。”

  “哈哈哈,你是一名老海盗。”伊泽拍着桌上喊道。

  桌子上那名沉默不语的青年脸上却起了一丝波澜,在听到文森特这三个字时。

  没有注意到青年脸上微微的皱眉和只把文森特当做一个普通名字来听的伊泽,这是他忽略的第二个问题。

  酒馆里也恢复到了之前热火朝天的景象,赌徒们已经在“卡卡拉拉”的玩起了骰子,海盗们喷着满的酒气,着粗俗的小曲,在大肆的谈论哪间酒馆新去的小娘们的腰肢和,还有几名醉鬼扭打在一起碰翻了好几张桌子。

  “不好意思,我想我该走了。”那名青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身说道。

  “这就要走吗?”伊泽指了指脚下半人高的酒桶。

  青年对着伊泽微微颔首,笑了笑,向酒馆外走去。

  “无趣,真是无趣啊。”伊泽一边叫嚷着一边试图把昏中的杰斯弄醒。

  没有仔细听那名青年说的唯一一句话,是伊泽忽略的第三个问题,也是最致命的一个问题。

  走出门外的那名青年走到月色照不到的斜角,微笑的伪装已经烟消云散,露出了他真正的模样。酒馆的狂欢已经持续了大半夜,客人的叫嚷声可以传到几里外的码头。不过震彻夜空夜空的欢腾跟伊泽没什么联系,他已经沉沉的去。现在在陪着老海盗喝酒的,是被伊泽弄醒的杰斯。

  “这位,很有意思。”老海盗指了指趴在桌子的伊泽,不再似之前那样豪饮,而是一口一口的抿着。

  “额。。。”杰斯不知道怎么回这句话。

  “你们来自哪里”老海盗接着说道。

  “。。。”杰斯看了眼端着酒杯垂着身子的老海盗,他问这些干什么?在比尔吉沃特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前坐着一个什么样的人,和下一秒他会对你有什么不轨的想法,了解比尔吉沃特风气的杰斯在这一类问题上一向是相当谨慎的。但看着老海盗花白的胡须和瘦弱的身形,心想他可能只是想找人聊聊天。

  “我们来自皮尔特沃夫。”

  “皮城,科技之都。好地方,这么说你俩都是科学家了。”老海盗垂着头,仿佛在自说自话,不等杰斯回话,喃喃道:“如果我的孩子生在皮城,现在也许也是一位科学家。”

  杰斯挠挠头,“也不完全是这样。”指了指趴在桌上昏的伊泽,“这小子,是一名探险家。”

  “哈哈哈。”老海盗身体一阵颤动,手腕和脖子上挂满的坠饰叮当乱响,“生在科技之都的探险家。果然是个有趣的。”

  “哈哈哈,他从小的思维和行动就跟平常人不大一样。”杰斯也一阵大笑,反正伊泽听不到。

  随后老海盗像是累了一般不再说话,只是一直捧着酒杯轻啜着。内向的杰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希曼”海流来临的响声已经微不可闻,它就像一头巨兽一样,蛰伏在海平面下。

  “对了。”杰斯努力的找了个话题,“我听说‘希曼’海流会卷上来海底的沉积物,像是沉船,大型珊瑚礁,甚至是岛屿?”

  “恩,是这样不错。”老海盗仰着脖子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不过,我在比尔吉沃特待了几十年,也没有见过希曼卷上来过岛屿,那只是口耳相传的一个说法。在记忆中,最大的一次好像是一座海底浮山。”边说着边揉了揉浑浊的眼睛,“老了,老了。好多事都记不清了。”

  “浮山?那也够惊人的。”杰斯暗叹了一句,接着问道:“那大约会在什么时候,希曼海流从海底卷出来的东西会浮出水面?”

