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不做二傻子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388 2018.07.29 20:55

  平地乍起风雷,深海卷过飓风,也不过如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襄心头上那道雷声才渐渐远去。

  眼前,秦涟涟还在泪眼朦胧地跺脚大喊:

  “……卫襄,你赶紧去阻止,就说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说过你不要我表哥了吗?”

  如苏静姝所言,卫襄猜得到柱国公太夫人大概是憋着什么大招准备对付她,但她万万没想到会是去求赐婚圣旨。

  明明尉迟嘉现在还活得好好对吧?求什么旨,赐什么婚?

  不过,进宫去阻止嘛……

  卫襄压下了心头乱纷纷的思绪,对着秦涟涟点点头:

  “哦,原来你找我是为了这件事……也真是难为了你这样的大家闺秀能跑到这里来找我,果然是对你表哥一片真心。”

  她起身就拿了斗篷出门。

  秦涟涟大喜:

  “谢谢你,卫襄,你快进宫去!”

  卫襄回头看了秦涟涟一眼,满脸的莫名其妙:

  “谁跟你说我要进宫啊?虽然你的真情让我很感动,但我不会去宫里拦着的。”

  秦涟涟的神情瞬间变得精彩起来,笑意还没消失,眼圈儿就又红了:

  “你为什么不肯去?你明明……”

  “因为我去不去,结果都是一样的。而你,想要得到你喜欢的人,自然要自己去努力啊。难道要我在宫里闹得人仰马翻,然后将你表哥拱手送上吗?”

  卫襄微微笑道:

  “这么有难度的事情,我可办不到。哎,对了,上次听说太夫人也向皇上请旨为你和你表哥赐婚了呢,说不定你亲自去找找她,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比找我有用。”

  秦涟涟难以置信,卫襄真的打算撒手不管了?卫襄怎么能这样!

  这么冷的天,跑到这里来挨冻受气,她秦涟涟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

  秦涟涟仅剩的那一点风度是再也维持不住了,她扯住了卫襄的斗篷像个泼妇一般不撒手:

  “卫襄,你真的就不怕皇上同意了太夫人所求吗?”

  卫襄回过头,唇角笑容轻松愉悦:

  “不怕啊,要是皇上同意了,岂不是正好?反正你表哥这块硬骨头,我也啃了这么多年,要是能吃到嘴,那也行啊!哪怕最后我不喜欢了扔了不要了,那也算是不亏本儿,你说是不是?”

  秦涟涟被卫襄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气得手直哆嗦:

  “卫襄,你怎么能这么不讲理?!”

  卫襄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秦涟涟我见犹怜的小脸儿,颇为热情地道:

  “我不讲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你今天才知道啊?要不要一起去打兔子,你可以加深一下对我的了解!”

  “滚!”

  秦涟涟一阵恶寒,终于忍无可忍,撒了手,夺门而逃。

  “哟,秦小姐可是名门闺秀呢,怎能如此粗俗?”

  卫襄在她身后放肆笑道。

  秦涟涟的眼泪就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脚步更加踉跄了几分,差点跌倒。

  这下,连一边儿站着的香兰都有些同情秦涟涟了,这柔柔弱弱的秦家小姐,真是狼狈得可怜。

  却冷不防卫襄一回头,将她眼底的怜悯不忍看得一清二楚。

  “是不是觉得她很可怜,我很可恶?觉得我既然不喜欢尉迟嘉了,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

  香兰瑟缩了一下,闭嘴不言。

  卫襄也不苛责她,自己将斗篷披好,系好了领口的带子,眼神中带了几分沧桑:

  “你还年轻,这样想很正常,怜悯和同情弱者,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但是香兰,你要知道,你觉得可怜的那个人,她来这里的时候,是笃定了你家小姐我是个做事不经大脑的蠢货,她才来的。”

  “她喜欢尉迟嘉,她去跟柱国公太夫人闹,跟皇帝闹啊,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打心眼儿里看不起我的人去跟姐夫和姐姐吵闹,让他们为难?”

  “她不过就是想将我当成花炮一样点着,让我去宫里冲锋陷阵,跟柱国公太夫人对上,跟我的至亲们闹腾,然后她坐收渔翁之利而已。哼,我要是真去了,那就是脑子被驴踢残了!”

  香兰这才恍然大悟,那一丝儿怜悯顿时化为愤怒:

  “原来秦小姐是想让小姐出头去闹事儿被皇上怪罪,她自己躲在后头得好处啊?真是不要想得太美!”

  “可不是想得太美,所以,我才不去做这二傻子呢。不过,年轻人,你以后也长点儿心眼儿,这模样如花似玉的,脑子也得灵光才能嫁个好人家啊!”

  “二小姐您说什么呢,您还没奴婢年纪大呢!”

  “不不不,我比你大多了。”

  卫襄丢下一头雾水的香兰,脚步轻快地出了门。

  她重新去马厩牵了马,踏着厚厚的积雪就上了后山。

  几天的大雪压下来,茫茫群山已经被大雪尽数覆盖,山峦起伏,俨然一副壮阔的北国风光。

  山路上还有她早起马蹄子踏出来的蹄印,她循着早上探好的路纵马入了山林,唿哨一声,身后几条猎犬狂吠着跟了上去,惊得林间树上的落雪跟着簌簌往下落。

  这个下午,卫国公府庄子上的兔子堆成了小山。

  直到暮色笼罩下来,卫襄才在庄子里又吃了只兔子,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准备回城。

  “小姐,天黑路滑的,不能明天再回吗?”

  香兰看看天色,很是忧虑。

  卫襄望了望乌云又起的天空,还是踏上了归程:

  “有些事情等不得,这会儿爹娘也该从宫里回来了。”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卫襄回到了卫国公府,直接就去了正院,迎头遇上哥哥卫程,她直接问道:

  “今日的事,宫里到底怎么个说法儿?”

  卫程习惯性地想责备妹妹几句,但想一想,今日之事也怪不得她,只能叹气道:

  “也不知道柱国公府这老太太是发了什么疯,一口咬定从前是她鬼迷心窍才会反对,如今她醒悟了,也明白自个儿孙子的心意了,一定要你做孙媳妇,保证一定会好好待你——哼,这话鬼才信!”

  不过想起皇帝的推托之词,卫程也是哭笑不得:

  “还好这事儿暂时被皇上驳回了,说你不成器,性情又顽劣,不要耽误了尉迟世子的大好年华……”

  卫襄听着话音儿,就知道她暂时无虞了,也跟着笑道:

  “嘿嘿,这理由不挺好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这种没什么脑子的都能察觉出不对,姐夫和姐姐那样的人精儿自然也是不会相信的,无非就是顾忌几分罢了。

  她放下心来,笑嘻嘻地命人拿了自己带回来的兔子给卫程献宝:

  “姐夫没相信就好,来来来,哥,看看我今日猎到的兔子,明日我亲手烤给你们吃!”

  卫程眼瞧着自己妹妹还是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脑袋:

  “你说说你,看上谁不好,看上尉迟嘉,现在甩都甩不脱,到底图什么!”

  “图我开心啊!”卫襄眼睛眨了眨,笑道:“你和爹娘要是觉得烦呢,不如早点送我回蓬莱啊,到了那时,任凭那祖孙俩怎么闹腾,也拿我没办法,你说是不是?”

  把妹子送回蓬莱,丢掉这个烫手山芋?

  貌似这主意不错。

  卫程陷入了沉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