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外人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109 2018.08.23 22:53

  但柱国公太夫人此时就算炸得再厉害,也没什么杀伤力了。

  面对完全了解她的孙儿,她不占任何优势,她孙儿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她打发了。

  “祖母,只有去蓬莱,才能找到治好我病的办法,如果不去,我再过两年,必死无疑。”

  “你……”

  如此稳准狠的回答直戳柱国公太夫人的死穴,她一口气儿差点上不来。

  向来坚强的老太太又想哭了,她这么殚精竭虑,谨小慎微,到底是为了谁?

  但此刻,很明显不是哭的时候。

  柱国公太夫人紧紧掐住了手中的拐杖,重新坐下来,看着自己的孙儿: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皇宫。

  自从暗卫禀报了柱国公世子离开长安,追着卫二小姐去蓬莱这件事之后,御书房里就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

  皇帝低头专心地批着奏折,仿佛这件事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暗卫报与不报,都没有什么差别。

  没有得到皇帝的回应,躬着身子的暗卫也逐渐尴尬。

  他是继续等,还是就此告退,再也不向皇帝禀报有关柱国公世子的事情?

  好在一刻钟之后,皇帝放下了手中的朱笔,眉头舒展了些,漫不经心地道:

  “继续盯着吧。”

  继续盯着……嗯,这也算是一个明确的回答。

  暗卫体面地告退了。

  御书房里,皇帝靠在椅背上,慢慢阖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既然要去,就去吧。

  他不能利用一切跟阿锦有关的人,但是尉迟嘉,既然已经跟襄襄没有关系了,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外人了。

  对于皇帝来说,一个外人,算不得什么。

  长安城中宽阔的主干道上,一辆马车向着皇宫的方向辚辚而行。

  上面依旧是卫国公府的标记。

  “卫襄不是已经走了吗,这又是谁进宫啊?”

  路旁酒楼中,苏纪念透过窗户看见了,不由得纳闷儿。

  坐在他对面借酒浇愁的唐子笑原本对外面的事情是漠不关心的,听了这话,却是“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冲去了窗口,眼神紧紧锁定了路过楼下的那辆马车。

  但只看了一瞬,他眼底的光亮就再次黯淡了下去。

  “不是卫国公府的人。”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苏纪念很惊讶:

  “你到底是和卫襄关系有多好啊,这个你都知道?”

  “我和她从十一岁开始在一起混,你说我们的关系有多好。”唐子笑重新坐下来,又是一杯酒下肚,语气低落而惆怅:“只不过再好,她也不可能为了我,舍弃她的自由。”

  他逐渐醉眼迷离:

  “我之所以知道那不是卫家的人,是因为,若是卫家的其他人进宫,肯定是由卫家的护卫护送的,但是这辆马车,也只是卫国公府的马车而已。”

  只是卫国公府的马车而已,那就是说马车中坐得不是卫国公府的人了?

  苏纪念点点头:

  “嗯,大概是卫家的什么亲眷吧,咱们也不操那个心了,喝酒喝酒!”

  说着又叹道:

  “其实不光是你心里难过,我那妹子,也在家垂泪呢,真该带她出来见见你,你们大概可以相对哭一场!我也是真没想到,人人都说卫襄不好,你们跟她的感情倒是如此深厚……”

  “谁敢说她不好?她有什么不好?”

  唐子笑大着舌头,生气地道。

  他的手几乎挥到苏纪念的脸上:

  “她好着呢……可恨我家里没个能支应门庭的兄弟,我想跟着去都不成……”

  苏纪念苦笑着偏头躲开了,再次将唐子笑面前的酒杯斟满:

  “你自然是不能去的,静姝也是不能去的,哪能人人都跟卫襄似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喝酒吧,来,一醉解千愁!”

  宫门前,卫国公府的马车停了下来,王夫人扶着婢女的手下了车,身后王婵娟也跟着下车。

  候在宫门处的內侍端起笑脸迎上来:

  “夫人好,太后娘娘正惦记呢!”

  面对內侍的热情洋溢,王夫人的笑容也真诚许多,她挥手命跟来的仆妇送上备好的荷包,尽力随意地跟內侍寒暄了几句。

  虽然奴婢之类的人并不被她放在眼里,但在太后身边当差的奴婢自然是跟别人不同的。

  內侍接了沉甸甸的荷包,笑得越发和气,恭敬地请王夫人入宫。

  王夫人昂首挺胸,仪态万千地走进了皇宫的大门。

  她不是普通的命妇,她是当朝太后的亲嫂子,是皇帝的亲舅母。

  纵然皇宫再威严,她也绝不会害怕。

  王婵娟却是站在这座巍峨的皇宫大门前,停顿了片刻,才垂头跟上了母亲的脚步。

  重重宫阙,风华无限,天下至尊至贵的所在。

  可她站在这门前的一刹那,扑面而来的不仅仅有兴奋和向往,还有陌生和茫然。

  她从没有像卫襄那样,将这皇宫当成家一样来去自如,更不曾知晓这深宫之中的种种生存之道。

  但这里,却将要搭进去她的一辈子。

  前路,是否能一路坦途呢?

  王婵娟带着复杂的心思走了很久,才到了太后的仁寿宫,然后她的心思更复杂了。

  记忆里并不熟悉的亲姑姑并没有亲自出来迎接她们。

  也是,以太后之尊,就连皇帝过来,大概也是不动如山的。

  王婵娟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真正让她不满的,是她走进正殿之时,太后的态度。

  “襄襄不知道走到哪里了?这丫头也真是倔,不要护卫,也不许人跟着,就不能体谅体谅人的担心!”

  太后虽然是在抱怨,但言语中的慈爱担忧展露无遗。

  站在太后身边的老嬷嬷连忙笑道:

  “二小姐这才走了一日,最多也就能走到洛城。洛城是陈大人的治下,定然会照应的,太后娘娘不必担心。”

  太后这才眉头稍稍舒展,笑道:

  “也是,我差点儿忘了,上次她胡闹,就是她姑父截住的她。”

  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带着王夫人母女二人走进去的內侍一时不好打扰,只能躬身站着等候。

  王夫人和王婵娟同时觉得尴尬起来,王夫人更是说不出的愤怒——这是小姑子对嫂子该有的态度吗?

  难道身为太后,就能把自己的娘家人,当成外人一般轻慢吗?

  好在太后很快看到了走进来的两个人。

  她转头,飞快地将眼底一闪而逝的厌色藏好,才起身笑道:

  “多年不见,嫂嫂一切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