  “希曼是环绕整个蓝焰岛的海流,从海底带上来的东西不知道会出现在蓝焰岛的哪个角落。”

  “那怎样才能知道出现在哪里?”其实杰斯对此兴趣不大,他只想着等海流过去后回到皮尔特沃夫。不过,伊泽应该很感兴趣,他是替伊泽问的。

  “就在这里。”老海盗环顾了一下小酒馆,“这里,就是比尔吉沃特传递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杰斯点了点头,这他明白:在酒馆,不管是小道消息,还是大陆上的重大新闻,都会第一时间在酒馆的人们里谈论。

  “如果你们是想去探险,那就没必要了。”老海盗看了眼熟的伊泽,仿佛洞悉了他的想法。接着说道:“如果卷上来的只是普通的沉船,根本没有探索的必要。生活在海底的海兽们已经替你们清理完毕了,你连死人的一片衣角都找不到。”

  说着老海盗又抿了一口酒,声音里好像有了力量,“如果是大一点的,就好像是那一年的浮山。”突然停下了话语,连灌了几大口酒,喃喃道:“那不是一座浮山,那就是一场灾难。当时我随着船上的同伴兴冲冲的乘船靠近那座浮山,渴望能找到山上的海底珍宝。等靠近那座浮山,才发现哪里有什么珍宝,根本就是一座兽巢。无数条蜿蜒的大蛇盘踞在山峰上,花白的蛇身密密麻麻挤成一团。还有一只只人大的蛤蟆状生物,青灰色的身体上遍布脓疱。蛇吐着长长的信子和那些蛤蟆纠缠在一起。后来,我才知道是突然被希曼带到了海平面上,不知所措的两种生物在争食物。”说着老海盗的语气多了几分颤抖。“再后来,那些生物发现了我们,发疯般的冲来。你不知道下一秒出现在你身后的是一只吐着信子的巨蛇,还是一只鼓着腮帮的蛤蟆。”

  杰斯皱着眉头,感受着老海盗话语里时隔多年的恐惧。

  “肠子,脾脏,断肢。。。铺天盖地。一回头,就看到掩护我们的大副被一只大蛤蟆连身吞没,只有双脚还露在那只可怕生物的边不断抖动着,我能看到那只蛤蟆喉咙下咽的幅度,和它用脚趾按着大副使劲往里填的动作。那真是一场噩梦。。。”老海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了。”老海盗好似恢复了平静,“后来我的伙伴们死伤殆尽。而为了阻止那些怪物登上港口,全比尔吉沃特的人们合作了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杰斯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安慰老海盗。他想着如果伊泽听到老海盗的这些话也许更有探险的念头。

  “不过,那都是几十年的事了。现在比尔吉沃特的船只都有了五花八门的大型杀伤武器,出海猎杀海兽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杰斯默默的点点头。酒桌上又陷入了沉默,除了伊泽微微的鼾声。

  “哗。”老海盗晃了晃酒桶,将剩下的一点酒倒在自己和杰斯的杯子里,还有熟的伊泽脸前的酒杯里。看了看已经要泛白的天空,端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如果你们以后再来比尔吉沃特,一定不要忘了来找老海盗喝酒。”

  “额。。。好。”杰斯看着已经走出门外好像随着会跌倒的老海盗,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杰斯静静的看着自己和伊泽被添满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良久。。。

  “呜哇。”

  “你醒了啊。”杰斯看着从酒桌上爬起来的伊泽。

  “老海盗呢?”伊泽痛苦的揉着脑袋指了指老海盗的座位。

  “走了。”

  “去哪了?”

  “不知道。”

  “哦。”

  “临走时他说以后要再来比尔吉沃特,一定找他喝酒。”

  伊泽看着空荡荡的座椅,微微一笑:“当然。”希曼海流来临的第二天。

  太阳刚刚爬起,一阵阵清凉的海风带着海水咸咸的味道吹在比尔吉沃特的每条大街上,香樟树宽大的叶子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

  “呼~~”在酒馆待了一夜的伊泽和杰斯走出门外,呼吸着清晨凉爽的空气。港口不似以往那般人声鼎沸,行街道上的行人也少的可怜,伊泽和杰斯刚离开酒馆的座位马上就被占满了。

  “走吧,喝了一晚上酒,溜达溜达。顺便找找菲兹他们。”伊泽说着揉了揉额头,沿着街道向前走去。

  杰斯也想去了带着菲兹出去玩一晚上没回来的寻宝小队,心里暗暗一惊:他们三个不会还想着对菲兹下手吧。

  一路上,沿街的店铺都紧紧的闭着门,唯有路过的几家酒馆热火朝天的传出一道道叫嚷,嬉笑声。

  “看来全比尔吉沃特的人都聚集在酒馆里了。”杰斯感叹了一句,突然把头转向伊泽:“等海流过去,我就要回去皮尔特沃夫了。”

  “恩。”伊泽点点头,“你跟我说过。”他也听出了杰斯话语里的意思是你跟不跟我一起回去,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杰斯沉默了一会,见伊泽没有什么要说的,接着问道:“那你呢下一站打算去哪?”

