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赶紧的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193 2018.08.14 22:15

  晨风簌簌,将盛放过后尚余残香的梅花吹落枝头。

  一群衣饰华贵的女眷们说说笑笑从梅树下路过的时候,花瓣纷纷落在她们的发间额上,乃至于衣角裙边,点缀着这一日比一日冷下去的冬日也有了几分活泼的气息。

  这是去往卫国公府正院的路。

  卫国公夫人走在最前面,与她并肩,稍稍落后半分的,是她的嫂子王夫人,与卫国公府族中的几位夫人,她们刚刚在前厅与新娘子认亲结束。

  卫襄和嫂子吴明秀,一左一右地牵着她的八妹妹卫曦,一起跟在她们身后说说笑笑地走着,一群人热热闹闹,更显得被刻意晾在一旁的王婵娟孤单莫名。

  王婵娟也没有再端着笑脸在卫襄面前装什么姐妹友爱了,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在一旁走着。

  昨晚她向姑母哭诉了卫襄欺负她的事情,可是结果呢?

  姑母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襄襄不是无理取闹,对姐妹不友善的人,她若是跟你调皮,定然是有缘故的,等我明儿问问她再说。

  问问再说,那还不如直接说再也不会有下文了。

  这样毫不掩饰偏袒自己孩子的人,还真是少见。

  王婵娟再次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卫国公夫人,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平。

  不仅仅是对昨天那件事的不平,而是一种仿佛骨子里带来的意难平。

  有多少次,母亲不无遗憾地跟她说,婵娟,要是自小长在长安的人是你该多好。

  彼时她年幼,在王家也是金尊玉贵地养大,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昨日,她亲眼看到那个风姿绝世的男子,才知道,原来,跟长安城比起来,晋阳就是没有什么底蕴的乡下。

  而从前追着捧着她的那些所谓世家公子,跟暴发户也相差无几。

  人活着,要是从未见过日月的光辉,一定会觉得天上的星星就是足够璀璨的东西,可是见过了日月,谁还愿意再去对着那微弱的萤火之光呢?

  最可恶的是,卫襄这样想如何就如何的女子,居然也能靠着死皮赖脸得偿所愿。

  那岂不是显得她们这些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就活该一辈子心意不得舒展,活该憋屈着自己过一辈子?

  那样,还真是不公平呢。

  王婵娟再看看卫襄不知道听卫曦说了什么,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越发觉得刺眼。

  “真是不要脸。”

  她低声嘀咕。

  卫襄却猛地回过头来,笑吟吟地问道:

  “表姐说谁不要脸呢?”

  卫襄的声音还特别大,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王婵娟。

  王婵娟懵了,卫襄这长得是狐狸耳朵吗?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只能红着脸辩解遮掩:

  “襄襄你听岔了,我是说这梅花都落在地下,都不要捡起来,也是怪可惜的。”

  驴唇不对马嘴,这也真是够能扯的。

  卫襄心中暗道,面儿上却是淡淡一笑:

  “表姐真是蕙质兰心,要是觉得可惜,回头我让丫头给你送把锄头,再给你拿两个袋子,表姐没事儿可以来一出‘黛玉葬花’。”

  王夫人从没听说过什么‘黛玉葬花’,一时也琢磨不出是个什么意思,想了想,笑道:

  “什么黛玉葬花?舅母可是从未听闻过呢,襄襄也真是博学多识,只不过咱们这种人家的女儿,哪里是能摸锄头的呢?”

  “哦,是一出有些生僻的戏,我也是偶然听别人讲的,说的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见花落了,都要伤感流泪,也和表姐这般一样,爱惜落花,遂将落花埋葬,也是一件极为风雅之事呢。”

  卫襄侃侃而谈,心底对大师姐的佩服之情再添一层。

  大师姐才是那个完全当得起“博学多识”四个字的人,她知道那么那么多自己不曾听过的故事,还有那么那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

  跟着大师姐三年,她也不算太不学无术,这不,装了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对付王婵娟的胡扯,绰绰有余。

  王夫人却是完全没理会什么风雅不风雅的,只将那“多愁善感”四字听入了耳中,暗暗地对自己女儿皱起了眉头——

  枉费自己对她精心教养,她难道还不明白,世家大族娶妇,最忌讳的就是多愁善感吗?

  凡是当得起一家主母的,哪个不是精明能干,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那种见风流泪,见花感叹的妖妖乔乔,只能是小妾与娼妓的做派!

  王夫人暗恨女儿不懂事,只能重新扯了个话头说起来,将这件事情遮了过去。

  王婵娟目光里的寒意就再也止不住了,望着卫襄的时候,目露狰狞。

  卫襄却是还给她一个更为明媚的微笑,趁势往她身边走了几步,与她并肩而行。

  “表姐,淑女是不是不好当,很辛苦?其实呢,我很喜欢温柔娴雅的女子的,但我不喜欢那种,表面温柔娴雅,暗地里却口出恶言的人,你也知道,我的性子,从不吃亏的。”

  笑容明媚的少女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王婵娟听到了自己手指骨节嘎巴的声响。

  真想打这个该死的卫襄一顿啊!

  前边儿卫曦转头间不见了自己崇拜的二姐姐,就连忙又跟了过来,重新拉着卫襄的手摇了摇:

  “二姐姐,一会儿程哥哥和嫂嫂要进宫去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请安,你去不去?”

  “我前儿才从宫里回来,就不去了,过几日我在单独去闹太后和皇后去,今儿在家陪小八,好不好?”

  卫襄笑眯眯地回道。

  卫曦立刻笑眯了眼表达自己的喜悦:

  “那真是太好了!二姐姐,我娘还说要请你跟那位贺兰先生说说,给我算一算前程呢,说只要贺兰先生算过了,我这辈子就不怕了!”

  “嗯嗯,一会儿我带你去见贺兰师兄,让他给咱们小八算个上上大吉的卦!”

  堂姐妹二人边说边走,王婵娟再次被彻底晾在了一边儿。

  她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无声地露出一个冷笑来。

  姐妹。

  瞧瞧,这才叫姐妹呢,她算什么?

  既然她卫襄无情,也就不要怪她王婵娟无义。

  卫襄悄悄瞥见王婵娟脸上的神色,脚步又轻快了几分。

  快生气吧,快愤怒吧,快嫉妒吧。

  前世你抢的是你亲妹妹的亲事,这辈子来抢我的吧!

  赶紧的,别犹豫,尽管稳准狠地下手吧!

  一行人进了正院,又说了几句话,卫国公夫人就张罗着让儿媳按着时辰进宫请安谢恩去。

  待打发了儿子儿媳双双出门去,她刚坐下喝了口茶,小丫鬟就进来道:

  “夫人,贺兰先生过来了,说有要紧事,想见您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