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法医小姐和她的权臣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进展

法医小姐和她的权臣夫君 木臣肆 4412 2020.06.30 21:30

  宋潇与萧锦分宾主落座,相互冷正脸谁也不理谁,谁先口谁就输了的小学生式打架。这二人较着劲的样子倒是让府里的下人很无语。

  最后还是宋潇先开口妥协:“喂,没必要吧,你又不是我爹娘,管的太宽了好么!”

  “你若是帮官府查案,届时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官府中人,你那个店铺应该不只是营业吧。为了查案影响了后面的事,合不合算,你应该很清楚。”萧锦一下子就抓住了宋潇的痛处。可是萧潇也不是什么顾前不顾后的人,此番做法,乃是另有一番算计。若是旁人随随便便的就能猜到她的算计,这怎能成为算计。

  宋潇淡淡一笑:“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我自己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萧锦垂眸轻笑,微微摇头:“果然还是个孩子啊,自以为已经长大了,其实幼稚的要死。试错不要紧,可是宋潇,有的错能试,有的不能。你以为你很聪明吗,让别人都知道你和官府有联系,你可以把消息通过布坊传出去,可是你既然能传出去,其他人就能查到来源,官商勾结,还是别的什么,可就难说了。”

  宋潇听懂了萧锦的话外音,冷汗直流,但因为毕竟还有萧锦在,只好强装镇定。

  萧锦看了看这么多年被自己藏在心里的女孩,认真说到:“刑部尚书会在年底辞官,我知道你在盯着刑部右侍郎的位置,急于立功。”

  宋潇看着萧锦的眸子,却感觉根本看不透,宋潇此时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有多可怕,他每一句话的真假宋潇根本无从分辨,当初信誓旦旦的说看懂了萧锦,如今才明白也许是眼前的人故意为之。

  想到这里,宋潇反而笑了:“不知大人有何高见?”

  “与其费尽心机的布下网,不如直接借个网来用。”

  “此话怎讲?”

  “百花楼已经没必要存在了,可为什么还没有解散?”

  “我与百花楼楼主非亲非故,如何借网?”

  “百花楼如此可怖,皇帝登基时为何不下令围剿?”

  “正宫?”

  “宋公子才学过人,在下佩服。”

  “多谢大人赐教,晚生拜服。”

  这俩人打了半天哑迷,现在终于开始说人话了。

  “那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宋潇满面春风的看着萧锦。

  “你还是学学圆滑吧,好好磨磨你这性子。你这脾气迟早吃亏。”

  宋潇气的想揍萧锦,奈何毕竟此人刚刚让自己悬崖勒马,不方便下手,只得强忍怒火,满脸堆笑,几乎是咬着牙龈说出来的:“多谢指教。”

  萧锦看她老实了,也就不打算逗她了,正色道:“我怀疑文家后面有见不得人的事情,文小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请陌生男人过府,我思量着恐怕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招一些能人异士,你现在要是在去文府过于刻意了,再找时机,以门人什么的身份过去,旁敲侧击,你我双管齐下。不过你已经给官府当过仵作了,这有点难办啊。”

  “要是以江湖中人的身份去呢?”宋潇微微一笑,“只不过要劳烦萧大人送在下一点东西了。”

  “请讲。”

  “面具而已。”

  “面具便可?”

  “面具便可。”宋潇的样子像极了狡诈的狐狸,“他日若是有人疑我身份,最后查了半天也只是宋潇。你既然已经知道我并非姓宋名潇,也该知我要干什么。”

  “妙哉,妙哉。”萧锦鼓掌称赞。

  ——————————————————————————————————

  宋潇和萧锦说完话以后就飘了,于是就发生了一件很让人无语的事——宋潇把脚崴了。

  有一种人喝凉水都能塞牙,比如宋潇,右脚韧带拉伤。本来就有旧伤脚,现在可谓是雪上加霜,看着自己被固定好的脚欲哭无泪。他喵的怎么崴的这么巧呢,她刚想干点啥不好的事,结果就骨折了。此情此景宋潇只想仰天长叹一句:“人在做,天在看。”

  宋潇含泪给自己设计了一辆轮椅,因为这脚伤没有个一两个月估计是好不了了。

  这两个礼拜算是没脸见人了,好在萧锦已经去准备面具了,只要不是太丑她大概会一直戴着,毕竟一个习武之人因为走神练功时摔地上,这种事怎么想怎么丢人。

  宋潇心理年龄再怎么大,终究还是没摆脱孩子心性,两世为人没什么谈情说爱的经历,更别说是为人父母,虽说不是温室里的花,却也没经历过风吹雨打,烈日骄阳。很多时候有些方面活的通透了,另一些方面会更显孩子气。