  “啪。”街道上终于又看见了人影,不过是被两个酒馆伙计抬着扔出来的醉鬼。

  “下一站。。。”伊泽喃喃道,其实他也很想先回到皮尔特沃夫,去弄清自己为什么见到再生坠饰就强烈的感觉一定和凯瑟琳有关联。但是诺克萨斯和祖安任何有可能的联合同样让人心忧,他不知道远在德玛西亚的嘉文是不是已经了解了情况。而且,他的原计划是一路向南,下一站应该是班德尔城。

  “下一站,”伊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

  “。。。”杰斯看着伊泽,两人相对无语。

  “感觉有很多要去的地方,却不知道要先去哪里。并且,我打算带菲兹一起,以后一些事要跟它一起商量了。”伊泽看着前方每天都走过的屠夫之桥,却发现好像长的永远都走不完一样。

  又是一段相对无语的路程,伊泽率先打破沉默:“对了,你要回皮尔特沃夫,那寻宝小队不就只剩三人了?”

  “这没什么,他们再找一个队员就可以了,并且。。。”杰斯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接着说道:“我打算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他们,我叫杰斯,来自皮尔特沃夫,是一名发明家。”

  “哦?”伊泽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色,“这么说,你已经把他们当朋友了。”

  “恩。虽然我们彼此都没见过各自的真面目,可是毕竟相处了这么久。说不定我回到皮尔特沃夫待一段时间会再出来找他们。”杰斯脑海里想着三个活宝做的啼笑皆非的事,露出一丝笑容。

  二人已经从青港的小酒馆沿着街道走到了近海的码头,已经可以看得到码头林立的船帆,和矗立在海中的灯塔,只是少了忙碌的人群。

  海平面上没有一丝异样,站在港口的两人却能试出脚下若有若无的颤动,就好像有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在轻轻的抓你,你可以感觉到,却抓不住。

  “你感觉到了吗?”伊泽转头看向杰斯。

  杰斯点点头,也看着没有一丝波澜的海面说道伊泽想起了厄运小姐说过的希曼海流说不定会卷上来一座海底的岛屿,多少有些期待。(因为他昨晚在在酒馆已经着了,所以不知道老海盗所说的话)。

  而两人遍寻不到的菲兹和寻宝小队三人此时在一所装潢富丽,带着几分华贵。不像昨天晚上伊泽所在的酒馆,到处是锯末和尘土。亮光可鉴的地面上少有酒污泼洒的痕迹,更不要提斗殴时跌落的门牙了。

  寻宝小队三人跟酒馆里所有的男人一样,盯着台上一道妙曼的身影,在酒精的熏蒸下荡漾出无尽的遐想。没错,那就是厄运小姐。

  事情往回一点,寻宝小队三人带着菲兹在青港的街道上乱窜,然后就在酒馆门口碰上了曾经领着伊泽和菲兹去厄运小姐船上的大副,然后就被热情的邀请进来了。

  “我们是寻宝小队,为什么要在这里看女人?”寻宝小队二号指了指台上猩色的秀发不停舞动的厄运小姐。

  “没品位,老四你告诉他。”寻宝小队三号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舞台上的身影,一脸厌烦的说道。

  “女人,就是宝。”寻宝小队四号也是一脸的不耐烦。

  说话间厄运小姐扭着细柳一般的腰肢走到寻宝小队的桌前,身子一踅,兴致高昂的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听说,你们是随探险家一起来到比尔吉沃特的?”

  “是的。”女色对寻宝小队二号没什么吸引力。

  “衮开,不解风情。”寻宝小队三号一把推开二号站到厄运小姐身前,“美丽的小姐,诚如您所说,探险家是随我们一起的。”他把伊泽说成是跟着他一起来到比尔吉沃特的。

  “呵呵,这样啊。”厄运小姐娇笑了一声,“那不知道,你有什么关于探险家的秘密可以跟我分享吗?”声音都仿佛闪耀着光芒。

  “探险家的秘密?”三号挠着头想了想,“他有一头黄头发?”

