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背后有人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424 2018.06.13 23:23

  翌日一大早,还没过辰时,卫国公夫人就收拾得整整齐齐,精神抖擞地准备进宫去。

  卫襄小跑着跟在后面阻拦自己的亲娘:

  “娘亲,娘亲!表哥的登基大典就这几天了,姨母也要晋位太后了,肯定是要日理万机的,这种小事就不必去打扰姨母了吧?再说,这个时候让姨母跟柱国公府对上,不好吧?娘亲,我发誓,我真的不想嫁给尉迟嘉,真的!娘亲,求您了,别去了!”

  卫国公夫人停下如疾风一般的脚步,惊讶地看着晨光中如同花骨朵一般的小女儿:

  “襄襄,你,你什么时候开窍了?”

  眼前这个扯着她衣袖撒娇的孩子,真的是那个没心没肺,想到哪儿就闹到哪儿的女儿吗?

  卫国公夫人有片刻的恍惚,她转身,抬手摸了摸女儿的脸颊,忽而有些心疼:

  “襄襄,从前,你根本就不是这么懂事的孩子,你在蓬莱……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卫国公夫人觉得,只有尝到了苦头,女儿才可能变得懂事。

  这个猜想立刻就被卫襄给否了:

  “哪有啊,没有啦,我在蓬莱好得很,没吃过什么苦!”

  卫襄借机拉着娘亲往回拖:

  “不过娘亲,我才十七啊,您急什么?怕我以后嫁不出去砸您和爹爹手里?我这都三年不在家了,一回来娘亲就想把我给塞出去,娘亲当真不怕我伤心啊?”

  卫国公夫人脚下却没动,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担忧:

  “娘亲当然想多留你几年,可是襄襄,你从前那样喜欢尉迟嘉,娘亲怎么舍得不让你如愿以偿?昨日的事情,迟早会闹开的,那时候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是非来。早一日将你们的事情定下来,让你称心如意,娘亲也就能早一日放心,你明白吗?”

  卫襄点点头,又摇摇头:

  “娘亲,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说的,您都不明白。”

  初生的朝阳照在少女的脸上,她严肃认真的语气,让卫国公夫人不得不跟着认真倾听:

  “娘亲,强扭的瓜不甜,女儿从前年少无知,不懂得这个道理,可如今,我是真的不稀罕。何况,我在蓬莱待了三年,这三年,都没有见过尉迟嘉一面,不也好好的吗?娘亲,我真的已经不喜欢他了,不是逃避,也不是赌气,是真的,忽然就不喜欢这个人了。”

  忽然就不喜欢这个人了?

  卫国公夫人只觉得心头一抽,随之而来的,竟是密密麻麻的刺痛——

  在她的记忆里,顽劣惯了的女儿上一次这样认真严肃地说话,是在四年前宫中的牡丹宴上。

  她那样认真地对自己说,娘亲,我好喜欢柱国公府的那个哥哥啊,我一定要嫁给他,不然,我就再也不会开心啦。

  可今日,她的女儿却能说出“强扭的瓜不甜”这样的话!

  这话,到底是在安慰她这个当娘的,还是襄襄在安慰她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卫国公夫人才缓缓地随着女儿转了身:

  “既然襄襄都这样说了,那娘亲就先不急,等你表哥登基大典过后,我们再来说这件事情好了。”

  卫襄顿时眉开眼笑,觉得自己终于说服了娘亲,挽着卫国公夫人的手臂就往回走:

  “这就对了嘛,娘亲,我们不给姨母添麻烦,也不去给表哥和姐姐添麻烦。”

  但午膳刚过,吃饱喝足的卫襄就接到了宫里的旨意,太子妃宣她入宫觐见。

  卫襄懒洋洋地摊在床上不想动,抱着小花嘀咕:

  “姐姐是不是知道了昨日的事情,又要教训我?”

  这个家里,爹娘对她是无条件迁就宠爱的,哥哥是斗不过她,拿她没有丝毫办法的,唯有身为太子妃的姐姐,性格刚硬,虽然宠她,可收拾起她来也绝不手软。

  前世她对于姐姐的教训心里一直都是各种不服,可是今生……

  卫襄想了想,还是爬起来梳洗更衣,认命地准备进宫。

  就算姐姐又要教训她放浪形骸,自毁形象,她也认了,谁让她重生在了声名狼藉的十七岁,而不是天真无邪的七岁。

  很多事情,如今是掰不回来了,被姐姐训斥几句,也是无妨的。

  大周皇城在长安的最中央,而卫国公府这种权贵府邸,离着皇城并不远,卫襄很快就到了宫门处。

  前来接引的宫人见了她,比从前更是恭谨周到了十分,端出来的笑脸热情而殷勤。

  卫襄瞅了瞅他们的脸色,觉得姐姐的心情应该没有很恶劣才是,这是否说明,她今日能在姐姐手里多扛一会儿?

  栖霞宫,太子妃卫锦正在看着人收拾东宫,毕竟在这里也住不了几日了,要搬迁到内宫去,总要忙碌一番的。

  不过听说妹妹来了,她还是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让人叫她进来。

  “给太子妃请安!”

  卫襄心中忐忑,将往日的随意收敛了几分,十分规矩地向姐姐行礼。

  卫锦原本要苛责的话在看到她这规规矩矩的样子时,忽然就有些说不出口。

  她无奈地皱了皱眉,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干脆开门见山:

  “你平日里那样淘气,这会儿倒是在我面前装什么?坐吧,我们来说说,那个小倌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襄一路上提着的心立刻就放回了肚子里——

  那小倌儿的事情,她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她怕什么?

  果然,听妹妹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之后,卫锦如同牡丹一般雍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你再任性,也不至于刻意利用一个小倌儿来羞辱你心爱的尉迟嘉,看来这背后,的确是有人冲着你来了,也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

  卫锦亲手端了杯茶给眼巴巴看着她的卫襄,解释道:

  “那个醉春楼的老鸨子和那小倌儿一被送到五城兵马司,我们这边就已经接到了消息,殿下已经命人将那二人看管起来了。”

  “据那老鸨说,这个小倌儿是一个月前,有人非要卖给她的,她当时一看这小倌儿的长相,就不愿意要,因为这长安城,肯定没人有胆子要这个人。可她到底还是贪便宜,留了下来。只不过没想到,真卖不出去了,而且这个小倌儿性子也烈,着实不听话,动不动就寻死。”

  说到这里,卫锦意味深长地看了妹妹一眼:

  “恰好你前日就去了,又恰好苏静姝瞎掺和了一把,那老鸨子就想着干脆投你所好,将人塞给你算了——襄襄,说起来,整件事情虽有人为设计的痕迹,但也是你自己惹来的麻烦。还好你拒绝了,不然今日,柱国公太夫人,怕是已经打上卫国公府的门去了。”

  “一旦柱国公府和卫国公府在殿下即将登基这个节骨眼儿上撕起来,这中间,得让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有多少可趁之机?”

  卫襄一直安静地听着,直到卫锦这最后的一句话说完,她已经悄悄地出了一身的冷汗。

  前世柱国公太夫人看着她的时候,那种怨毒的目光仿佛又浮现在眼前——那个战斗力强大的老太太,跟人开撕,那是一撕一个准儿,绝无败绩!

  这要真撕起来,整个长安不得安宁啊!

  卫襄头疼地抚了抚额:

  “姐,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件事,柱国公府那尊大神,知道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