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前夫生存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见了鬼了

前夫生存攻略 玖晴 2265 2018.06.24 22:43

  卫襄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懵了一会儿。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这种问题,几乎在重生后的每一次醒来,她都得在脑子里捋捋。

  好不容易捋明白了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是在干什么,卫襄一个鲤鱼打挺地蹦了起来——

  昨晚,她是不是喝多了?有没有在贺兰师兄面前做什么不该做的事,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想起自己从前醉酒的劣迹,卫襄彻底慌了。

  她匆匆掀开帐帘,丫鬟香兰正趴在床头打瞌睡。

  倒是小花,正拱在香兰身边睡得比她还香。

  卫襄揉了揉眼睛,瞬间心理不平衡了——

  从前她要是喝多了,醒来的时候,小花都是窝在她怀里守着她的,如今倒好,找别的小姐姐去了!

  这个负心猫!

  不过这会儿卫襄也没空跟小花算账,她把小花拎进来扔进帐子里,然后伸手推醒了香兰:

  “贺兰师兄呢?”

  卫襄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喝断片儿之前的那一点,直觉自己该先关心一下贺兰师兄。

  香兰迷迷糊糊被推醒,打了个激灵,连忙扶着床沿站了起来,听见这话比主子还懵:

  “二小姐,奴婢,奴婢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那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卫襄拍了拍脑袋,再次努力回想了一下,却只回想起来一片嘈杂。

  这个香兰知道,连忙回了:

  “昨晚是世子爷和尉迟世子找您回来的——对了小姐,奴婢昨晚,亲眼看见,是尉迟世子抱着您回来的!”

  香兰喜形于色地跟主子汇报这个可喜可贺的消息。

  但卫襄的神色,却瞬间像是哔了狗一般,眼睛里最后的一丝困意也彻底散去,雪亮得可怕:

  “你说谁?”

  “尉迟世子啊!二小姐,您难道不高兴?世子爷可高兴了呢!”

  “高兴?呵呵,小姐我还真不高兴!”

  卫襄努力忽略掉那种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的诡异感,立刻动手穿衣穿鞋,也不要香兰伺候了,自己动手随便将长发挽了个单螺髻,就要冲出门去——

  他这个亲哥哥站在一旁,却让尉迟嘉抱她回来,这人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今儿不打死卫程这个出卖亲妹妹的货,她卫襄两个字倒过来写!

  香兰连忙端了茶盏在背后唤住了卫襄:

  “二小姐,您好歹先喝了这蜂蜜水再出去,不然您待会儿该难受了!您昨儿晚上可是吐了三回了呢,奴婢这衣裳都换了好几身儿了!”

  “好丫头,委屈你了,回头让管事给你多做几身儿新衣裳描补描补!”

  卫襄对自己那稀烂的酒品心知肚明,听丫鬟这么委屈,只得回过头,接过茶盏一饮而尽。

  不错,味道清甜的蜂蜜水一下子冲淡了宿醉之后口干舌燥的难受,就连隐隐约约的那点头疼也几乎消失不见。

  卫襄满意地放下茶盏,擦了嘴,出了门。

  不过香兰刚背过身去收拾,就听见二小姐去而复返的声音:

  “香兰,你怎么会给我准备了蜂蜜水?”

  卫襄眼神灼灼地盯着香兰,香兰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毛毛的。

  她定了定神:

  “孙嬷嬷说,是尉迟世子叮嘱的……”

  卫襄愣了片刻,然后挥一挥衣袖,怒气冲天:

  “尉迟世子,又是尉迟世子!孙嬷嬷……还有你,怎么回事啊?到底谁是你们主子啊,那么听他的话!再敢听他的,小心我卖了你们!”

  卫襄恶狠狠地撂下威胁的话,再度转身出门,浅蓝色的裙角都带着风。

  屋子里,香兰懵逼又委屈,二小姐从前,不总是谆谆教导她们要将尉迟世子的话放在第一位吗?

  这人,怎么能说变就变哪?

  卫襄怒气冲冲地走到院子外面,想了想,却没往外院去,直接右拐往后花园去了。

  打死卫程这事儿可以缓缓,她脑子里这些乱成一团的线她得先找个清净地方理理。

  不过卫国公府家大业大,此时正值晨间,府中仆婢穿梭不息,见了卫襄都先上前问好。

  卫襄晃了一圈,愣是找不着个没人的地方。

  卫襄索性跳上了后花园里最大的那棵大榕树,耳边除了鸟儿扑棱棱飞走的声音,总算是清净了。

  不过她躺在榕树的枝丫上,翻来覆去,越想越不淡定——

  宿醉之后只有喝蜂蜜水才能缓过来,这特么是她上辈子活到四十多岁往后,日子渐渐安稳下来之后,才养成的习惯啊!

  按着如今她的生活轨迹,宿醉醒来以后,等着她的,该是一碗能把人酸得吐出来的醒酒汤才对!

  为什么尉迟嘉这个坑货能知道?

  前世,尉迟嘉早就死了啊,在她十九岁那一年,就已经死了!

  这事儿根本没法解释!

  真特么见了鬼了!

  卫襄气恼地捶了一下树干,树叶子哗啦哗啦地往下掉了一层。

  正满府里找妹妹的卫程听见动静,抬头一看,立刻就乐了:

  “襄襄,原来你在这里躲清闲啊!快下来,哥哥有件喜事儿要告诉你!”

  卫襄从树叶的缝隙看下去,正好看到卫程那张喜气洋洋的脸。

  她毫不犹豫地折了根树枝砸了下去:

  “卫程,昨晚谁让你带着尉迟嘉去找我的?”

  树下面的卫程赶忙躲开了,不过他觉得这么仰着脖子跟卫襄说话十分费劲,干脆提了气也跳了上来。

  卫程在卫襄身边的树枝上坐了下来,喜气洋洋里带着满满的得意:

  “昨儿你那么晚都没回来,爹娘让我出去找你,恰好就在府门外撞见了尉迟嘉,他非要跟着我去,我有什么办法?不过襄襄啊,这事儿你到底还是得谢谢大哥我!”

  “你呢,虽然喝醉了就像个疯婆子,但是尉迟嘉他抱了你!你们这有了那啥接触,他就得对你负责不是?大哥跟他谈过了,他这会儿应该已经进宫请旨赐婚去了,你还不赶紧回去更衣准备,一会儿圣旨就该到了!”

  卫程口沫横飞地显摆完自己的功劳,没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襄襄啊,以后你嫁去了柱国公府,可得记得大哥的好啊,别老是跟我作对,也别再跟爹娘告我的黑状,那样不好,不好……”

  “行啊,我记着你的好——我现在就来报答报答你的恩情!”

  卫襄二话不说,伸出手将自己毫无防备的大哥推了下去。

  “扑通”一声闷响之后,树下传来了卫程的惨叫。

  卫襄垂下头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哥哥,粲然一笑:

  “不过哥,你可能要失望了,尉迟嘉这种时候去请旨,请不来的,姐姐可比你聪明多了呢。”

  表哥登基成了皇帝,姐姐也稳稳当当做了皇后,卫国公府的地位如今是水涨船高。

  尉迟嘉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忽然态度大转弯,主动去请旨赐婚——

  呵呵,无论他心里是怎么算计的,以姨母和姐姐万事谨慎的性子,只会从尉迟嘉的举动中得出四个字,居心叵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