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高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算计 (感谢丫超盟主打赏)

全球高武 老鹰吃小鸡 3779 2018.06.15 19:00

  4月11号,周五。

  方平早上用老爸的老古董手机,和班主任请了一上午的假。

  刘安国很是关心,电话里一个劲地让方平注意休息,养好身体。

  如今的方平,可不是之前的方平。

  武科有望!

  马上武科考在即,这时候要是病倒了,刘安国想哭的心都有。

  直到方平说只是微微有些不舒服,刘安国这才作罢,叮嘱了一阵,痛快无比地答应了方平的请假。

  直到这时候,方名荣夫妇彻底相信,儿子真的武科有望。

  班主任那关切劲,要不是武科有望,哪用得着这样。

  之前还有些怀疑大哥自夸的方圆,这时候也不得不相信,大哥好像真的没吹牛。

  小丫头都有些怀疑人生了,自己大哥还真能考上武科?

  看着她那不敢置信的眼神,方平哭笑不得。

  ……

  很快,父母去上班,方圆去上学了。

  家里只剩下方平一个人。

  楼上虽然很安静,可方平确信,楼上那家伙还在家。

  一个超级大宅男!

  除了吃饭,方平就没见对方出过门。

  当然,别的宅男在家宅着,要不上网,要不看电视,要不做点别的。

  可楼上那位,方平确定对方既没上网,又没看电视。

  楼上的网早就停了,电视也没开过。

  这种人,宅在家里,也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

  方平极度怀疑,那家伙现在是不是躲在窗子边,或者耳朵贴着地板,听自家的动静。

  方平不知道武者是不是各方面都很强,包括听力。

  所以哪怕在家,他也很注意,极少说一些出格的话。

  包括之前去楼上观察,今天请假,方平都是循规蹈矩,一步步来,并不显得突兀。

  没急着上楼找机会,方平在家转悠了一圈,套上了外套,将装着药水的小药瓶塞进了袖子里,瓶口对着手心。

  对着自家的杯子试验了几次,方平觉得差不多能迅速倒进去,这才缓了口气。

  药水闻着没味道,就是不知道喝起来有没有味道。

  方平有些不放心,从瓶子里弄了一点点,掺进了水里,少少地抿了一口。

  舌尖品了品,和正常的水好像没什么差别,方平连忙吐了出来,接着脸上才露出笑容。

  无色无味,比自己想象的要好。

  武者也是人,就算嗅觉味觉敏感一些,想必也不会轻易发现。

  方平也不觉得,任何人都能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何况自己还是个好好学生。

  在床上躺了一会,等到了上午9点多,方平这才起身朝自家厨房走去。

  进了厨房,方平拿起暖水壶,自言自语道:“家里没热水了?”

  “吃药没热水,吃不下去啊!”

  叹息了一声,方平带着几粒感冒药,拿着水杯,径直往外走去。

  ……

  二楼。

  “砰砰砰!”

  正拿着包裹翻查东西的黄斌,听到敲门声,脸色微微变幻一下。

  急忙将手中的包裹塞到沙发底下,黄斌屏住呼吸没有动弹。

  “叔叔,在家吗?”

  门外声音传来,黄斌皱眉不已,又是这小子!

  脸上露出些许不耐烦,他在这深居简出,就是不想和外人打交道,这小子两天都来两次了。

  有心想不应答,想了想黄斌还是回应道:“在呢,马上来!”

  ……

  门外。

  黄斌打开门,脸上露出憨笑,笑道:“今天没上学?”

  方平揉了揉额头,有些苦恼道:“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压力太大,有些头晕,请了一上午假。

  叔叔,你家有热水吗?

  我刚想吃点药,家里没开水了,烧水还得等一会,所以上来……”

  黄斌了然,心里愈加的郁闷。

  你小子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家里没水也来借!

  尽管心里不耐,黄斌还是笑道:“我这有开水,进来吧。”

  “麻烦叔叔了。”

  “别客气。”

  两人寒暄了几句,方平拿着水杯进了屋。

  黄斌指了指厨房道:“水壶在那边,我帮你?”

  “别,叔叔别客气,我自己来就行。”方平急忙摆摆手,接着又看了看阳台半拉的窗帘,状若随意道:“家里有点暗,叔叔这窗帘坏了?”

  “没坏……”

  “哦,我还以为窗帘坏了呢。”

  黄斌愈加的无语,你怎么什么事都要管一下?

  不过这家伙一提醒,黄斌也意识到有些不妥,大白天的,家里窗帘拉起来,的确不太合适。

  见方平往厨房走,黄斌也没跟着,往阳台那边走去,准备拉开窗帘。

  方平心里暗舒一口气,这番话,他在心里都考虑很多遍了。

  黄斌果然按照自己的套路在走,当然,就算黄斌不去阳台那边,方平接下来还有别的招。

  现在倒是省了麻烦。

  方平也不耽误时间,直接进了厨房,拎起暖水壶先给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水,接着就迅速从袖子里掏出小药瓶,瞬间打开瓶塞,将药水直接倒进了水壶中。

  做完这些,方平将药瓶塞进兜里,盖好瓶塞,这才端起水杯朝厨房外走去。

  出了厨房,黄斌已经拉开了窗帘,正在往厨房这边走。

  方平也不慌张,对面可能是武者,这要是心跳加快对方也能感应到,那才麻烦。

  见黄斌走过来,方平举着水杯笑呵呵道:“谢谢叔叔了。”

  “没事。”

  黄斌也不多话,说完就停顿了下来,这小子倒完水,也该走了吧。

  谁知道方平好像根本没意识到主人的不耐烦,根本没有离开的心思。

  方平也没办法,他又没监控,谁知道黄斌什么时候喝水。

  只能在这看着,看着对方喝了水,才能抓住机会。

  要不然,错过了时间,对方哪怕真的喝了水,自己不知道,那也没用。

  这家伙第一次就算没在意,把水给喝了,可事后绝对能察觉到不对劲。

  再想找第二次机会,几乎没这个可能。

  而且自己也会被怀疑到,所以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这种情况下,方平自然不会离开,等亲眼看着对方喝了水再说。

  方平也不管黄斌怎么想,端着水杯一边喝着,一边吃了几粒感冒药,接着又道:“叔,你平时都一个人在家吗?”