  当然了,宋潇不能因为脚残了放弃该干的事,她从一些各个孤儿院里领回来些合适孩子,这些孩子活的不好,却有着惊人的意志力,大一点的孩子送到姚远那里学习,小的孩子则被氢一照顾着,教教武功。这些孩子倒是不怕吃苦,进步极快。

  比如姚远用了月余天就培养出来了一个会管账的。

  顺便提一句,由于宋潇自己的一些小癖好,成功的劝说成功姚远从此代号为氦二。

  被迫改名的小樱同情的看着姚远,不过姚远本人到觉着没什么,他原来也不叫姚远,后来还不是改名了,上位者的意思罢了。

  这几天,宋潇带着萧锦送的面具,谈妥了不少生意,成功的将布坊做到了名满乌梅镇。而宋潇的布坊由于起名过于简单(就叫布坊),便于记忆,名声大噪,京城不少贵妇不远万里派人前来购买,生意兴隆。

  萧锦那边也在有条不紊的查案,案子稍微有了些眉目,文家那边积极配合调查,给让查案工作轻松许多。

  宋潇则是在坐着轮椅的情况下和乌梅镇的不少商铺谈妥了生意,再根据高中学的工业区位因素,成功开展了一条纺织业的生产链条,成为了纺织业的新秀。甚至有些市场垄断的势头。

  长期以来笑傲江淮一带的文家此时自顾不暇,也就没有管她。

  于是在这几个月里,民间出现了新的商业巨头——玉面君。

  由于宋潇此人故弄玄虚的本领实在是太过强大,走到哪都带着这么一个白玉面具,所以给人留下来了很神秘的印象,人送外号玉面君。

  江湖传言,玉面君双腿残疾(确实是废了这么一个月),走到哪都带着面具,要是让签名,宋潇直接反写拼音,一群鬼画符谁看的懂。

  所以干脆别人给他起了个号,要不然都没法描述此人。

  再加上宋潇本人的煽风点火,不出一个月,整个江淮都开始使用布坊的布了。

  在此名声大噪之际,宋潇不仅开了连锁店,甚至搞起来了其他行业。

  比如瓦特改良的蒸汽机。

  比如粗盐提纯。

  比如玻璃。

  比如冶铁。

  比如糖。

  从玉氏布坊到玉氏品牌,宋潇前前后后用了四个月。

  皇帝老头也够给面子,直接又给了她十个助手,依次为——锂三铍四硼五,碳六氮七氧八氟九氖十,钠十一镁十二。

  真好。

  ——————————————————————————————————

  十月深秋,江淮的冬日即将到来。信号弹在高空炸开,青绿色渲染了天空。没有什么特殊的形状,好像就是哪个大户人家放了个烟花。

  琅嬛叶氏集结令。只有叶氏门人能看懂其中的信息。

  坐标:琼山阳云湖阴。

  再看到集结令的瞬间宋潇就沸腾了,青绿色是家主专用的颜色,其余信号弹皆为黄色。也就是说师父那里有活了。能请动叶家家主的活绝对是个大活,宋潇兴奋的收拾好东西,骑马飞奔去琼山云湖。

  叶家的众师兄弟早就知道自家小师妹在这边,看见宋潇过来也并不惊讶,淡定的喊了句:“小师弟来了啊?”

  “大……大师兄?”宋潇傻了,她家大师兄居然离开了家族,跑来帮忙,看来这事果真是件大事情了。“师兄啊,师父喊咱们什么事啊?”

  “没事,你知道文家吧,就你之前刚得罪的文小姐那个文家,后面参与了盗墓,这次是个大墓,那些个倒斗的人应付不了了,就请了我们琅嬛叶氏的人来帮忙。毕竟咱们以轻功闻名江湖,墓里机关多,咱们下去探个道就完了。”

  “盗墓?”

  “这些商贾们形成了自己的商会,想要在商会里出名,大多都要使点手段。”

  “所以,就要挖坟掘墓吗?”

  “江湖险恶,没有这些阴谋诡计,何来江湖险恶?再说了,这才哪到哪啊。”大师兄毕竟是见过江湖的人,继续道:“本来也是要找你的,不仅轻功是我们之中数一数二的,还会制药制毒解毒,这是礼朝的一位什么人,反正是王侯将相的大墓,下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了。”

  宋潇点点头,表示自己药带全了。

  等等……她把最重要的事忘了:“师兄,我几月前和文家结了点梁子,如今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合适?”

