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她还能打我啊?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185 2018.07.27 21:52

  进了十月,长安的第一场雪就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比往年都要早些。

  初雪一下就下了几天,好不容易放晴,被拘了好些日子的卫襄一大早就约了苏静姝出城放马。

  卫襄在城外庄子上一个人溜达了好几个山头,等到了快晌午,苏静姝的马车才慢慢吞吞地出现。

  “你今儿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退婚成功了,想着带你出来玩,散散心,你怎么就慢的跟乌龟爬似的!”

  卫襄随口抱怨了一句,才发觉苏静姝整个人都蔫蔫的,披着粉白色的出毛斗篷,看着柔柔弱弱,脸色更是苍白幽暗,像一朵随时都能凋谢的花儿。

  唉,看看,这就是痴情女子的下场。

  不过这下场,比起日后她可能会有的痛苦,也只算得上毛毛雨罢了。

  卫襄叹了一声,挽着苏静姝的手进了屋子,劝慰道:

  “不过就是一个两条腿儿的男人罢了,好男人长安城里多得是,你是侯府嫡女,以后想挑什么样的人没有?想开些,咱们去猎兔子!我刚刚踩过点儿了,后山兔子洞多得很!”

  卫襄一边说着,一边兴冲冲地让人去拿给苏静姝准备的骑装。

  苏静姝却是拦了卫襄:

  “今儿我哪里也不想去,就是来跟你说说话罢了,等到午后,我还要去城门口看着府里下人施粥,不能在这里陪你了。”

  卫襄很是诧异:

  “从前施粥不都是你那几个姐姐操持吗,怎么今年轮到你了?”

  苏静姝幽幽地看了卫襄一眼,苦笑道:

  “我哪里有你这样洒脱,闯了再大的祸都有人替你兜着,想如何就如何,家里人也不苛责你。我这次可是被退婚的那个人,是别人不要了的。我再不小心谨慎地赚点儿名声回来,难道等着家里再给我胡乱配个人么?”

  “这……”

  卫襄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从前觉得苏静姝像个麻雀般活泼得过了头,可她这会儿这副凄凄哀哀的样子,让卫襄也很是不适应。

  卫襄呐呐问道:

  “那先前不是说让你想法子退婚么,怎么你倒成了被退婚的那个……你心里,会不会怨我多管闲事?”

  苏静姝手里捧着丫鬟奉上的热茶,沉默了一瞬,才抬头道:

  “要说一点儿不怨你,那肯定是哄你的……不过后来我见着了我表哥那个正经放在心尖儿上的人,我就不怨了。我亲耳听见表哥跟那个女子说,让她忍一忍,等一等,等着我带着大笔的嫁妆嫁过去,再让我生个女儿,就让我,去死。”

  卫襄沉默着,一点儿都没表现出讶异。

  没错,这就是苏静姝前世的人生轨迹,跟这番话一模一样。

  唯一出现偏差的地方,不过是苏静姝一直都没能生出孩子。

  要是苏静姝在一无所出的时候就那么死了,嫁妆自然是会被苏家要回来的。

  而苏静姝能多活那么些年,也就是因为这个了。那女子,也在等了多年后等不下去,进门做了妾。

  似乎是在密友这里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地方,苏静姝即使没有等到卫襄的回应,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而我,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当时被怒火冲昏了头,直接冲过去要问个明白。他见事情掩不住了,就干脆倒打一耙,拿着我曾经在章台街出现过这件事儿做文章,先来跟我退了婚。”

  苏静姝静静地说着,面色似乎很平静。

  可在卫襄伸手握住她冰凉的手掌时,她却忽然间潸然泪下:

  “襄襄,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褪去了那层皮,居然能恶毒到这个地步……我苏静姝一片真心,竟然全都喂了狗!”

  卫襄殷勤地拿了帕子替苏静姝擦眼泪,颇有一种了了桩心事的爽快感觉。

  以苏静姝对她表哥这么多年的情意,要是这会儿不哭不难过,那她还真要怀疑苏静姝是不是也重生了。

  不过,苏静姝能远离她表哥那个大坑……虽然看她哭的惨,但卫襄心中实在是舒坦啊!

  半晌,苏静姝哭够了,才终于止住了眼泪,眼圈儿红肿,眼珠子却如同水洗过一般清亮:

  “不过说来说去,我还是得承你的情,承你那个乌鸦嘴师兄的情。我也算是醒悟了,总不能因为这么一个人渣,以后的日子就不过了。”

  她抬头看着卫襄:

  “倒是你,既是得罪了柱国公太夫人,按道理那老太太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怎么这几日长安城里还是这么安静?你还不负荆请罪去,还有心思遛马打兔子?”

  “瞧瞧,我刚刚将你从一个大火坑里拉了出来,你就来笑话我!”

  说起这个,卫襄就舒坦不了了,她皱眉道:

  “谁知道呢,或许,她是忙着紧张她那宝贝金孙,一时半会儿地也顾不上跟我算账吧。”

  苏静姝摇了摇头:

  “我看未必,那老太太什么人我们心里可都清楚,我劝你也收着点儿,别再这么跟没事儿人一般东游西逛刺激她了,小心她憋着什么大招在后头。”

  “嗯嗯,我心里有数,反正宫里已经算是斥责过我了,大不了她再跟我家门口骂几天街,不然还想怎样,难不成来打我啊?她也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罢了。”

  卫襄冷嗤,态度不是一般的横。

  她这辈子要的可是逆天改命,又不是逆来顺受。

  卫襄这副混不在意的模样落在苏静姝眼里,活脱脱的无赖。

  苏静姝又是羡慕又是感慨:

  “好好好,你是祖宗,背后几尊大佛镇着,自然是谁也不怕,你就接着胡闹吧你!不过我怎么觉着,你自打从蓬莱回来以后,跟裴照那些人都疏远了好些,譬如今儿,你不是该跟他们混着吗?”

  卫襄神情淡淡:

  “这不是都三年没见了吗,回来人也都有些生疏了,强凑在一处也没什么意思。能玩到一起去,就多在一处玩,玩不到一处去,也就各自散了。”

  随心所欲,想跟谁好跟谁好,说不想理谁就不理谁了,这倒十足是卫襄的脾气。

  苏静姝也不再多言,又跟卫襄说了几句闲话,就起身离开了。

  卫襄亲自策马送她出了庄子,前往官道,却遥遥看见远处一辆马车又辗过厚厚的积雪向这边行来。

  她眯了眯眼,捋了捋手里的鞭子:

  “这么大雪封山的,倒是有人上赶着来送乐子呢。”

  苏静姝在车中听见,也探头出来看。

  待看清了,不禁诧异,看向卫襄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玩味:

  “这马车上的标记,看着像是永平侯府的……你这是为了尉迟嘉,跟他母家先来往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