  “。。。我知道。”

  “他总是背着一个行囊”

  “你在逗我?”厄运小姐渐渐收起笑容。

  “额,他是从艾欧尼亚来的?”三号试探的说道。

  “哦,还有吗?”厄运小姐脸庞又绽放出摄人心魄的笑容。

  “喂,你怎么可以出卖朋友。”四号一边指责着三号一边挤过来,笑嘻嘻的说道:“我还知道,他的家乡是皮尔特沃夫。”

  。。。。。。。。。。

  在不知道寻宝小队三人泄露了伊泽多少不算秘密的秘密之后,厄运小姐满足的向三人甩出一个飞,扭着腰肢又回到了舞台上。在她转身的时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和一双刚才还顾盼生姿的眼睛,心里暗暗想到:虽然都是些没用的信息,不过我现在可以确定那名探险家的确不是普朗克请来的。

  而在比尔吉沃特接下来要发生的重变上,厄运小姐的确帮了伊泽很大的忙。不过,那都是后话了。太阳已经升到很高了,找不到寻宝小队和菲兹的伊泽打算回到昨天的小酒馆去等他们。毕竟在希曼海流来临的几天里全比尔吉沃特的人们都会聚集在酒馆。

  刚穿过屠夫之桥的伊泽和杰斯就被一人拦下了,伊泽认出那是厄运小姐船上的大副。

  大副对着伊泽恭敬的一弯腰,一句话道明来意:“我家船长邀请二位到酒馆去坐坐。而且菲兹大人与您的三位伙伴也在那里。”

  “哦?菲兹他们也在。”伊泽和杰斯相视点点头,示意大副前面带路。

  自从那次伊泽从厄运小姐船上回来,并且发现在她给菲兹的包裹里还装着自己的那27个金币后,伊泽发现她不像是初次见面时给人那么恶劣的感觉,对她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厄运小姐的酒馆也是在青港的一条主干路上,比昨晚伊泽他们所在的酒馆豪华多了,不过这几天全比尔吉沃特的酒馆都有一个相同点:兴奋的狂欢和大声的笑骂。

  大副指了指菲兹和寻宝小队三人的桌子,就退下去消失在酒馆的人流中。伊泽也看到了舞台上像深海中女妖一样的厄运小姐。

  没人在意刚刚推门进来的伊泽和杰斯,人群中心的厄运小姐,就是这场狂欢唯一的焦点。不过身为焦点的她,却注意到了自己的客人。

  “我的好朋友们,恐怕我只能陪到这里了。”厄运小姐拢了拢猩色的秀发,轻巧的跳下舞台。

  男人们爆发出一阵吼叫以示抗议。

  “好啦好啦,我们不是玩得很开心吗?”她轻笑着娇嗔道,对着酒馆昏黑的角落里随意的作了个手势,像酒馆的后台走去。

  而伊泽和杰斯已经坐到了桌上,看着捧着鱼干吃的开心的菲兹。

  “你们两个也是慕名而来吗?”寻宝小队三号打了个酒嗝,看着两人说道。

  “慕名,慕谁的名?”杰斯不解。

  “当然是。。。”三号指了指款款走向后台的那道身影,“当然是厄运小姐。”

  “哦。”杰斯随口应了一句。在他走进酒馆见到寻宝小队三人后就一直想着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表面自己的身份。因为一旦自己表面身份,也就预示着退出了寻宝小队。

  这边还没等伊泽坐热,那名中年大副又走过来欠欠身,对着伊泽说道:“我家船长请你到后厅。”

  伊泽一愣,“到后厅?”

  看着大副点了点头,又问道:“就我一个?”

  大副又点了点头。

  “啊,为什么厄运小姐一直这么关心探险家。没来之前问的也是他的事情,来了之后直接邀请他一人去独处。为什么不是我。。。”寻宝小队三号捶顿足的嚷着。

  “想知道为什么吗?”杰斯插了一句。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他。”

  伊泽跟在大副身后,被带到一间密室前。

  关闭了石门,点燃了蜡烛。

  “什么事?”伊泽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厄运小姐。

  厄运小姐脸上没有了酒馆里无忧无虑的伪装,柳眉微微皱着,“还是,关于普朗克。”