  “嗯,家里人都在乡下,我一个人来阳城打工。”

  方平心里暗骂,撒谎高明点好不好,我有那么傻吗?

  打工的不找工作,还单独租房子,一天光是外卖就要几十上百块钱,真以为我没见过打工的?骂归骂,方平脸上却是同情道:“你儿子肯定很想你。

  我就是这样,我爸出去工作,平时回来的都晚,我有时候一天看不到,就挺想他的。

  对了,叔叔,你这边的电视能看吗?

  我家电视被我爸拔了智能卡,说我高三了,不许看电视,好久都没看过电视了。”

  黄斌脸都绿了,楼下的这小王八蛋脸皮够厚啊!

  来要水就算了,还要在他这看电视!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不过考虑到对方年轻,也不懂人情世故,黄斌强压着不耐烦道:“我这边……”

  他还没说完,方平就已经走到了客厅,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机一打开,方平顿时满脸激动道:“叔,我能在您这看一会电视吗?”

  “他么的!”

  黄斌心里都快骂娘了,老子都没答应,你自己都打开电视坐上沙发了,我能说什么?

  刚刚还想说电视坏了,可现在还能怎么说?

  自己扮的可是老好人,家里也没其他人,赶人都没什么借口。

  要不然说自己要出去?

  可他现在恨不得没人关注他,大白天的,出去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心里盘算了一阵,黄斌强忍着不耐烦,露出笑容道:“没事,你喜欢看就看一会。”

  “叔叔,你喜欢看球赛吗?要不一起看?”

  “不用,我看什么都行。”

  黄斌心里再度叹息,算了,就忍一会吧,这小子总要上学的吧。

  之前不是说请了一上午假吗?

  撑死了,也就看到吃饭的时候吧。

  想通了这些,有方平这个外人在,黄斌也不好干别的事,只好也在沙发一侧坐下来盯着电视发呆。

  方平也盯着电视机,一脸的入迷,实际上也有些急躁。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喝水啊?

  只要等他喝了水,自己马上就走,等20分钟再来敲门。

   20分钟,药效应该也上来了,就算他没昏迷,应该也浑身无力了吧?

  一直看了小半个小时电视,黄斌丝毫没有喝水的心思。

  方平无奈,只好拿着水杯起身道:“叔,我再去倒点水,口渴的厉害,也给您倒一杯。”

  也不等黄斌拒绝,方平径直进了厨房。

  没直接倒水,方平拎着暖水壶就进了客厅,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黄斌面前的杯子倒了一大杯。

  黄斌现在一点不想说话,这小子有点自来熟,要不是不想惹人注意,他现在很想直接把这家伙从窗户扔出去。

  黄斌怎么想的,方平没在意。

  余光瞥了一眼黄斌面前的杯子,方平也没动自己的杯子,继续盯着电视看,仿佛看入迷,忘了喝水。

  人都是很容易受到心理暗示的。

  你面前没有水,那你不见得会特意去找水喝。

  可你面前放着一杯水,哪怕你不口渴,很多时候也会下意识地去喝点。

  尤其是别人给你倒水,大部分时候,不口渴也会喝点。

  刚刚方平特意给黄斌倒水,就是在完成这种心理暗示。

  方平还好,他可以用电视转移注意力,黄斌显然没看电视的心情,这时候无事可干,喝点水,也能缓解一下情绪。

  没过几分钟,黄斌动了动身体,身体往前探了探,随手拿起了面前的水杯。

  方平有那么一瞬间,心跳都要停止了。

  为了不表示异常,方平盯着电视小声道:“还不进球,快进球啊!”

  实际上,方平自己过于小心了。

  黄斌防着很多人,防着侦缉局,防着外来武者,防着其他可疑人物,却根本没想过怀疑方平。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还是个学生。

  自己跟他无冤无仇的,哪怕之前动了心思想废了他,可不是没行动吗?

  这种情况下,一个少年会算计自己?

  别说黄斌,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也不会这么去想。

  之前王金洋来学校,方平他们接待,请王金洋喝饮料,王金洋难道会怀疑有人在饮料里给他下毒?

  要是都这么疑神疑鬼的,神经早就衰弱了。

  所以方平的很多掩饰,其实都是做的无用功。

  黄斌没想过这些,所以喝水也很自然,端起水杯,抿了一大口。

  武者喝水,可不是和姑娘那样,小口小口的舔一舔。

  一口水喝下去,杯子就空了一大半。

  方平见状也不继续停留,忽然道:“遭了,家里好像忘了关煤气,叔,我先下去了。”

  黄斌巴不得他赶快走,顿时笑道:“好,有空常来玩。”

  “谢谢叔叔,我待会弄好了再来。”

  “……”

  黄斌有点想掌自己的嘴,我他么嘴贱,这小子自来熟的厉害,自己还说这话,脑子进水了吧?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黄斌勉强客套了几句,这才目视方平匆匆出门下楼。

  等方平一走,黄斌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水杯,再次喝了一口水。

  摇摇头,也不管方平,黄斌从沙发底下将包裹拿了出来。

  想到待会那小子还有可能过来,黄斌拿着包裹就进了房间,免得待会被那小子看到了。

   PS:感谢丫超大佬的盟主打赏,万分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