  “没事,没事。我早已同文老爷说起你了,文老爷说你是个好汉,倒是文景芝不通礼数,闹了笑话,还说望你海涵。”

  “那不知是何日下墓?我东西已经都准备好了。”

  “其他人还在准备之中,现在也不便详谈,这样,你直接去找师父吧。他老人家应该在云湖旁的一个犄角旮旯里钓鱼呢。”

  ……

  果然是师父的作风。不错,这很叶知行。

  最后宋潇真的在云湖旁的犄角旮旯里发现了这位天下第一轻功大师,唯一神奇的是大师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此人身穿藏青色苏绣儒衫,脚踏布履,举手投足间,一股儒生之感。

  “徒儿见过师父,见过先生。”宋潇不知道此人是谁,只好喊了句先生。

  “免礼。”叶知行有大半年没看见自家幼徒了,今日看见心情极好,“半年未见,你倒是又长高了。徒儿,见过文老爷。”

  宋潇真的没想到此人是文朴。她以为总得穿金戴银,可这文老爷穿的着实朴素,在儒衫的衬托下显得饱读诗书。

  “文老爷,晚生之前曾惹恼了文大小姐,今日也顺便赔罪了。”宋潇行礼到,“宋某不喜酒席之地,恐礼数不周多有得罪,小姐执意相邀,不小心说了重话,晚生实在抱歉。”

  “哪里哪里。”文朴将宋潇扶起,笑到,“宋公子年少有为,倒是景芝不懂事了。”

  “敢问文老爷和家师在说什么,不知晚辈可否听听?”

  “闲聊而已。说说这世间奇闻异事,宋公子听听也无妨。”

  “何等奇闻异事?”

  “天下怪事,皆为谈资。”文朴笑问,“宋公子难道也知道一二件?”

  宋潇默默回忆了一下《聊斋志异》《西游记》和《封神传》,道:“这天下怪事如此繁多,晚生听过一二件也不足为奇吧?”

  “愿闻其详。”

  宋潇微然一笑,选了《聊斋》里的一个短篇《耳中人》道:“耳中人谭晋玄,邑诸生也。笃信导引之术,寒暑不辍。行之数月,若有所得。

  一日方趺坐,闻耳中小语如蝇,曰:“可以见矣。”开目即不复闻;合眸定息,又闻如故。谓是丹将成,窃喜。自是每坐辄闻。因俟其再言,当应以觇之。一日又言。乃微应曰:“可以见矣。”俄觉耳中习习然似有物出。微睨之,小人长三寸许,貌狞恶,如夜叉状,旋转地上。心窃异之,姑凝神以观其变。忽有邻人假物,扣门而呼。小人闻之,意甚张皇,绕屋而转,如鼠失窟。

  谭觉神魂俱失,复不知小人何所之矣。遂得颠疾,号叫不休,医药半年,始渐愈。”

  若论这奇闻异事,宋潇可以现场编两三个,更何况她前世也没少看《山海经》啥的。

  文朴听着新鲜又让宋潇再讲两则,宋潇凭借扎实的语文功底和朗诵功底,声情并茂的背诵了《促织》,《狼》,《聂小倩》等等一系列故事,讲到了夕阳完全落下,堪堪止住。

  看着浩瀚星海,宋潇不停的感谢蒲松龄老人家。

  文朴满意的回去了,留下来了亿脸诧异的叶老先生:“你不是认生吗?咋了,治好了?”

  “文家牵扯了一件连环杀人案,我是带着目的见文朴的。还有,我最近看了几本书,倍受鼓舞,觉得自己交际能力上来很多。”

  “你都看了啥书?”不知道为什么,叶知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犯罪心理学》,《人性的弱点》,《厚黑学》,《潜规则》,《影响力》啥的。”

  虽然叶知行没看过这些书,但是他听了名字就知道这些书不太好。

  叶知行叹了口气,看着心爱的小徒弟道:“小云啊(过了这么久你们还记不记得宋潇她本名云笙?),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人把江湖和朝堂融为一体,不是没有人尝试,但是最轻的都是死无葬身之地。你现在就是把江湖和朝堂搅到同一谭浑水里去。你要是执意如此,我不拦你,但是东窗事发后,我定会将你逐出师门。”

  “师父,徒儿谨记师父教诲,但是江湖朝堂不能一体,我便两处称王。”

  耿耿星河,俊美的少年站在星海之中,英姿飒爽,玉树临风。虽然知道宋潇是女儿身,但此情此景,没有人会相信她周身强大的气场会是女流之辈。所谓巾帼,大抵如此。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举报

作者感言

木臣肆

木臣肆

由于我的脚残了,所以更慢了。   所以宋潇的崴脚完全是因为我脚残了以后,出于某种心理的报复性行为。

2020-06-30 2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