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做梦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210 2018.08.26 21:42

  好在卫襄也并不是单纯嘴硬不怕冷,她摸了摸腰间的海螺,底气足了很多。

  上辈子,这海螺在她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就被收回了,重生以后,她总会时不时忘了自己有这个宝贝,但到了彰显蓬莱弟子身份的时候,这就是她的倚仗。

  小花窝在马背上的袋子里,被包裹在一团棉花里,此时已经安逸地入睡了,却被卫襄连袋子端了下来。

  “陪着我吧,不然这荒郊野岭的,有师兄在,我也还是害怕。”

  卫襄嘀咕着,不顾小花的挣扎,强行抱紧,开启了法器附带的阵法,窝在另一棵树下,跟贺兰辰点点头:

  “师兄,早点睡。”

  或许是因为白日赶路累了,沉默下来的卫襄,很快进入了梦乡。

  渐渐微弱下去的篝火不时挣扎着跳动,最后的几缕火苗散发着红光,照映在熟睡的少女脸上,静谧又安宁。

  将自己全身都裹在斗篷里的贺兰辰静静地看了一瞬,忽然站起身,向林子里走去。

  “跟了一路,下来歇会儿吧,她睡着了。以她的本事,察觉不到你来过的。”

  他站在一棵树下,仰头对着树上的黑影说道。

  寒夜的朦胧月光下,树影婆娑,微微摇动,不多时,一个修长的身影就从树枝间跳了下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贺兰辰的面前。

  贺兰辰打量了眼前的人一瞬,不免有些叹息:

  “你有傲人的家世,有绝世的容貌,又有如此的身手,若不是你生来的怪病,你在人间做个少年英雄,也是足够了。”

  少年英雄……哪个好男儿少时没有做过英雄梦呢?

  或是仗剑走天涯的剑客,或是醉卧沙场君莫笑的将军,总归是有个梦想的影子存在过的。

  可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

  尉迟嘉释然一笑: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可惜的。做个人世间的英雄容易,做她一人的英雄,才是这世间最艰难的事情。”

  “做她一人的英雄……”

  贺兰辰将这句话轻轻念了一遍,也笑了笑:

  “这可真是有些难,我这小师妹可是宁死也不愿意嫁给你。”

  不愿意嫁给他,却愿意叫眼前这人一起睡?

  尉迟嘉脸上的笑容顷刻间又消失了。

  他瞥了一眼贺兰辰身上披着的玄色斗篷,声音冷然:

  “她嫁不嫁我是他的事情,但你……你缺银子我可以给你,但你这一路不许再苛待她。”

  “苛待?”贺兰辰笑容不变:“这怎么能算是苛待?我们蓬莱一直过得就是这样的清苦日子,我们是修行之人,又不是在人间享乐的俗人,哪里能事事如意?”

  尉迟嘉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地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递过去:

  “那五万两银子,是我对你有所求的银子,这个,是这一路专门给她吃饭住店的银子,你收着吧。”

  虽然只打过几次交道,但尉迟嘉很确定,眼前这人爱钱是爱到了骨子里的。给他银子,可比多说几句话有用得多。

  事实证明,尉迟嘉的这个认知,是对的。

  贺兰辰对尉迟嘉的态度一直是模棱两可的,但他对银子的态度,一直十分鲜明。

  他很快伸手接过了银子,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行,你对小师妹的这份心意,我就先替她收着了,我尽量让她吃好点儿,睡好点儿吧。”

  “不过……”贺兰辰对尉迟嘉的身体状况再次表示担心:“等过了洛城,我们就要日夜兼程赶回蓬莱,你跟得上吗?”

  尉迟嘉特别讨厌别人对于他身体状况的怀疑。

  这样的询问,似乎在时时刻刻地提醒他,你只是一个病人而已,你这副羸弱的躯壳,配得上卫襄那样的女子吗?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烦闷,决然点头道:

  “不要让她太辛苦就好,我跟得上。”

  贺兰辰唇角无声地露出一丝笑意。

  走回林边树下的时候,他蹲在似乎沉浸在美梦中的女子身边,凝视她一瞬,轻声叹道:

  “小师妹,你真是好福气。”

  好福气?

  卫襄迷迷蒙蒙中,似乎听到了这样三个字。

  可她这样的人,又哪里有什么好福气?

  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子却沉重得像是被压上了千斤巨石。

  她想辩驳几句,却发现自己连嘴巴都张不开。

  老了,每日里似乎都很容易这样昏昏沉沉,大概是要死了吧?

  那也不错,死亡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怀抱这样的期待,她心底居然隐隐生出几分欢喜。

  浑身上下,唯一还管用的,大概就只有耳朵了吧,不然耳边的声音也不会越来越清晰。

  “老祖宗是个有大福气的人,百岁高寿,寿终正寝,这是喜丧,身后事断然不可潦草而行,不然传出去,咱们的脊梁骨都会被人戳断。所以,妾身还请国公爷为了老祖宗和国公府的体面,三思!”

  这是一个低垂的妇人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哭过的沙哑,但字字句句有条有理,纹丝不乱。

  只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些像她亲自挑的那个儿媳妇的声音啊?

  卫襄迷迷糊糊地思忖着,然后听到了另一个更加低沉沙哑,却带着哀伤颤抖的中年男人声音:

  “体面,到了这个时候,夫人还是只能想到‘体面’二字吗?老祖宗这辈子,何尝在意过什么体面!对她来说,归葬蓬莱,才是最大的体面!”

  几乎只是一瞬间,先前还稍微平静的妇人声音就变得尖利起来,像是能划破素绢的利刃,割裂了夫妻间原有的平静:

  “那请国公爷告诉妾身,蓬莱在何处?我们又要如何将老祖宗归葬蓬莱?!”

  “自然是按照老祖宗遗愿来行!”

  “那国公爷,是打算被人弹劾大逆不道,让我们国公府被诛九族吗?您去问问,皇上答应吗?卫国公答应吗?国公爷莫不是在做梦?”

  “可我若是强行将老祖宗葬入尉迟一族的祖坟,那才是大逆不道!”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吵得卫襄脑仁疼——

  她留了什么遗愿?她居然来得及留遗愿了?

  她这辈子重生得突然,那上辈子定然也是死得突然,哪有什么写遗书的时间啊?这做梦也是做得稀奇古怪。

  不过她这个养子,听起来倒是真孝顺。

  归葬蓬莱啊……那的确是她前世深埋心底的奢望。

  自从所有人都先她而去之后,除了陪伴身边的小花,这个愿望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没想到,这个与她看似生疏的养子,居然能冒着被弹劾的风险,想要达成她的愿望。

  但是,也如她儿媳妇所说,归葬蓬莱,那是做梦呢。

  因为蓬莱,已经不存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