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喝多了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629 2018.06.22 22:30

  真想一脚把这门踹开啊。

  卫程刚刚抬起脚,又赶紧放下了。

  他难以保证,踢开这扇门之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堪的场面,例如自己那个败家妹妹搂着男人喝酒什么的。

  他转头看了看尉迟嘉,愈发觉得这场面就像是自己带着妹夫亲自捉奸来了——

  不不不,大概看到待会儿的场面,尉迟嘉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自己妹夫了。

  卫程转身,对尉迟嘉拱了拱手,决定先把他打发走:

  “既然襄襄已经找到了,尉迟世子就先请回吧,这么大半夜劳烦你跟着我到处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我待会儿带襄襄回去就好。”

  身为大哥,卫程觉得此刻的自己真是厚着脸皮在赶人啊!

  有凤来仪的嘈杂吵闹声就在耳边,卫程的话也清晰地落入耳中。

  尉迟嘉却迟迟没说话。

  明明知道,她根本就不想见到他,可他却很想打开面前的这扇门,看一眼,此时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又是谁。

  尉迟嘉垂眸一瞬,到底还是抬手,叩响了房门。

  卫程心底哀叹,好妹妹,哥哥救不了你了!

  包厢的门很快就开了,一个衣冠楚楚的清雅男子站在门内看着他们以及他们身后跟着的小厮:

  “你们找谁?”

  卫程的眼神直接越过他看向室内,一眼看到独自坐在桌前自己跟自己划拳斗酒的卫襄,才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

  不过他再次看向贺兰辰的目光里就带着些轻慢——

  哼,这人长得这样俊俏,指不定是章台街上哪家的小倌儿!

  但这是万万不可让尉迟嘉看出来的,卫程立刻先声夺人,有些心虚地呵斥道:

  “你可是襄襄的朋友?不过就算你与襄襄朋友一场,也该知道她是个女儿家,应当早些劝着她归家,怎么能诳着她醉酒?今日她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定饶不了你!”

  贺兰辰莫名其妙被眼前锦衣华服的男子一通呵斥,俊秀的眉眼就有些凌厉起来:

  “你又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的亲哥哥!”

  “你怎么证明?”贺兰辰双手抱在胸前,丝毫不打算让开。

  “我……”

  卫程气急回头,一把将跟上来的管事拽到了贺兰辰面前:

  “告诉他,爷是谁!”

  前些年他没少三更半夜出来找人,这长安城大大小小的酒楼管事,没哪个不认得他的!

  管事刚刚陪了笑脸,还没来得及张口,默立在一边的尉迟嘉就已经伸手推开了面前那个让他觉得十分碍眼的人:

  “我是她的未婚夫。”

  轻轻的“未婚夫”这三个字落入门口对峙的几人耳中,霎时犹如滚滚天雷轰隆而过——

  管事的:啥?卫二小姐成功拿下尉迟世子?卧槽,好劲爆的消息!

  卫程:啥?都这样了尉迟嘉还愿意娶我的败家妹妹?这人疯了?

  贺兰辰:小师妹要嫁人了,大概,不会再回蓬莱了吧?额,普天同庆。

  等几人消化完这个消息,才发现尉迟嘉已经迈进门去,站在了脸颊酡红,浑身酒气的少女面前。

  卫襄着实是已经喝多了,但她十分喜欢这种晕陶陶的感觉。

  整个人轻飘飘的,犹如她赖在大师姐的飞剑上,在东海无垠的海面上游逛一般,无比适意。

  只是脑子渐渐成了一盆浆糊。

  “哥俩好啊……下边儿是什么来着?”

  卫襄认真地瞅着自己的手指,怎么都想不起来接下来的酒令了。

  她抬头寻找贺兰辰:

  “师兄,师兄,快来,咱们继续划……”

  但她看见的,却是一张让她心跳漏了半拍的脸。

  眼前的人仿佛在十分专注地看着她,只是神情……

  卫襄揉了揉眼睛,毫不犹豫地在那张脸上捏了一把,嘻嘻笑道:

  “师兄,你是不是知道我最讨厌这个人,故意变了他的模样来吓唬我,不过你可吓不到我!”

  “襄襄,我是尉迟嘉。”

  尉迟嘉凝视她良久,才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双手,轻声道。

  “尉迟嘉?”