  “哦,我说过不会介入比尔吉沃特的争斗。”伊泽面无表情。

  “我知道。”厄运小姐说着顿了顿,“在希曼海流来临的前一天,有一艘船在蓝焰岛的北部登陆了。虽然每天来往于比尔吉沃特港的船只不计其数,但一般的船只都会从比尔吉沃特正面入港,只有那里才有供商船停泊的渡口,和卸载货物的工人。而且,你也知道的,蓝焰岛的北部。”

  “普朗克的海盗大本营。”伊泽点了点头,“什么意思,你直说吧。”

  “从我手下的报告来看,那艘船上没有特别鲜明的符号代表是比尔吉沃特的船只。所以,我可以肯定,普朗克从大陆上的某一块区域调集了人手。”

  “调集了人手?对付你?”伊泽问。

  “如果只是简单的对付我,就不会来找你了。”厄运小姐眉头皱的更甚,“现在的普朗克,手上没有一艘过的海盗船,他是要对付他父,大海盗魅影文森特,抢夺比尔吉沃特港最大的船冥渊。”

  不等伊泽回话,接着说道:“现在的比尔吉沃特港,一直有他父制约着他。如果他成功的抢夺了冥渊,那就会成为比尔吉沃特的顶端,一个真正的海盗之王。而这里。。。”厄运小姐说着,跺了跺脚下的地面,“也会被普朗克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海盗王。”

  伊泽还是没有一丝表情,出声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帮助那个什么文森特呢?有他在一天,普朗克不就不会得逞了。”

  厄运听到伊泽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你以为,第一名还需要听第二名的忠告吗?”

  “也对。”伊泽说道:“我刚刚思考了一下,普朗克唯一能干掉他父的办法就是有足够强劲的帮手,强到超越他父。不过,也不排除令一种可能。。。”伊泽顿了顿,“那就是他父自愿把冥渊让给他,哈哈哈。。。”伊泽玩笑般的话语不幸言中了事实,不过却是在悲惨的环境下发生的。。。

  “这不是在开玩笑。”厄运小姐冷冷的打断了伊泽。

  “额。”伊泽止住了笑声,正色道:“那你需要我怎么帮你,还有我为什么要帮你?”

  “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厄运小姐撩了下秀发,“昨天晚上我在跟菲兹交谈过,知道它来自水下的一座都市。如果比尔吉沃特变成了普朗克的私人地盘,那么在蓝焰岛也将是海盗们的天堂。简单点说,你以后也不会再这么随随便便的就能到达蓝焰岛了,因为这是海盗管制的地方。”说着厄运小姐顿了顿,“就当是为了菲兹,可以随时回去他水下面的家。也可以当作我对你的一个请求。”

  伊泽听完后暗暗思索着:海盗管辖的海域,就是无秩序海域了。不为别的,就算为了保卫者之海的那个传说,也不能让蓝焰岛沦落成这样。

  “这个请求,我接受。接下来说说要我怎么帮你。”

  厄运小姐露出一丝喜色,“至于怎么帮我。先前也说过,如果普朗克真的夺得了冥渊号,那一定是有足够强力的帮手。真的到了那个时刻,我希望你也能作为帮手,帮我一起制衡普朗克。”

  “这个可以。”伊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他却忽略了难道他能在比尔吉沃特帮厄运一辈子?

  “难道你就没有一家独大的想法?”伊泽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我有。”厄运小姐眼里泛着光彩,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到。“不过不是你想的那种一家独大。我的目标是整合整个比尔吉沃特,建立起一个有秩序的城邦。改变人们口中一提起比尔吉沃特就是犯罪者的天堂和海盗的聚集地。”说着厄运小姐角勾起一抹微笑,“改变这里,才是对家乡最好的回报。”

  “改变,家乡。。。”伊泽喃喃的咀嚼着这个词语。

  两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过了良久,伊泽长呼一口气,站起身向密室外走去,背对着厄运小姐挥了挥手:“不管怎样,祝你好运。”

  厄运小姐看着伊泽越来越远的背影,角露出一丝真诚的微笑,这要是被大街上的人看到会被惊掉下巴,大名鼎鼎的厄运小姐竟然会对人真诚的微笑。

  “谢谢你,探险家。”这句话,是她在心里说的。

  于是,比尔吉沃特未来的格局就在两人寥寥的几句谈话中被定下了。当然,这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