  醉的一塌糊涂的少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凑近了尉迟嘉,掰着他的脸细看,灿灿明珠一般的双眸像是浸过水,带着蒙蒙雾气:

  “哦,尉迟嘉啊,不可能啊,他要是看见我喝酒,早就该跑了……哦哦,我知道了,你不是我师兄,你是那个什么冰冰!冰冰,你不是都被卖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像是得出了确凿的结论,烂醉的少女松开了双手,然后叉在了腰上,气势十足地喊道:

  “我跟你说啊,你上吊啊,自杀啊,不管用的,本小姐,说了不买你,就是不买你……绝不会买你!”

  说完还嫌弃地推了面前的人一把:

  “快走,再不走让我师兄把你从这楼上丢下去!”

  尉迟嘉后退了半步,却又伸手扶住了她,免得她自己摔倒,只是神色间,悲喜莫名。

  包厢外面顿时一片哗然——

  哦……原来传说卫二小姐准备买小倌儿这事儿,是真的?

  “襄襄!”

  站在门口的卫程再忍不住了,过去一把将卫襄从尉迟嘉面前拖开了——

  自己妹妹喝多了什么德行,他实在是太清楚了,要是再不阻止,明日等她知道自己今晚在尉迟嘉面前丑态百出,那还不得哭死?

  他恼怒地低喝:

  “你清醒点,跟我回家!”

  “哥,你也来啦?”卫襄仍是笑嘻嘻的,央求道:“你赶紧的,先把这冰冰给我赶走,不然我就不回去!”

  众目睽睽之下,卫程觉得,自己这妹子,大概这辈子是没什么脸可言了。

  他凑近卫襄耳边,咬牙切齿地警告:

  “那不是什么冰冰,那是尉迟嘉,尉迟嘉!是你心心念念要嫁的尉迟嘉?”

  “什么?我要嫁给尉迟嘉?”

  卫襄只迷迷糊糊地听明白了这句话,混沌一片的脑子顿时就像是被这话刺痛了一般,她一把甩开了卫程的手,怒喊:

  “哥,你疯了?我这辈子啊,死都不会嫁给他尉迟嘉的!死都不会!”

  卫程翻了个白眼,彻底绝望,他再也不想说话了。

  这样的妹妹,好想打死,直接拖走。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拖走,他妹子就腾空而起了——

  已经恢复了神色淡淡的尉迟嘉走了过来,直接将卫襄打横抱了起来。

  “卫兄,我送她回去。”

  尉迟嘉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般面色平静,卫程刚刚才死的心又扑通扑通跳起来——

  天哪,他这妹妹走了什么狗屎运?尉迟嘉居然不嫌弃?

  哎,尉迟嘉抱她了哎,天哪,他比自己妹妹还激动怎么破?

  但很快,他的妹妹就让他明白了“跌宕起伏”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从卫襄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哥哥在瞪她,嗯,这还是不相信她?

  卫襄一个鲤鱼打挺,硬是从尉迟嘉怀里挣脱了出来,然后利利索索地跑出了包厢,抬腿就坐在了有凤来仪二楼的栏杆上,挥了挥衣袖,清了清嗓子,声音十分铿锵有力,足以让有凤来仪内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所有人,都听好了,我,卫襄,今儿就是从这边跳下去,死这儿,都不会再多瞅尉迟嘉一眼!嗯,你们听清楚了没?”

  急匆匆跑出来看热闹的客人们兴奋回应:

  “什么?没听清楚,姑娘你能不能再喊一遍?”

  卫程捂住脸,无力地蹲在了地上,这妹妹不是亲生的,抱养的,一定是抱养来的!

  多年以后,回想起今日这一幕的贺兰辰,只想问自己小师妹一句,脸疼不?

  而此刻——

  他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面色悲凉的男子,大概猜出了点什么。

  贺兰辰倚栏而笑:

  “这位公子,我家师妹好像不大喜欢你了呢。”

  尉迟嘉看了一眼这个幸灾乐祸的陌生人,微微颔首:

  “我知道,无妨。”

  说完,他径直上前,将那个真的准备再喊一遍的卫襄捞进了怀里,在她的挣扎喊叫中,一步一步穿过了有凤来仪震天的喧闹声。

  嗯,她不喜欢他了,真的无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